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11 , 23:27

吉斯问道:哪种情绪最具传染性

我们都直觉地意识到感情可能具有传染性。你脾气暴躁的朋友总是让你心烦意乱。你邻居的可爱宝宝可以在几分钟内让你振作起来。但是,很少有人关注情绪在人类间是怎么转移的呢?如果情绪像传染病那样具有传染性,那么传染性最强的是哪种情绪?本周吉斯问道我们邀请动物行为学家,进化人类学家,生物伦理学家和行为科学家来和我们一起探讨。

凯瑞.鲍曼
多伦多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

情绪绝对具有传染力,但是关于传染力强弱学术界尚无统一的观点,一般来讲,负面情绪具有最强的传染力。

这种现象不仅在人类中出现,还是所有灵长类动物的共同特点,我们通过一些对猴子、类人猿(其中也有狗,因为它们已经和人类生活了几千年)的研究得出以下推论。

为什么负面情绪有如此的传染力,这是一个渐进的原因。如果社会等级发生了变化,就会产生愤怒、失落、恐惧等情绪来帮他们更好地适应生活。非常重要的是人类或灵长类能接受这种情绪变化来适应外界生活。

大多数时候人类是意识不到自己被情绪传染的经历,也就是说你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情绪正在被另一个人所侵染,这是很可怕的一个事情,积极地情绪和消极的情绪都可以对他人产生巨大影响,反过来讲,沮丧的人会影响他们的配偶或伴侣,让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变得更为沮丧。

通过培训,人们可以认识到情绪的变化,当他们正经历某些事情,当他们身边某些人正处在变化中。在心理治疗中,情绪的转移非常重要,一个好的治疗师必须非常清楚他们的病人是如何让他们感受到情绪变化的。

关于移情,最大的错误观念是认为情绪不存在传递,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情感是独特的,他们认为自己的思想、个性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不知道他们可能会接受情绪传染。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免受这种伤害。大多数人都非常低估周围环境对他们的影响。我们认为自己可以决定对各种事物的感受,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被改变和操纵。

苏珊.威辛克
行为科学专家、博士

众所周知,保罗·艾克曼(Paul Ekman)是情绪研究领域的专家,他认为有六种基本情绪:愤怒,厌恶,恐惧,快乐,悲伤和惊讶。罗伯特·普拉奇克(Robert Plutchik)谈到了四种情绪,即:喜悦/悲伤,愤怒/恐惧,信任/怀疑以及惊讶/期待。

研究确实表明情绪具有传染性。例如,在《精神病学研究》中报道的一项研究,Barbara Wild,Michael Erb和Mathias Bartels发现,当人们看到悲伤或快乐面孔的照片时,他们也会产生类似的情绪。这一类的研究非常多,就不再一一举例了。

如果你身边某个表达特定情绪的人,或者你看到某人的脸或身体表达某种特定的情绪,那么你也会倾向于接受并感受到这种情绪。如果你与他们在一起生活,情绪传染最为有效,但如果你阅读他们已经写过的东西(即Facebook帖子或推文),也会产生影响(不那么强烈)。情绪越强烈,传染就越强烈。

我们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使我们倾向于模仿他人的面部表情。因此,当我们看到某人表现出某种情绪的脸(或照片中)时,我们倾向于以同样的方式移动我们的面部肌肉,这实际上是让我们更好地感受到这种情绪。情绪和身体表达都是双向的。意思是当你难过的时候,你会翘起肩膀,然后以某种方式移动你的面部肌肉。但是,如果你没有伤心,你以同样方式移动面部肌肉,实际上你就会变得伤心。

在我上面引用的研究中,他们发现视觉表现的情感越强,它就越具有传染性(男人和女人的反应方式和方法相同)。在那项研究中,他们只测试了“悲伤”和“快乐”。幸福,悲伤,厌恶,恐惧和愤怒等具有很强视觉感染力的情感更容易传染,有些情绪更复杂,不容易表现出来,例如信任,不信任,预期,因此它们的传染性会降低。

马克.贝科夫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荣誉教授

我认为许多或大多数情绪都具有传染性,但对我来说,真正抓住我的两个是快乐/幸福和悲痛/伤心( joy/happiness and grief/sadness)。当我看到狗玩时,我想像其他狗一样跳进去。这是具有感染力的。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激情和欢乐,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哺乳动物并且分享了许多相同的神经布线和神经化学物质,这些都是快乐和幸福的基础。同样地,我也可以感觉到另一种动物的沮丧。

(原作者在文章中用了大量的同义词,为方便大家更好理解,在这里我把英英解释给大家贴一下。
Joy:something or someone that provides a source of happiness.
Happiness:emotions experienced when in a state of well-being.
Grief:intense sorrow caused by loss of a loved one (especially by death).
Sadness:the quality of excessive mournfulness and uncheerfulness.)

我曾经遇到过一群生活在肯尼亚北部桑布鲁保护区的野生大象。我以前没见过野生大象,但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悲伤。他们看起来不高兴,有些消极。我当时有幸与世界级大象研究领域的专家:伊恩道格拉斯.汉密尔顿博士在一起,我问伊恩象群是否有什么问题。他告诉我,那个特定群体的女族长(最年长的女性是他们的领导者和社会粘合剂和传统知识的守护者)最近去世了。是的,象群的其他成员在失去长辈的情况下感到哀悼和沮丧。

布赖恩.黑尔
杜克大学进化人类学副教授,杜克大学脑科学研究所认知神经科学中心成员

我认为最有趣的情况是打哈欠的传染性。我们所看到的是,在灵长类动物中,个体会在看到其他人打哈欠时打哈欠,但是他们打哈欠的可能性与他们与打哈欠的人的关系有关(有点绕,意思就是你和他人关系越紧密,打哈欠就越容易传染)。个人的朋友和家人比与他们无关的竞争对手或陌生人更容易发生传染性打哈欠。对于人类来说似乎也是如此 - 我发现在会议中观看人们打哈欠是否传染作为衡量人际关系质量的一种方式很有趣。(如果遇到你打哈欠也跟着打的男生/女生就嫁/娶了吧.jpg)

如果一个倭黑猩猩惊恐地尖叫,另一个倭黑猩猩也会尖叫。很难知道为什么第二个倭黑猩猩会惊慌失措。是因为他看到了威胁而且变得害怕吗?

恐惧,愤怒,厌恶和快乐的反应都显然在任何灵长类动物的社会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甚至可以预测行为反应,专门的面部表情和肌肉组织表达了更多抽象的情感状态,如骄傲,羞耻,仇恨等,这使我们能够轻易地在非人类(甚至非语言的人类婴儿)中感受他们的情绪。

也就是说,把人的智商和动物拉到一个水平,然后动物也会立刻懂得爱情和嫉妒这些高级情绪了,你看,情绪就是这么有传染力。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moyu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张红卷
赞一个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