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31 , 12:00

高昂的住房成本正在损害美国人的健康

美国各地最新的健康调查数据指出,高昂的住房成本正在损害美国人的健康——而且一些社区受到的影响要大于其他社区。

威斯康星大学人口健康研究所和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的年度合作报告《2019年县级社区健康排名》显示,11%的美国家庭承受着住房成本的沉重负担。

这意味着超过80万户家庭将至少一半的收入用于住房。

在住房成本负担高的社区,居民对健康的重视度较低,不太可能购买足够的优质营养食品,儿童贫困率较高。

负担最重的家庭

虽然许多社区面临高昂的住房成本,但这些负担并非普遍。

租房者比房主更有可能将超过一半的薪水用于住房。获得房屋所有权的成本在过去几年中有所改善,但租房者的住房成本却没有降低。

还存在种族差异。超过十分之一的白人家庭将超过一半的收入用于住房,他们的收入中位数为56000美元。

但在以黑人为主的家庭中,收入中位数为33000美元,却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家庭需要负担高昂的住房开支。

报告的另一个重要发现是,相对封闭的以黑人为主要住户的社区,其中居民背起房屋重负的可能性是白人家庭的两倍。

为什么?一个原因是黑人社区存在一个被称为债务红线的现象,特别是在20世纪30年代和1965年之间。

银行和其他贷方将黑人社区排除在优惠贷款之外,并对抵押贷款征收更高的利率,从而导致更高的住房成本——即使他们的房屋价值低于白人社区的同类房屋。

纵然今天情况已经改观,但隐蔽的损害性和歧视性政策仍然存在——例如银行将黑人房主视作次级抵押贷款的目标。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后果变得清晰起来,当时黑人房主陷入到更糟糕的境地之中。

在经济衰退期间和之后,这些做法导致更高的抵押品赎回权率丧失和房屋价值的下降,限制了黑人社区通过房屋所有权累积财富的机会。

对健康的影响

住房与健康之间存在着强大的关联。

当人们为住房支付过多费用时,他们就必须做出选择:购买食品、药品和其他维持其健康的服务,还是支付房租或房贷。

2015年,住房成本负担较高的家庭在医疗保健,食品和交通运输方面的支出减少了53%。

为了买得起住房,一些家庭节衣缩食,购买能量不足或营养价值不足的食品,他们身在铅油中毒和哮喘等健康高风险之下。

研究表明,封闭社区更容易受到健康威胁。例如,3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与白人居民相比,黑人和西班牙裔人的聚集地的空气污染率高出56%和63%,尽管白人居民才是污染的主要制造者。

隔离社区也不太可能拥有促进健康和帮助预防肥胖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资源。

即使没有过重住房负担的黑人家庭,他们仍然有可能需要离开自己的社区来获取新鲜营养的食物、优质的医疗服务和锻炼场所。生活在封闭社区的黑人居民更有可能过早死亡。

由马里兰大学教授Caryn Bell主持撰写的论文表明,黑人人口占9%或更多的县更有可能拥有负健康资源,例如快餐店,并且不太可能拥有正健康资源,如食品杂货店。

研究表明,后者很重要,因为健康促进资源(如杂货店)与降低肥胖率之间的存在正向关系。

日益严重的问题

随着住房成本的上涨,收入的步伐却没有跟上。此外,有需要的人却无法获得经济适用房。

国家低收入住房联盟在3月份报告说,每100个极低收入的租房家庭中只有37套经济适用房。

对于极低收入的租房者来说,没有哪个州拥有足够的房屋,这些家庭是住房负担最为沉重者。

收入停滞不前,而住房成本,特别是房租继续上涨。两种力量共同限制了人们的发展机会,更多的美国居民面临着承受高昂住房成本和失去健康的风险,尤其是低收入和黑人人群。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