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22 , 22:36

半夜背后凉飕飕:食物

食物。它们需要食物。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的父母就整天在吵架,每天只有吃饭和上学时,我才愿意离开我的房间。我的爸爸,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和瘾君子。我没有任何兄弟姐妹,也没有交往过任何朋友,甚至还缺乏很多基本的生活常识,我的父母从来没有认真教导过我。只有在爸爸殴打我或是妈妈替我做饭的那些时刻,我仿佛才真正存在。

我七岁时第一次听到了它。那时我刚从睡梦中醒来,一下床就听到了什么。但声音太轻了,像是谁在耳语,很难分辨清楚。我以为是我的幻听,直到我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食物”“我需要食物”“我们需要食物”。天哪,我肯定是睡眠不足了,我得回去再睡一觉。迷迷糊糊中我意识到今天是个上学日,不情愿地咕哝着,我又向门口走去,然后我再次清楚地听到了。“食物”“我需要食物”“我们需要食物”。声音来自壁橱,我判断那儿可能真有什么东西需要食物,于是我去了厨房,为我自己和那个东西都倒了一些麦片。我把碗放到壁橱的旁边,然后去了学校。当我回到家时,那个碗已经空了。我觉得我应该把那个东西打发了,但我不敢打开壁橱去检查。那天晚上,当我爬上床时,那个声音又来了。“食物”“我需要食物”“我们需要食物”。我感到非常沮丧,又给它喂了一小袋薯条。第二天早上,那个声音消失了,但晚上放学时,我又再次听到了。“食物”“我需要食物”“我们需要食物”。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它一直在窃窃私语。我试过不再喂它,但是那样声音会变得越来越大。每当我鼓起勇气打开壁橱门时,里面什么都没有,声音也戛然而止,但一旦我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声音又会卷土重来。这些年来,我的爸爸还是在不间断地辱骂和虐待我和妈妈,我眼睁睁地看着妈妈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有一天,我终于想到了什么。我去了爸爸的工作间,从那儿拿了一把锤子。我去到他的房间弄醒他,问他要不要下楼。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对我大喊大叫,然后下楼来准备痛揍我一顿。我把他引到了我的房间,正对着那个壁橱。我用锤子直接砸向了他的头,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然后我就直接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他什么都没留下。爸爸完全消失了。从那以后,我的人生也渐渐变好了。我再也没有听到过壁橱的那个声音,妈妈找到了新工作,我们也只接受过几次关于爸爸失踪的采访。几年之后,我们搬进了新公寓,我也找到了男朋友。男朋友就是我理想中那种善良又体贴的类型,我为我们的美好未来而兴奋激动。他想和我同居,我接受了。刚开始的几周充满快乐,男朋友又体贴又周到。然而,事情急转直下,他变得越来越容易发怒,我们也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争吵,最后演变成了他对我的家暴。我身上到处都有瘀伤,但他给我买衣服,把这些地方掩盖得很好。然而,就在几天前我再次听到了,壁橱里那个熟悉的声音。“食物”“我需要食物”“我们需要食物”。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