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5.08 , 17:20

权游的“终极便当王”——夜王(下)

书接上回

他想要“复仇”并且“抹除记忆”

随着夜王穿越冰天雪地的北境并壮大着自己的势力,让人不解的是他除了破坏、死亡还有率领死亡军团越过绝境长城入侵维斯特洛大陆之外的目的还有什么。尽管无法理解,Furdik还是给出了一些关于他角色动机的见解;贯穿整剧都散布着夜王是谁以及他为什么这么干的线索。

在众多采访里,Furdik说过他觉得夜王首先要复仇——多年的冲突和错误,这位先民被强迫变成了夜王,要用余生去报复那些辜负了他的人。本剧还给出了一个他的动机的重点线索:在第八季第二集“七王国的骑士”里,布兰·史塔克说夜王会来杀他,正如他对前几任三眼乌鸦做的那样,因为夜王的终极目标是“无尽之夜”并且抹除所有的记忆,也就是说他首先要除掉布兰这个活着的世界历史纪录片。

夜王布兰?

《权游》粉丝长久以来存在的理论之一就是,自从布兰成为了无所不知的三眼乌鸦以后,布兰·史塔克事实上就成为了夜王本身的一部分——尽管是以一种非常复杂的方式。在前任乌鸦训练布兰的整个过程里,他发现自己能够回到过去看到之前发生的事,而在有一次造访死亡军团的时候,他的胳膊上留下了夜王的印记——这一反转不禁让一些观众想寻找一下更深层的意义。

围绕该话题中最受欢迎的一条理论就是布兰能够穿越到过去组织森林之子创造夜王——但这么做他就会以某种方式被困在夜王之中。非常有趣的理论,但现在夜王在手刃布兰时碎了一地,我们就知道这条太离谱了。

夜之贵族

为了想弄清夜王的真正起源,不计其数的粉丝都在想是否他也出身于像兰尼斯特、波顿或者提利尔这样的名门望族。至于古老的家族,塔格利安家族绝对是现存最古老的,许多观众认为夜王可能是塔格利安的皇族血脉,因为他又能骑龙,又喜欢用螺旋的形状屠杀来向人类警示夜王将至。但是由于时间线真的不允许,所以他和龙家的联系很轻易的就被打破了;这一理论虽有趣也已经被讨论了一些时候了。

更加吸引人而且更可信的理论是夜王是史塔克家的,尤其是当粉丝确信了夜王曾是先民之一,而狼家又是先民的直系后裔。有可能漂洋过海来的先民中有史塔克家的祖先,而其中一人成为了夜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总是专门盯着史塔克一家——他们是他的亲人,但是最终却背叛了他。

导演也没给Furdik太多的线索

David Benioff,D.B.Weiss以及他们核心导演的阴谋小组织肯定为《权游》的每句台词和故事走向费尽心机,而至于夜王的故事走向,他们显然早已事先计划好了。事实上,最终让二丫而不是雪诺或者其他更加明显的候选人来击杀夜王是制片人们已经密谋数年的事儿。就夜王的故事走向而言,他们已经深思熟虑了很长时间。

你或许会想,制片人向这个角色灌注了所有想法和情节,他们或许会告知饰演夜王的演员一些关于他动机或目标的内幕,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好莱坞报》的一次采访中,Furdik说导演和制片没给他什么线索,并指出自从他感觉到他们对这名角色了若指掌之后,他也不需要知道相同的信息了。无论关于这个方式你是怎么想的,它都没有影响到故事的讲述——或者是Furdik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演。

You're Fired!

长期以来,火焰一直是击杀异鬼创造出来的尸鬼军团的最为重要的武器之一——尸体烧成灰以后再想复活也没戏了不是,这也是为什么守夜人军团的葬礼总是火葬。幸运的是,龙母和她的部队拥有可以击败尸鬼和异鬼的关键资源:龙,它们可以翱翔在异鬼大军之上,喷吐龙火——比普通的火更具破坏性。

夜王显然对这些野兽也有着好感,因为在第七季的时候,他击落了一条龙,并将其转化为了能够喷吐蓝焰的冰龙,但在描绘临冬城之战的“长夜漫漫”这一集中能够看出,活龙对夜王来说也不是什么有效武器。龙母看到夜王落了单,说出“Dracarys”用龙炎将夜王吞噬,结果却看到夜王站在那里冷笑,毫发无伤。显然需要远比龙火破坏力更为强大的武器才能将其拿下——幸运的是,这也是临冬城之战的一部分。

夜王驾崩

随着夜王和他的军团向临冬城逼近,观众和剧中角色都在琢磨他们如何才能战胜这样一支在夜晚会不断壮大的军队,战况似乎相当无望。战斗是无情的,北境的众人奋力抵抗着潮水般的尸鬼大军,而且随着夜王朝着神木林中的布兰进发,观众们开始感觉大战即将结束,尸鬼军团要拿到最终胜利了。就算北境的勇士们清楚,干掉夜王就能干掉整个不死大军,但是成功的几率太渺茫了。

谢天谢地,还有一个无所畏惧的灵魂潜伏游荡,大多数观众在这集看了一半以后就已经忘了她的存在,那就是装备着大跳技能和瓦雷利亚钢匕首的二丫。当她扑向夜王,结果被夜王扼住了喉咙,似乎到这里她鲁莽的计划已经落空了,结果她用一个漂亮干脆的换手刺杀了夜王。多亏了多年的刺客训练以及出乎意料的攻击,二丫才能够用唯一一把能杀死夜王的武器终结了他悲催的一生。

最后一个漫漫长夜

即使Furdik是一名专业的特技演员,但也不意为着他能受得了拍摄“长夜漫漫”时的日程,本集在贝尔法斯特拍摄了55天,许多剧组的成员和演员都直言“真遭罪”。在接受《好莱坞报》的采访时,Furdik回顾后表示拍摄这一集是“他这辈子干过最累的活”,因为他既要扮演夜王还要当其他演员的武替。

其中最辛苦的一幕是二丫刺杀夜王的终幕,Furdik形容这是“激动的一个黑夜白天”。他和Maisie Williams是好朋友,已经一起合作了很多年,但是这场戏中Maisie的威亚加上Furdik需要掐住她还不能伤到她,使得这一幕对所有参与的人来说都尤为困难。在Variety的采访中,Furdik还指出Maisie和“美人”布蕾妮的交手中也有他的功劳,因此这二位有着深厚的交手史——显然,默契成就了这完美的一幕。

(全文完)

本文译自 Looper,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