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24 , 11:50

Nature科幻小说选:以邻为戒

《自然》杂志(Nature)是正经的顶尖学术期刊,但有个科幻小说的专栏future,刊登一些篇幅很短的科幻小品,风格各异。这篇1999年的作品是该栏目的第一篇,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的阿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作者)。

原标题:Improving the neighbourhood
作者:Arthur C. Clarke

这次临近星星的灭亡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警示。

在调动近乎极限的资源全力进行数据处理之后,我们终于解开了长期以来围绕此次双新星(爆炸)的谜团。即使到现在,我们还只是解读了此文化中小部分的射频和光学信息。它毁灭地如此壮丽,但主要的事实——尽管难以置信——似乎是无可争议的。

我们已故的邻星演化的世界与我们星球颇为相像,在它距离恒星的位置上水通常保持液体状态。历经长时间的野蛮原始时期,他们开始使用现有的材料和能源发展技术。他们的第一台机器——和我们的很像——是利用氢、碳、氧的化学反应。

自然,他们开始建造交通工具在陆地、海洋上及大气中移动,并且穿过大气层进入了太空。在发现电之后,他们很快就发展了电信设施,包括无线电发射器,第一次向我们警示了他们的存在。虽然有这些影像提供了他们的外观和行为资料,我们对于他们的历史和最终命运的了解主要还是来源于他们记录信息的复杂符号。

在灭亡前不久,他们面临一次能源危机,这部分源于他们巨大的身体结构和暴力活动。过不多久,铀裂变和氢聚变技术的普及推迟了宿命的来临。随后在需求的驱动下,他们不惜代价地寻找更好的替代方法。在经历多次错误之后,比如低温核反应这种只是科学兴趣没有实用价值的研究,他们成功开发利用了发生于时空基础上的量子涨落。这让他们获得了几乎无限的能量之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还是猜测。可能是源于一场工业事故,或是一个竞争组织想超过另一个取得优势。无论如何,他们在处理这种宇宙终极力量的时候失误了,先是引爆了自己的行星——很快它唯一的大卫星也爆了。

任何智慧生物的灭绝都令人惋惜,但在此事例中没什么好遗憾的。这些巨大生物的历史中充斥着无数暴力残虐的事件,无论是和自己的种族自相残杀还是对星球上其他生物痛下狠手。他们能否进行必要的转变——就像我们很久之前一样——从碳基意识转变为锗基意识,一直以来也是争论的话题。他们所取得的成就还是很令人瞩目的,要知道他们如此众多的个体交换信息的速率极其低下——通常都是依靠大气中短距离的振动!

显然,他们距离发展出关键技术仅一步之遥,有机会摆脱化学能驱动的笨重躯体,实现多重连接:如果他们成功的话,很可能会对我们整个本地集群文明构成严重威胁。

我们要确保这样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本文译自 Nature,由译者 dingd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