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04 , 12:00

为什么想要与众不同的人都没什么不同?

这种现象叫做「嬉皮士效应」(hipster effect)。尽管所谓的嬉皮士都在努力地反趋势,但我们却都能认出他们所属的趋势类型。在他们试图反抗墨守成规的过程中,大多数嬉皮士最终都陷入了另一套相反的成规。到最后,他们只是在从众地反对从众,使得反主流文化成为了一种主流文化。

当然,人们可以轻易取笑这些嬉皮士。但是「嬉皮士效应」所引发的奇怪现象,也确实引发了一些相当有趣的社会学问题。从根本上来说作为社会生物的人类,真的能够避免从众吗?我们对于团队协作和团体组织的内在需求是否使得我们天生就是墨守成规者?

虽然我们喜欢将自己视为个体,但是科学家们可以用惊人的机械学术语来研究甚至量化人类群体的行为。只要我们处在某一个群体中(比如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群体),你的行为就会受到某些力量的影响。

关于这一领域的权威之一是马萨诸塞州布兰迪斯大学的数学家Jonathan Touboul,他最近的一项研究就特别关注「嬉皮士效应」。而他的结论是:嬉皮士与我们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据Phys.org报道,即使他们尝试反抗主流,他们也会经历一种成员之间相互同步化的相变,并且这一点可以用相当简单的数学模型来体现。

事实上,你可以说嬉皮士与循规者实际上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针对这项研究,Touboul创建了一个计算机模型,并模拟出了当一些人追随大众、而其他人反对大众时彼此之间会如何互动。他随后发现,尽管嬉皮士们最初都在随机地反主流,但他们最终总是会屈从于同步状态。这似乎是一种数学上的必然性。

导致该结果的原因部分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嬉皮士只是在一组有限的参数中随机行动,即选择与大多数人所选择的参数集相反的参数集。

此外,Touboul还对模型进行了延迟处理,使得所有人都有时间来感知社会主流变化并做出相应的反应。这种延迟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并非所有人都会受到同等程度的影响。

例如,模型中的某些人也许比其他人具有更强的「社会联系」。也许其中一些人只会追随时尚博客,而其他人则完全依赖于口口相传。

模型中所增加的复杂性似乎令嬉皮士们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迷惑,尽管他们总是试图反大众,但他们每个人自己所以为的大众趋势却不尽相同。

即使当嬉皮士们被赋予非二元的复杂选择时,他们最终也会陷入同步化效应。这意味着即使模型再复杂化,嬉皮士们也无法摆脱群体从众性。尽管目前还并不完全清楚为什么同步化不可避免,但这一事实似乎已经确立,至少在这个模型中是如此。

社会就像一个黑洞。你可以尝试逃避,但你被吸入的速度总是快于你逃逸的速度。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HTT110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归时复 · cmp0xff
赞一个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