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6.17 , 13:00

5个老人干出来的惊人案件

老人们总说“你要时刻尊重老人”。但这不适用于所有老人。如果对你宠溺有加的奶奶用毛衣针换了把弹簧刀然后成为夕阳悍匪会怎样?这种事儿其实没那么不靠谱。岁数大不意味着他们就没能力毁掉别人的好心情了。比如以下这几位……

1、日本一位花甲老人穿成忍者洗劫了数百户人家

在2009年到2017年间,日本大阪的警方对一名偷盗大师犯下的一系列200多起偷盗案无能为力。神出鬼没的身影偷走了总价值29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5万元)的财物还能一直逍遥法外,只留下一段段他身着一袭黑衣在房顶上矫健游走的模糊监控影像。这名小偷神出鬼没的本质成就了一段传奇,人们开始称他为“平成忍者”。

在萎靡了8年之后,警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追踪这名忍者到了他的老巢。在这里他们发现矫健身影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年轻的特技演员,而是一位名叫Mitsuaki Tanigawa的无业老头儿。锒铛入狱时他已经74岁了。但是Tanigawa到头来都还是一幅保守派忍者的面孔,被逮捕时只说了一句:“是在下输了。”

2、79岁的老阿飞破坏了超过1000辆车,毫无缘由

2018年时,西班牙比戈市的O Calvaro街区遭遇到了一大波汽车破坏。在那一年中,有超过1000辆车被划伤、出现凹痕,车锁还被破坏了。但是让警方大跌眼镜的是,目击者所描述的嫌疑犯不是什么一帮不学好的少年混混,而是一位七旬老人。做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Jose Antonio Vazquez,这名79岁的老人显然有着愤怒问题。仅在这之前1年,Vazquez就因为袭击他的邻居被送到了一家心理健康机构,但是3天后他被放了出来,因为医生认定他和下一任混乱代言人一样“精神正常”。

Vazquez最后在2019年1月被捕,当时他正试着打破自己单月破坏120辆车的个人最佳记录。写下这篇文章的同时,一名地方法官正打算以毁坏车辆的12项罪行为他定罪,但是Vasquez还面临着无数车主的民事投诉……还有三个被他揍过的人和他对峙公堂。

3、73岁的老奶奶从慈善机构偷走了成千上万的玩具

Virginia Kelly是拉丁裔寄养家庭协会的会长,帮助收容了数千位被遗弃的孩子,她自己还抚养了4个孩子。她似乎是你能见到的最心善的老奶奶了——或者说这正是她想让你认为的。2003年,警方因重大盗窃和挪用公款的严重罪行逮捕了时年73岁的她。

你可能会琢磨,她能挪用啥呢?玩具。数以千计的玩具。数年来,Kelly都会组织大型玩具募捐活动。但是她没有把玩具给到需要它们的孩子手里,而是在各种各样的旧货售卖上把这些玩具换成了真金白银。

而且我们说的不是一两只泰迪熊。当警方突袭的时候,在三个不同的地点发现了Kelly藏匿的超过11000个玩具。这些还只是警方粉碎她犯罪帝国时Kelly没来得及出手的玩具。据警方说,Kelly总共偷走了超过价值20万美元的玩具。

虽然铁证如山,但是Kelly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她的律师表示她只是太擅长自己的工作了,收集到的募捐物资远超她能分发出去的。你们也知道穷孩子是什么样的吧,他们不爱玩玩具的。幸运的是,她因为偷窃风火轮玩具车而被定了罪,而她已经败露的真实面目也会伴随她的余生。

4、83岁的叛逆老人偷走一辆救护车开着去兜风

2017年,83岁的Donald Winkler在抱怨有心脏病之后被送到了位于长岛的拿索大学医疗中心。但是Winkler对医疗待遇非常不满意,于是他决定自己出院——并且溜上医院的一辆救护车。为了找辆车,Winkler在凌晨1点的时候跑到了停车场,然后发现了一辆还启动着的救护车,车钥匙还没拔。然后这个老家伙就开着救护车往家走。

警方在他开出去3英里以后追上了他,当时他正在一家711便利店里休息。老顽童很痛快的就承认了是自己开走的救护车,然后被警方带回医院进行精神鉴定。结果表明,Winkler有着违反汽车法规的黑历史。尽管他的孩子们极力禁止他开车,但是他经常开着车出去兜风。Winkler被指控二级盗窃罪,并且是在医院的病床上被警察传讯的。他们永远关不住他。显然,他生来就是风一样的男子。

5、一个老年生活区上演了一场小规模的地盘战

一切血雨腥风都起始于一位老年居民带着他42岁的老婆一起搬进了Carlisle养老公寓。这个公寓有着55岁及以上的居住年龄限制,所以其他老人就投诉这一明显的违规行为。但是根据这些不满的居民所述,这对夫妻不但没有像成熟的成年人一样解决问题,反而开展了一个为期4年的小规模恐怖活动。

精彩部分包括把老年活动室的门把手卸掉,朝着汽车的挡风玻璃扔鸡蛋和油,甚至还把一对儿祖父母的风流韵事的下流细节放在自己的大门上。但是住在这里的其他老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老头儿声称作为报复,居民们用油漆把他老婆的车喷的乱七八糟,还藏在后座的毯子下面想要拍败坏他们名声的照片,甚至还在他老婆开车的时候朝她射信号枪。他们还声称在圣诞节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小纸条,上面提到了一个如何自杀的网站——这是任何科技恐惧的老人能收到的最接近网络暴力的东西了。

最后,精彩的地盘战却变成了老套的诉讼,一位愤怒的地方法官斥责这些老人“为老不尊,像是些没学过礼貌待人基本礼节的孩子”。年龄只是一个数字。有些人或许看起来像是80岁,但他们只不过是20多岁的程序员他们的心里还是一个熊孩子。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