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6.19 , 14:00

通向「压力疫苗」的分子路径

科学家已经分离出某种独特的分子模式——发现于一种在泥土中繁衍的细菌体内——有朝一日它可能会使“压力疫苗”成为现实。

母牛分枝杆菌(Mycobacterium vaccae)是一种生活在土壤中的非致病性细菌,在研究中显示出了相当大的应用前景;现在,一项新研究或许终于弄清楚了其中的原委。

结果表明,母牛分枝杆菌中的一种特殊脂肪可能就是此类细菌对我们有益的原因。

这项工作受“微生物老朋友”思想的启发——后者声称人类与一堆有用的微生物共同进化,而在现代环境中和老朋友失去这些联系导致过敏和自身免疫疾病的增加。

神经内分泌学家Christopher Lowry说:“我们的想法是,当人类从种植者或狩猎采集者的转向城市时,我们已经失去了与有助于调节我们免疫系统和抑制不适炎症的生物的联系。这使我们患上炎症和与因压力导致的精神疾病的风险更高。”

Lowry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母牛分枝杆菌,在之前的一项研究中发现,给小鼠注射热灭活的细菌制剂可防止动物体内出现应激诱导的反应。

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确定,母牛分枝杆菌中有何特殊成分可以制造出这一效果。

“其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细菌的关键成分对宿主有益吗?”

在新研究里,研究人员分离并化学合成了一种名为10(Z)—十六碳烯酸的脂肪酸,看起来就是它们使细菌具有了减少其他动物炎症的功效。

在分子水平上,脂质似乎通过与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PPAR)结合起作用。反应后果就是,它抑制了炎症通路,至少在实验中的小鼠免疫细胞中如此。

“似乎与我们共同进化的这些细菌有一个伎俩,当被免疫细胞吸收后,它们会释放出与这种受体结合的脂质,从而阻断炎症级联反应。”

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看出是否可以在人类中重现相同效果。如果可以的话,研究人员表示,这一发现有助于开发出“压力疫苗”,可以帮助从事高压力行业的人群,降低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风险。

未来的路还很长,不过Lowry相当乐观,认为可能只需要10到15年;如果他是对的,我们应该感谢泥土中的这些小虫子。

“我们曾经认为此类微生物不是人类微生物群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科学家,大自然的力量总是令我们惊讶,我们期待了解更多。”

报道内容来自刊物《精神药理学》。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