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17 , 15:00

一个内向者的自述:如何拒绝邀请而不感到内疚

当时我正在土耳其度假,黄昏时分参观罗马圆形剧场,夕阳西下,橄榄树后蝉鸣袅袅,我和朋友们决定去拍照。就是那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内向的人。

“给,”我把手机塞给一个朋友。“请那边那个人给我们照张相好吗?”

他笑了,“你不会和陌生人说话,对吧?”

我抗议,但很无力。当我想到这件事,我知道这是真的:我讨厌和不认识的人交谈。我宁愿跌跌撞撞地迷路好几个小时也不愿问路。如果我在办公室休息区里看到一个同事,我会转身等他们离开。我通常会在下班后喝酒,社交活动就像一种折磨。大多数社交活动通常都是痛苦的,除了唯一的那一群老朋友。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想要离开聚会而担心冒犯别人更痛苦的了。多年来,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参加大大小小的社交聚会,我会感到如此疲惫,以至于会像所有善意的内向者在社交聚会上做的那样:喝个烂醉。

当我喝酒的时候,我变得鲁莽、粗野、大喊大叫,想以此抵消我对集体社交的憎恨。很多内向的人都擅长隐藏他们的不适,我就是其中之一。很少有人知道社交互动让我感到非常崩溃。我是一个披着外向外套的内向者。每当从派对上回来,我从表演中解脱出来,甩掉外向的套装,瘫倒在床上。现在,这个义务已经结束了。

当我25岁左右成为一名记者时,我发现我的内向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或许是因为这份工作的社交性质。每天,我都要和陌生人交谈,经常问他们一些非常私人和深入的问题——对于一个内向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神奇的职业选择,但我对别人的生活非常感兴趣,我希望这能帮助我克服社交恐惧。在我工作的过程中,我在非必要的社交活动上的精力已经耗尽,已无力应对个人生活。

但那天在土耳其,随着我朋友的评论,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开始接受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我开始对一些事情说“不”。不要参加免费酒会、保龄球会或大学聚会。但我并没有完全停止社交活动:我只是把自己限制在较小的圈子中,我不会感到那么焦虑。

现在,当我开始在聚会中感到不自在,我就找借口离开了。没有人会注意到你是否提前离开,因为你从来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趣。我的脑子转个不停,想着以前所有的夜晚,我把自己的情绪调到最高档,就像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进入超光速,闲聊、大笑、喝酒,而实际上我感觉很糟糕,想要回家。我为什么不直接离开呢?没有人会在意。

内向的人经常受到不公平的诽谤,要么被诬陷为麻烦缠身的孤独者,要么被诬陷为装腔作势的势利小人。但是,根据我的经验,真正的朋友更能接受礼貌的“不”。(一个好朋友总是邀请我去派对,但现在邀请邮件下面多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不会来,我觉得没关系,但我还是想邀请你。”)

我很自豪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所以请不要让我和陌生人说话,或者参加聚会。如果你是真正的朋友,你会明白为什么的。

本文译自 The Guardian,由译者 Mor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