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24 , 10:00

来自已故患者的辐射

一位患有胰腺癌的69岁患者因异常的低血压前往医院,不幸的是,两天后他便与世长辞,遗体进行了火化。而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为了治疗,他曾在另外一家医院注射了放射性化合物,在火化时,他体内仍存在着超出安全剂量的镥177元素(lu177 lutetium)。

这一令人不安的案例表明,美国每年平均1860万例的涉及放射性药物的治疗都可能带来附加风险。虽然有针对放射性药物如何用于患者的相关规定,但是当患者去世后,就没有明确的规定了,这也是由于各州间法律的不同。梅奥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解释说:“放射性药物是一种独特的、常被忽视的安全问题。火化使用过放射性药物的患者会使药物挥发,会被火化工作人员吸入或释放到临近的区域,会比患者还活着时的影响更大。”在这名患者的案例中,如果主治医生和放射安全部门得知患者死亡,就该与火葬场取得联系。

在患者火化近一个月后,工作人员使用专门用于测量放射性的盖革计数器对火化室及相关设备的辐射水平进行测量,包括火化炉、真空过滤器及骨头碾碎机。他们发现辐射量仍然很高,而辐射产生的“罪魁祸首”就是镥177(lu177 lutetium),也就是被火化的患者生前治疗用的放射性化合物。“这虽然不至于像切尔诺贝利或者福岛那样,但其放射性远高于预期,”辐射安全官Kevin Nelson谈到。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将被火化的患者的放射性药物的剂量与火化场检测到的辐射水平关联起来,但也只有这能解释为什么火葬场会出现镥177。这也是火葬场第一次对放射性污染的记录。但这还不是这次事件中最令人关注的部分。当研究人员对火葬场工作人员的尿液进行辐射检查时,他们找不到任何镥177的痕迹,但是,他们找到另一些物质,一种放射性同位素:锝Tc 99m。但是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并没有接触过任何核医学操作。因此,研究人员表示,火葬场工作人员可能是接触到了挥发的及骨灰中的锝99c。如果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这个问题就更大了。

尽管如此,这些辐射量很低,因此即使这种情况在火葬行业中广泛存在,但它可能并不像听上去那么危险。西奈山医院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癌症研究员Paolo Boffetta谈到:“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会导致癌症或其它辐射引发的疾病的问题。不过话虽如此,这怎么说也是一个接触辐射的‘机会’,如果有人每周或隔几天就暴露于辐射中,那这还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研究人员表示,鉴于一半以上的美国人在去世后会被火化,对接受过放射性药物治疗的个人的死后管理是美国卫生系统需要加强的领域。包括在火化前对已故患者的放射性进行更好的评估,并且要规范通知火葬场他们的“客户”的情况的方式。毕竟没人知道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

相关发现发表在JAMA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行走的五花肉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