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6.13 , 09:08

西澳大利亚发现了镶金真菌

投稿:Dragoon
原文:https://www.abc.net.au/news/science/2019-05-24/fungus-containing-gold-discovered-in-western-australia/11143230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9-10006-5

在西澳大利亚的金矿厂里有一种毛茸茸的粉色真菌。这种真菌会用金纳米颗粒装饰自己。然而她可不只是喜欢打扮——这种真菌可以帮人采集各种金矿,包括地下矿藏,下水道污泥乃至电子垃圾。

这种真菌发现于Perth东南130公里处的宝汀顿(Boddington)郡,属于尖孢镰刀菌(Fusarium oxysporum)的一种。相关的研究论文于2019年5月23日发表在《自然通讯》期刊上。

“在金矿区的土壤里你可以发现有很多真菌”该论文的作者,地质微生物学家,CSIRO 的Tsing Bohu这么说。Bohu博士和他的同事们从实验和成像两方面探究了宝汀顿地区的富金土壤中的真菌,发现该种真菌可以通过产生超氧化物来氧化金单质,也可以混合这种溶解的金与另一种物质来将其还原为固体金。被还原的固体金此时以纳米颗粒的形态存在。Bohu博士说:“我们观察到了金在该种真菌表面的沉积。”

真菌和金协力合作
但这种真菌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里面肯定有潜在的好处” Bohu博士说,“我们发现这种“拜金”的真菌比其他的真菌长得要更快更大”。Bohu的研究团队提出的理论是:沉淀下来的纳米金颗粒是真菌消化碳基食物的催化剂。他们还提出,我们有希望将这种真菌用于指示贵金属矿藏,帮助矿业人员缩小钻探的氛围。

Monash大学的地球化学家Joel Brugger称,这一发现揭示了真菌在将金单质从地下深处提取到地表这一过程中的贡献。金形成于地面几百公里下超高温(500℃)的环境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侵蚀作用(水土流失)将其从地底提升到能被开采的浅层地表。尽管如此,其地下矿藏的深度仍然有几十到几百米深。Brugger教授认为这正是这种“拜金”真菌能有所作为的地方。他称Bohu博士及其同事已经展示了一条“讨喜的金矿通道”:真菌氧化金单质,金失去电子变得更容易被溶解,从而可以被地下水带上地表。Brugger教授最后补充说:“这一真菌可能在提高金的流动性方面至关重要。”

一种无害的开采方式?
这一研究也给瑞士纳沙泰尔(Neuchatel )大学的微生物学家Saskia Bindschedler留下了深刻印象。研究真菌与金属相互作用的这位博士说:“酷毙了,超新颖,数据看起来很不错”“论文有一点我特喜欢——不只有细菌能氧化金属。”她尤其喜欢的一点是,Bohu博士及其同事记录了一种前所未知的生物地化循环过程,把生物学,地质学和化学联系在了一起。Bindschedler博士称,从这种“拜金”真菌中淘金是有可能的:“这可能是一种更加绿色环保的淘金方式”。她本人对使用微生物从电子垃圾和下水道污泥中开采铜银金等金属非常有兴趣。

但不要急着现在就去这种镶金真菌里淘金。首先你基本上看不见这种小东西,更不用说只有3纳米左右的纳米颗粒了。根据Brugger教授的说法,探测技术的开发也需要一段时间。与CSIRO团队的工作类似,Brugger教授专注于研究金属与微生物的相互作用,并参与开发了基于细菌与金的相互作用的勘探系统。这一系统在淘金热失去资金支持前达到了概念验证阶段。

除了微生物,矿业也在探索其他“低影响勘探工具”,包括胶树叶(gum leaves)和白蚁丘。 这些东西都可以贮藏痕量金单质,说明其地面下可能会有更大的矿藏。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