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10 , 15:00

找到了一只千年前美洲萨满的随身包袱

在玻利维亚找到了一个古代萨满随身携带的小包,里面有多种致幻植物的痕迹,还有一套令人印象深刻的工具。1000年前生活在南美洲的原住民巫师拥有相当的植物药剂知识。

袋子本身用三只狐狸鼻子缝合在一起,里面装了两片用来研磨植物鼻烟的木头,两把骨制刮刀,一个编织头带和一根缠绕了两条人类发辫的管子——用于吸食致幻植物的粉剂。

“我们已经知道精神类草药在安第斯山脉中南部社会的宗教活动中很重要,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当时用到了这么多不同的化合物,并可能组合在一起使用。”宾州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Jose Capriles说,“这是南美洲的历次考古活动中,发现最多精神活性物质的一次。”

纵观历史,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曾经借助致幻植物来改变感知,它们通常被用在宗教或仪式中。找出这些植物,以及它们被使用的方式,可以揭示古代人类对植物的了解程度,以及哪些植物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

2008年和2010年的考古活动中,考古学家并没有去专门寻找古代精神药物的痕迹,而是在玻利维亚的索拉河谷干石庇护所内寻找人类居住过的证据。

在那里一处名为Cueva del Chileno的洞穴中,他们发现了皮革束。经过射性碳年代测定,皮革的历史约有1000年。

研究小组刮擦了狐狸袋内部的少量材料,并动用了液相色谱和串联质谱分析——识别微量物质的技术。结果表明,袋子可能装过4到5种不同的植物,但绝对至少有3种。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确定了丁氟脲、二甲基色胺、嘌呤和可卡因的化学痕迹,包括其降解产物苯甲酰爱康宁,这表明萨满祭祀的用具中至少有3种含有这些化合物的植物。”

其中骆驼蓬碱 和二甲基色胺,是死藤水的两种主要成分。死藤水,在南美洲印加人盖邱亚族语中,Ayahuasca意思是“死亡之藤”或“灵魂之藤”,俗称死藤。

目前尚不清楚死藤水的使用范围,或者使用历史——可能是数千年,或仅仅是几个世纪——因此新发现增加了一个重要的数据点。

当然,不可能从样本中还原古代植物药剂的制备过程,但它确实表明,索拉河谷的居民在1000年前就知道此类植物的特性。

除了植物学的知识外,我们还了解到这些人为获得致幻药物所付出的巨大努力——显示了与'精神世界'联系的重要性。

“我们发现的植物都不是来自安第斯山脉这一地区当地的植物,这表明存在精心设计的交易网络,或者有人跋涉到不同地区去采集植物。”奥塔哥大学的考古学家Melanie Miller表示,“这一发现提醒我们,过去人们对这些强大的植物及其潜在用途拥有广泛的了解,并且会去主动寻求它们。”

该研究已发表在PNAS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