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7.19 , 11:00

空洞骑士:国内玩家可能不会留意的细节

不是严肃文章。各条之间没什么关联,不用连着看。都是游戏过程中记下的想法或wiki上公开的材料,如有雷同,并非洗稿。

the Pale King
使用的徽记有点像苍银色的萤火虫。pale不完全是指色白,这个含有动态的颜色词描述的是他身周那股柔和的白色光氛(群众眼里的王者特效gif)。或者可以叫莹王,但这么办对玩家来说又有点难懂。

白王的侧近有时称他为Wyrm,在机翻版本作“冰龙”,不太行。西方传说里有很多款wyrm,设定不太齐整。通常是种巨蛇,算是龙的低配远房,在不少奇幻小说和游戏里都有出场,往往没有四肢或翅膀。但在空洞骑士里完全是别的东西。

在王国边境你能找到一条超肥大虫,巴顿Bardoon,他有句话是这样的: Don't mistake. I am not a wyrm...Ohrm... Too small, I am. Too many limbs. No foresight like those old things.

由此,游戏世界观里wyrm不止一个,他们的特征是体型硕大且脚比较少或干脆没有,具备前瞻未来的能力。这样一来,wyrm就不是白王个人的名字,而是知情者对上位神或上位种族的敬称——换言之,我们还未知道白王的名字,只知道他一心一意要建设圣巢特色帝国主义帝国,眼见这事办不成,转而借深渊之暗报复阻挠自己的光神同胞,隔着好多年同归于尽。

“No cost too great.”

Vessel与容器
英语的常见表达,赫拉克勒斯就是宙斯的vessel,即天意的执行者/承载神意的人器,唐僧也可以看作是如来的vessel。

虽然空洞骑士的确是用来装辐光的瓶子,但他们也是白王的代行,翻译时精简成“容器”,后半段意思就放掉了。“唐僧是佛意的容器”大家都能看懂,但不免有点别扭,虽然在我们这边凡人也是被安排得各种绵密,但习惯上不这样描述人神关系。

提这个并不是要指摘游戏的文本翻译,而是出于个人癖好放不下这难点,想不出能跟vessel真正对等的原生两字词。你想起来了不妨教我。

Hornet与圣巢之珠
虫造虫,深巢蛮母之女,白王亲制的小姐姐,小蜂女。仔细数,会发现这地底文化圈里除了异端蛾、魔法蜗、避世菇和听调不听宣的戍边螳螂这四方外,其他势力(包括后来锁国的蜂巢)都跟小姐姐的出身有关。所以她全称按习俗来写的话也可以写满一个中杯。Hornet应该是初号机“收集者”后,白王出于兴趣和利益精心育成的虫造虫,有明锐的思维和情感。小编跳白宫的时候还期待过会不会有隐藏房间摆满了失败的试作型小姐姐,结果只有个死宅密室。

就算不是亲自“怀胎”,蛮母本人应该也提供了“Soul”或者胎、卵等等反正是带血统印记的东西来做基底,在游戏第二部丝歌里,有角色一眼认出小蜂女的来头是蜘蛛。另一边,空洞骑士基底则来自白王后,到白王消失后,她自感杀孽太重封印了自己,在神居里能看到解放形态。按台词看,空洞骑士的成分公式是:“Soul of Wyrm. Soul of Root. Heart of Void.”,也许Hornet=Wyrm+Beast+Void

国外玩家最近还在讨论Hornet是否跟骑士们一样,本质上是个容器。就目前我接触的材料看,她是同一个技术体系下的孤品(比如都用深巢特产的shell/面具来做某种固定器),是骑士们的表姐,但Soul部分有不同。不是考据党,这方面就不展开了,过段时间续作正式出来应该会把设定铺完整。

细节:
1.制作组曾在reddit上说Hornet生自蛮母,一度由白王后抚养,随后交由蜂后训练并赋名,三后之女。但这设定也可能会改。
2.在第二部《丝歌》的官页上她是“Princess Knight”。姬骑士

嘿噶——叻!
咖啦吗!
啊叮——喏!

Midwife
阴巢之底有个狂气NPC叫Midwife,我当年看到的中译是助产士。但Midwife可能是她的名字,不仅是职称。文明初开的时候部落人口少,技术人员珍稀,个体因为擅长某项工作便会得到专有称号,久而久之那称号直接就成了名字的一部分。你特别擅长种地挖菜,可能就叫农,你擅长看天气可能就叫阿巫。那midwife该译成什么?一个选择是“接生者米德维芙”。其他游戏内的NPC名字都类似,比如刚提到的Hornet,大概不是我们现实世界的词义,而是horn(长钉)+net(丝网),说的是她拿手的把式——你擅长之事,便是你的真名。挠头,那她的名字翻译该是罕涅忒?当场被破门而入的翻译警察按住铐走

全流程里,只有Midwife、白王后White Lady(king死后退一级成lady),异端蛾Seer,大虫Bardoon和萨满蜗,这五个NPC能感知到你用渡梦剑戳了他们。

细节:
1.这五个里只有White Lady是明确的神阶;蜗应该是深渊系出身种族的后裔;蛾是辐光直系;沼泽女神乌恩跟白王后一样是higher being,级别比大虫巴顿高;Midwife种族不明。
2.她跟白王后都把Hornet称为“Gendered Child”。按制作组的回复,空洞骑士都是无性的。白王制作的后代死得填谷漫山,唯Hornet一只定制了性别。Midwife或许不是深巢专职接生者,而是代表深巢直接参与了白王的计划,“接生”过骑士,所以在她眼里主母的孩子Hornet有性别这事值得一八。
3.白王后认为白王跟蛮母之间的交易是dalliance,这词比“出轨”、“不忠”轻很多。她真正有怨气的地方可能是自己的孩子都是量产送死,啥歪瓜劣枣都有,那边蛮母一上来就给个私人定制的完美闺女,办得特别用心,凭啥嘛。明明邂逅也好,连理也好都是她先的。
4.带着小格林去见面,白王后会说:“Success then for the scarlet heart, and irony, to use my spawn to grow its own.”即在她眼里,容器们是自己的亲孩儿。

Grubs与哀歌
青虫收集剧情结尾,是老虫涨着肚子躺在地图中间,他肚子里隐约还在传出小虫的叫声。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首先,这个场面就是模棱两可,是作者们为了逗引玩家讨论而设下的题目。所以无论你站在哪边,都不会在游戏里找到确凿的证据。

其次是推论。在官设《浪游笔记》(Wanderer's Journal,出于情怀买了一本;不值)里有提到,瓶子破开后那些青虫都是掘地回家的,从圣巢各地自己回到浅层,也就是说它们有移动的能力,也有自救的意识。那么,这五十条虫子要在怎样的情况下,才能被单独一条老虫全部吃掉/杀死?

有两个分支,一、是它们的生命周期里本来就有这一步,自愿多个体融合;二、这不是生命周期的内容,而是应付环境突变(梦疫蔓延)的权宜之计,为幼儿争取时间。

Quirrel、魂器与闲聊
小哥名字是哈利波特第一部的梗。在那故事里,被伏地魔寄生的双脸人教授名叫Quirrell,中译是奇洛。说到这,清楚游戏剧情的玩家现应该都明白这名字的用意,小哥半生流浪在外、自愿戴上老师的魂器面具、变得精神恍惚不太能够自主,这些部分跟Quirrell都有重叠处。至于为什么词尾差个l,汉译就完全不同,我怀疑原因是这样:哈系视听产品还未面世,第一部小说的汉化就开始作业了,罗琳生造的这词该怎么念当时译者只能靠拼读来猜,于是就有了“奇洛”。

这里可以自行幻想配图:一起坐在蓝湖边/深巢温泉泼水.gif

通常音译名字,就是简单地扁平化。曾经室友看剧,问字幕里明明是Jason怎么会译成伊阿宋,有什么典故吗?据我所知是没有。这哥们的名字在古希腊就念“EE-A-SAWN”,音译忠的是古希腊语发音,不管英语内部再怎么源流沿革Ia成了Jay,原则上我们这边都是以最接近本源、先熟络的译名往后覆盖。Hermione为什么要翻成赫敏?这你是问倒我了,可能是为了主角组两字队形。我们事后可以罗列各种理由把既成事实合理化,让自己已经接受的版本看起来有必然性,可单独洗掉这脉记忆再问她名字的汉译,我肯定是答四个字的。据说台湾版还叫妙丽呢,找谁说理去?童书没人权啊。dirtmouth就是德特茅斯,你花功夫翻出这村落的英文意思比如“淤泥咀”,会被人笑是机翻。在对面,常凯申就是Chiang Kai-shek,大家操作都很单纯。伊阿宋日语译名是イアソン,一样;青帮是Green Gang

说起名字,我上篇文章《关于瑙西卡》里也有同属这子集的问题。简单来讲读者观点有两方:
一、娜乌西卡动画约定俗成,你不要擅自骚操作。
二、文章谈的是奥德赛,奥德赛原文就是瑙西卡。

这两边都是对的,只是对的方向不同,我放了一边。另一例,《三体》日本译者大森望,上星期在日推上说:(跟汉字名字相比)习惯读翻译本的日本读者比较喜欢看假名(日语拼音)译名,而看惯汉字名的读者则觉得假名太长太啰嗦。现在我的折衷方案是两章用假名,两章用汉字,轮着来。

这位的决定是全都要。不过也可以预见反馈结果是两边都有人不开心,因为足够在乎的人不占多数,满意的人又很少吭声,唯不爽才有动力发言。

总而言之,无论是有所侧重还是动态居中,都会有人不满的,这不就是人类服务业的常态嘛。从自己短暂的人生当中,我已经学到了一件事: 越想两全其美,就越会发现人类的能力是有极限的,除非......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