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28 , 14:00

苹果培育之路

作者:Amal Ahmed

种苹果就好比耍钱,每一粒种子说不定都是你的王牌。苹果的遗传是如此多样化,以至于来自同一株的种子都会发芽成完全不同的变种。

苹果(双名法:Malus Domestica)
如果丝绸之路上的旅行者收拾了他们的垃圾,我们就不会有今天的苹果了。哈萨克斯坦的水果因此来到中国和欧洲的各个地方,在这里,不同的苹果植株与亚洲的软质品种及和野生小苹果品种交叉授粉,农民种植了一些欧洲品种的后代,创造了一个新物种 - 所有现代苹果的祖先。

蛇果(Red Delicious)
1970年代爱荷华州果园的随机幼苗开始长成清脆的红色蛇果。半个世纪之后,偶然的基因突变导致了其更深的深红色外皮。果农开始选择外皮的颜色和延长保质期的外皮厚度,这两种苹果都销售了更多 - 但是都是为了做成粉状水果。

澳洲青苹(Granny Smith)
根据传说,应该是有这么一位史密斯婆婆。在19世纪,澳大利亚农民在她家外面的一条小溪里扔了一些法国小野苹果,其中一个发芽长成一棵长出绿色苹果的树。遗传分析也显示了其中含有一些M. domestica种的基因,所以婆婆可能没有扔出真正的小野苹果,但这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陆奥苹果(Crispin/née Mutsu)
当美国人民品尝蛇果的时候,太平洋彼岸的日本果农杂交了经典的美国品种,生产出更甜、更多汁、更坚硬的苹果。印度(Indo)苹果和金冠苹果(黄元帅。Golden Delicious)两种杂交后培育出Crispin(或日语称陆奥-Mutsu)。富士(Fuji)品种是Thomas Jefferson自己的国光(Ralls Janet)苹果的衍生品种,也是一种进口产品。

蜜脆(Honeycrisp)
在明尼苏达大学培育并获得专利的一种,含糖,汁水丰富的蜜脆在90年代首次亮相,当时蛇果的销售放缓。业内人士培育了他们自己的品种之一,MN1627(从未向公众发布),并选择了两倍大的细胞 - 给予果肉紧致的口感。

宇宙脆(Cosmic Crisp)
消费者将在2019年首次品尝这种名头甚大的苹果,两年前华盛顿州种了1160万棵这种苹果树。它的名字来自红色外皮上的黄色星状斑点。育种者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来创造它的甜味和酸味以及健康的果肉。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HW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