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20 , 18:26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妻子正要吃掉我

起初这一切只是玩笑,千真万确。当凯伦和我刚开始约会时,她就会咬我的嘴唇,啃我的耳朵,或是假装成吸血鬼,把牙齿抵在我的脖子上,我们是如此的天真。我们的行为曾和普通的情侣一样,但最终却偏离得太远。有些时候她实在咬得太厉害了,我只得又好笑又好气地让她停下。最严重的那次,在我俩鬼混的时候,她居然把我胸口咬到出血,我气急败坏对着她大喊:“你到底在搞什么?!”

她并没有太多反省的意思。

那次我们冷战了一个星期,最终我选择妥协,挽回了她的芳心,但事情并没有好转……凯特变得愈发奇怪了……每当我俩开玩笑的时候,她就会抓住我的手臂,假装啃它,她的嘴巴咬向空气,然后把我的手臂当作玉米棒一样上下旋转。她还会在我切菜时发表一些骇人的言论,“别切断你的手指啊!到时候不小心和胡萝卜一起被扔到锅里!”说完她会哈哈大笑。

更多时候,她仅仅是安静地看着我,眼神充满渴望。她的焦点并不在我脸上,我不止一次发现她盯着我的双足和头颅发呆。但当我提起这些事的时候,她从不承认,还觉得我很好笑。我也试过和她严肃沟通过,她只会很恼怒,同时认为我欠缺必要的幽默感。没有办法,我终究只能接受这一切,任由这些不安填满日常。

我还是娶了这个女孩,她很古怪,能在我完全不理解的事情中找到乐趣,但我爱她,而她也接受了我。

哦,我现在应该要提一下了,成年后我就一直坐在轮椅上。十六岁那年,我和父亲正准备修下栅栏,当时我正在地下室的楼梯上来来回回地运送着木头和材料。某次不幸的途中,我在顶楼一脚踩空,沿着楼梯向后翻滚着摔下来,我的背受伤很严重,最终下半身永远失去了知觉。

不用说,我的人生彻底被改变了。上大学之后,我认识了凯伦,很快我意识到她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她把我真正当作一个正常人来看待,我被她迷住了。

即使她的性格似乎有所改变,笑话变得陌生,行为也很奇怪,我仍然明白她是我的一生所爱,所以我们结婚了。

但事情变得更糟了。

我们的婚姻只剩下了残骸。我们经常打架,主题永远是账单和关系问题,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当我指出她的那些奇怪行为和假装吃我的奇怪幽默感时。她质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她,为什么不能接受她的这些缺点,我们无法沟通,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终,凯伦辞去了工作,她告诉我她需要时间在家里专注于自己。

因此,当我在呼叫中心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有时一天十四小时时,她正在厨房的家中,煮出数量惊人的饭菜。一锅又一锅的炖牛肉和土豆、大块牛排、蛋糕和甜点,以及各种意大利面食。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她总是看着我,研究我,确保饭菜符合我的喜好。我体重增加了很多,大多数时候我都坐在轮椅上,再没有任何体力去任何地方。

情绪低落,超重,体力不支,我不得不离开了工作岗位。凯伦永远在厨房里,我则一直在我的椅子上,看电视或玩电子游戏,度过失业时光。我们的资金少得可怜,凯伦却似乎总是购买东西。我吃了无数令人厌恶的碳水化合物和糖,体重超过三百五十磅。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凯伦继续着她的游戏,她会戳我的胃,谈论她可以用多少脂肪来润滑锅。她会对我的手臂做出令人讨厌的评论,以及我的皮肤应该如何被切下并扔进油炸锅。这一切持续了两年。

星期六的深夜,我坐在客厅里。我几乎不能移动我的手臂了,动动手指已经让我精疲力尽。我能听到她的歌声,我希望她停下来,希望她闭嘴,哪怕五秒钟。炉子上有一个大锅,我可以听到水沸腾,她正在砍胡萝卜并将它们扔进去。她一直微笑着回望着我,微笑和唱歌。听起来像是Fall Out Boy——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但歌词不同。她没有跑调,但歌词听起来更像——“把他吃掉,把他吃掉。”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