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20 , 16:00

农业的兴起实际上改变了人类的语言能力

人类的语言,是有别人我们和动物之间的特质之一。

语言让我们沟通族群,更好的寻找适宜的居住地,让人类逐渐征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并在我们的人类文明中逐渐发展出了写作、数学、哲学等文明的硕果。

但近年来人们在许多动物之间的交流系统中也发现了许多语言的基本特征。某些动物甚至可以通过特定的组合方式来明确某些意义较为复杂的事物。这些线索让我们明白,语言能力也是生物学的一部分。通过综合借鉴古人类学、言语生物力学、人种学和语言学历史发展,我们逐渐明确了人类祖先为了适应新的饮食方式而进化出来的颌骨和牙齿,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类的语言能力。

此前很少有哪一个个人或团体将语言与生物学课程结合在一起。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将语言学划分为人文社科或艺术类课程的一部分。而作为我们进化发展道路上的一种成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研究语言是非常有价值的。

研究表明唇齿音的声音,例如“f”和“v”,是人们通过将下嘴唇上抬到上排牙齿的高度发出来的——这一发音普遍出现在10000-4000年前,人类社会逐渐发展为农业社会的阶段。

今天唇齿音广泛出现在世界上近一半的语言种类中,比较独特的是,在印欧语系中,唇齿音的出现主要开始于青铜时代。而当时是因为什么才使得这种“新型”的发音演变而来呢?

从生物学角度分析来看,所有的灵长类动物口腔都是上下牙齿前后差位配置的——简单来说就是牙齿通过类似剪刀的两片刃错位剪切来咬合(剪式咬合)——同时包括了乳牙和恒牙。

旧石器时代人类与现代人类牙齿排布对比——点击查看图片。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左侧旧石器时代的古人牙齿上下对齐,咬合时上下牙处于边缘对齐咬合状态,而现代人普遍都是上排牙比下排牙靠前,使得能够在咬合时更加的彻底,形成剪切力较大的咬合。

而在古代较为坚硬的食物会迫使年轻个体的剪式咬合逐渐在成年后发展成边缘对齐的咬合方式。而随着农业的发展,质地较为柔软的食物普遍代替了先前较为坚硬的食物,人类牙齿咬合的变化为唇齿音融入口语发音铺平了道路。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利维坦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