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6.16 , 12:00

真实的4个弱智法律辩护理由

1、一位奥运会短跑运动员将没通过药检归咎于啪了太多。

1998年,美国短跑运动员Dennis Mitchell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赢了一堆奖牌并创下了各种记录,很多人认为他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会赢得金牌。基本上说来,Mitchell是冠军的不二人选。而实际上,国际奥委会兴奋剂检测后拒绝他参加任何体育赛事。

在他即将要在奥运会上大放异彩的时候,药检显示Mitchell服用了兴奋剂,因为他的体内含有太多的睾酮。但当美国田径兴奋剂委员会要求他认罪时,Mitchell却辩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和自己的老婆跨栏选手Damu Cherry-Mitchell啪的次数太多了。在他接受药检的前一天正好是Damu的生日,所以Mitchell喝了5瓶啤酒还翻云覆雨了4次,因为据他所说,“这是她应得的奖赏”。这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他体内的睾酮相当于七个成年人了吧?

但对Mitchell来说不幸的是,实验室的技术人员不是傻子。他们知道再怎么啪,再怎么喝酒也不会让睾酮的水平超出身体的自然界限,因此他被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禁赛了两年。

2、一名特斯拉司机撞死了一个骑行车的,却将错推到新车的味道上。

Navindra Kumar Jain在2013年买了一辆全新的特斯拉,然后他决定开着这辆安静的电动四轮车出去兜兜风。不过Jain永远也没到达目的地。途中他睡着了然后撞死了骑自行车的Joshua Alper。自然而然,Jain声称杀死Alper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特斯拉。不过借口并不是“有缺陷的自动驾驶”,而是汽车的味道让他晕了过去。

据Jain所说,他没选真皮材质的内饰,而是选用了人造材料,但是由于气味实在太难闻了,他不得不用了小苏打空气清新剂。显然,空气清新剂和尼龙混合以后的味道就和就着一大瓶伏特加服下4片安眠药一样强效。

Jain的律师声称,由于这种无法忍受的味道,这辆车“当被用于正常的、有意的以及可预见的方式时是有缺陷并且过度危险”,所有对Jain的指控都是无效的。在一个有科学家的世界里,这无疑是一个大胆之举,可惜科学家轻松地就推翻了律师的辩词。最终根据加州法律,Jain因为驾车过失杀人的轻罪被判监禁200天。

3、一名电脑程序员在被指控谋杀妻子时使用了“极客”辩护。

2006年时,Nina Reiser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她最后一次被目击的地方还散落着她刚买回来的东西。她的丈夫曾经是一名神童,现在是一名Linux开发者,据他所说,Nina是抛弃了她的生活和两个心爱的孩子回到了俄罗斯,因为他们的婚姻破裂了。但根据警方以及巨量证据,是Hans谋杀了她并且藏匿了尸体。不过Hans的律师表示,他才不是谋杀犯,只不是一个被误解的宅男。

虽然找不到尸首,但是指向Hans的证据是压倒性的。他发现Nina出轨了他最好的朋友。为了解决绿帽子的问题和她的失踪,Hans决定买来几本谋杀和谋杀调查相关的书来看。与此同时,警察发现了一个腰包,里面装着8000刀现金,他的护照还有一个为防止被定位而抠掉了电池的手机。他们还发现Hans把自己的车擦了个干净并且还卸掉了后排的座椅。如果说有一件事在为他喊冤,那就是模仿Ted Bundy。

到这里,你可能会想,谁会蠢到为他伸冤。这正是Reiser的律师想让你认为的。在庭审中,他的律师启用了“极客辩护”,声称他们的客户只不过是众多心理失调的书呆子中的一员,太过于沉迷于编程的世界以至于无法发觉自己无伤大雅的行为会引起极度的怀疑。他们甚至还声称他可能有阿斯伯格综合症,好像无法读懂社交暗示会把人变成替罪羊似的。

不可思议的是,“我被邀请参加晚宴的次数太少所以不可能杀了我老婆”的辩护没能成功,而且Reiser在法庭上的表现很糟糕,陪审团最终认定他的谋杀罪名成立。Reiser后来承认了罪行,并带着警方找到了Nina的尸体,为的是将自己25年至终身的判罚减轻到15年至终身。整的好像审查委员会吃他孤僻书呆子那套让他早出狱。

4、Java的共同创作者想让陪审团相信他不是恋童癖,因为网上干的事儿在现实里不算数。

1999年。第一个科技泡沫开始破灭,互联网从AOL的光驱里诞生了出来,而有钱的技术宅几乎做什么都能成。Java的共同创作者Patrick Naughton就是其中一员,他不仅是一位互联网软件的先驱,也是一位在网上寻找儿童受害者的先驱。

Naughton在网上创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聊天昵称“hotseatle”,然后用它搭讪上一位名叫“KrisLA”的13岁女孩。1999年9月份,时年34岁的迪士尼互联网集团执行副总裁和这名女孩约了炮,然后坐着迪士尼的私人飞机跑到了洛杉矶。幸运的是,KrisLA并不是什么十多岁的女孩,而是一名卧底捉拿恋童癖的FBI探员。

藏有大量儿童色情作品的Naughton落入法网,紧接着被迪士尼开除并且离了婚。当时的情况看似板上钉钉,但是他还有着自己的王牌:他清楚,当涉及新兴的互联网时,人们还都是麻瓜。

Naughton使出了如今臭名昭著的“幻想辩护”,声称显然所有在互联网上的东西都是一个巨大的幻想,他一直假设KrisLA是一名假扮成孩子的成人。事实上,他从未真的想要在南下的旅行中和谁来上一发,因为谁会上上网就能约到炮?他甚至还设法让几名陪审员相信他不知道自己电脑上的是儿童色情作品,因为那是作为非恋童癖的他在频繁浏览一个恋童癖网站时自动下载的。

这个荒谬至极的辩护却收效显著,陪审团陷入僵局,地方检察官不得不给出了一个减刑的协议,Naughton只需要承认自己持有儿童色情作品的罪行。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却一天牢也没蹲。他和FBI达成了协议,为FBI免费开发了一款在线追踪性侵犯者的软件,这为政府省下了数百万美元。所以,一个电脑里满是儿童色情作品、飞越州界线只为和13岁的孩子发生关系的男人却因为人们对电脑不熟悉而逍遥法外。真有你的,互联网。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