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09 , 10:00

医学突破!第二例HIV患者病情进入长期缓释

在HIV被发现并传播至今的漫长历史中,只有一例携带最常见病毒株型HIV-1的患者(柏林病人)被证实可以进入缓释——可以停止用药、功能性治愈。

直到现在,在数不清的实验室、研究者投入和花费总额超过5万亿美元之后,我们终于证实了一件事,柏林病人的结果可以被复制

即将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表示,只经过两次尝试之后,一名被HIV-1型病毒株感染的HIV患者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后,病情得到了持续性的缓解。这是12年来除开著名的“柏林病人”外,第一个在不接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治疗下保持HIV-1长期缓释的病人。这名病人是一个匿名的英国男性病人。

伦敦大学学院的病毒学家Ravindra Gupta表示,通过成功复制第二名患者获得长期缓释,他们已经可以证明柏林患者并不是异常的个例,而是确切存在的治疗方法消除了这两个人体内的艾滋病毒。

“柏林病人”实际上是一个美国人,名叫蒂莫西·雷·布朗。在美国旅居时被查出携带有HIV病毒,并在2007年的时候接受了一种非常少见的骨髓移植手术包括造血干细胞来治疗白血病。

出乎病人和医生意料的是,在接受了来自一位有CCR5基因的HIV-1病毒携带者捐赠的干细胞治疗之后,布朗的HIV病情得到了缓解,并在此后一直保持在长期缓释状态。当时的媒体和新闻上都将布朗成为第一个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尽管缓释和治愈并不是一回事,但能缓释已经是对患者来说极大的安慰和奖赏了。

在这例新的“伦敦病人”案例中,这位患者也是接受来来自具有CCR5基因捐赠者捐赠的干细胞治疗术后得到了缓释。这一次手术是为了治疗霍奇金淋巴瘤,术后16个月,病人开始停止使用ARV,并已保持在艾滋病缓释状态长达18个月。

尽管如上的文字看起来都非常的振奋人心,但是科学家们表示现在谈完全治愈HIV还为时尚早。但“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的出现依然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预兆,这可以让许多研究者们更好的研究如何控制HIV病毒。

在“柏林病人”出现十年后,又一可复制的案例契合了科学的“客观可复制性”,向我们证明来自CCR5基因供体的骨髓移植手术可以消除病毒残留并防止病毒复苏。

医生们仍将继续监测“伦敦病人”的病情,并指出,这一治疗方法不一定不适合所有的病人,更别说涉及到特定CCR5基因突变的捐赠者有多么的稀少。尽管如此,这一成功病例的治愈,仍然给了全世界约3700万HIV携带者以希望。

《Nature》杂志论文原文链接如下:
HIV-1 remission following CCR5Δ32/Δ32 haematopoietic 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利维坦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oubin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