@ 2019.08.12 , 13:28

深度小讲堂:动物的交配是为了身心愉悦吗?

这里请自行想象小编严肃认真的脸!

性爱,从社会经验来说是一种身心愉悦的体验。但是如果你仔细阅读科学文献,可能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大多数关于性行为的科学解释都是基于进化角度,而并未触及心理和情感体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性行为将帮助我们保存遗传信息,这显然是正确的。但是更多基于社会冲动转瞬即逝的原始快感则会在这种解释中被忽略。这种感觉犹如管中窥豹。

长久以来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人类心头,是不是只有我们才能在性爱中体验到快感?非人类动物在交配时是不是也会欲仙欲死?

在过去的10-15年里,科学家们已经积累了关于动物快感的证据,任何撸猫的猫奴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在2001年,心理学家Jeffrey Burgdorf和Jaak Panskepp发现,实验室的老鼠喜欢被人挠痒痒,并且发出一种人类听觉以外的欢笑声。不仅如此,这些实验鼠还会积极寻找这种快感。

但这种实验结果是否也能够解释动物们在肉体上的快乐?如果想要找到答案,我们可以对不会导致生育的性行为进行研究。例如将研究对象转至多个同性之间,或者是未性成熟的个体之间,再或是繁殖季之外的性行为。

这里请自行想象有一只大猩猩正在看着你!

倭黑猩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喜炮猿,其出名的性行为便是在同性之间,以及成熟个体与未成熟个体之间,甚至未成熟个体之间。其实说到非繁殖性的性爱,白脸卷尾猴也会来掺一脚。灵长类学家Joseph Manson、Susan Perry和Amy Parish发现在这两个物种中,雌性对雄性的吸引与其生殖能力无关。换句话说,就算不会怀孕雌性也会要求大量的交配行为。即便雌性已经怀孕,或者是在哺乳期。此外,这两个物种中,成熟个体与未成熟个体间的性行为跟成熟个体间的一样频繁。

如果动物们交配行为的程度超过受孕的需求,这也可能暗示它们的交配是源于对快感的渴求。一只雄狮可能在一周的时间里每天交配100次,而且还是与多个不同的雄狮。虽然从怀孕到分娩仅需要一颗精子,但母狮似乎并不在意。所以母狮子是否在爽呢?这种行为在美洲狮和猎豹之间也有发现。

另一种推测动物交配是否具有快感的方法是看它们是否具有性高潮。这种推测在雌性身上尤其正确,因为是否怀孕并不取决于她们怀孕的过程。意大利研究人员Alfonso Troisi和Monica Carosi曾花费238个小时观察日本猕猴,并见证了240次雌性之间的交配行为。他们甚至观察到了所谓的雌性高潮反应:雌性会回头看着它的伴侣,并用一只手伸向背后抓住雄性。

虽然想要采访一下当事雌性猕猴不太可能,但是我们有理由推测这种行为至少在某些方面与人类女性类似。因为猕猴伴随的一些生理变化与人类相似,例如心率加快和阴道痉挛。有趣的是,当雌性猕猴与族群中等级更高的雄性交配时这种反应更加强烈。这表明猕猴在交配时的反应并不仅仅源于生理因素,还包含着社会因素。

放眼整个动物界,口交似乎也很普遍。在灵长类动、斑点鬣狗、山羊和绵羊中都有发现。作为求偶仪式的一部分,雌性猎豹和狮子会舔舐雄性的生殖器官。口交在短鼻果蝠中也广为人知,它们认为口交可以延长交配时间,从而增加了受精的可能。

最具启发性的例子可能要源自早些时间发表在《动物园生物学》杂志上关于两只圈养雄性棕熊的研究。在6年的时间里,研究人员对它们的行为进行了116小时的观察,发现它们之间进行了28次口交行为。

这里请自行想象有两只雄性棕熊在做不可描述的行为!

由波兰科学院野生动物保护专业Agnieszka Sergiel领导的研究人员们猜测,两只棕熊之所以会发生这种行为,可能是因为较早被剥夺了哺乳行为。因为这它们在还未完全断奶的情况下就被带到了庇护所,甚至在成年之后依旧保持着这种习惯。

大多数情况下,研究人员仍然依赖进化机制来解释这些行为而不是把它们套上人类情感的外衣。动物行为学家Jonathan Balcombe在《应用动物行为科学》中写道,疼痛等不愉快的感受有助于引导动物们远离可能带来进化灾难的行为,甚至是死亡。相同,愉快的感受会吸引动物们去产生相应的举动,例如进食、交配或保持体温舒适。

Balcombe觉得科学家们并不应该只从进化的角度看待动物们的行为。他解释说,如果让老鼠们在三天内只吃一种食物,那么三天后它们会更倾向于没吃过的食物。对于这种行为最简单解释是,老鼠的行为是适应性的,多样化的食物可以让它们吸取更广泛的营养,也可以它们避免过度依赖可能有限的食物来源。但以上观点会不会过于狭隘呢?换句话说,如果老鼠的选择仅仅是因为它们对之前的食物感到厌倦呢?或者是它们想给生活增添一点新的情趣?这两种解释可能都对,此时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同样,我们对动物性行为的讨论可以完全基于情感,也能够深入到物种起源。正因为繁殖对于生物的生存如此重要,在进化过程中,繁殖过程才会令人如此愉快,这也是所有人类或非人类积极寻求交配的原动力,即便这种渴求并不建立在怀孕的目的上。寻求这种快乐的冲动一方面是本能,另一方面是想要对方奖赏的渴求。如果事实如此,这种强烈的快感并不局限与人类也就显而易见了。

本文涉及论文:
Jeffrey Burgdorf,Jaak Panksepp.Tickling induces reward in adolescent rats[J].Physiology & Behavior,January–February 2001,72(1-2):167-173

Jeffrey Burgdorf,Jaak Panksepp.“Laughing” rats and the evolutionary antecedents of human joy?[J].Physiology & Behavior,August 2003,72(3):533-547

Joseph H. MansonSusan PerryAmy R. Parish.Nonconceptive Sexual Behavior in Bonobos and Capuchin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imatology,October 1997,18(5):767-786

ALFONSO TROISI MONICA CAROSI.Female orgasm rate increases with male dominance in Japanese macaques[J].Animal Behaviour,November 1998,56(5):1261-1266

Min Tan,Gareth Jones,Guangjian Zhu, Jianping Ye,Tiyu Hong,Shanyi Zhou,Shuyi Zhang,Libiao Zhang.Fellatio by Fruit Bats Prolongs Copulation Time[J].PLOS ONE,October 2009,4(10)

Agnieszka Sergiel,Robert Maślak,Andreas Zedrosser,Łukasz Paśko,David L. Garshelis,Slaven Reljiand Djuro Huber.Fellatio in Captive Brown Bears: Evidence of Long‐Term Effects of Suckling Deprivation?[J].Zoo Biology,2014,33:349–352

JonathanBalcombe.Animal pleasure and its moral significance[J].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May 2009,118(3-4): 208-216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千里之外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