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25 , 21:34

冷战时期的美军“海洋实验室”计划以悲剧结尾

20世纪60年代,NASA的第一位宇航员在遥远的地球之外测试了人类忍耐力的极限。与此同时,无畏的潜水员组成的队伍也在地球上同样难以生存的环境里探索了相似的界线,那就是阴暗、寒冷和高压的海洋深处。

这个折磨人的计划的代号是“海洋实验室(Sealab)”,是在冷战期间由美国海军发起的。被称为“水肺潜水员(aquanauts)”的参与者被训练一次要在水下加压的环境里生存数天,所处的深度能够制造出巨大的生理挑战。海洋实验室的环境会通过3个阶段逐步进入一个越来越深的深度。但是随着1969年一名潜水员丧命,官方认为这个计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于是终结了该计划。

这个早已被遗忘的潜水员的故事在2月12日晚上9点在PBS播放的新纪录片《海洋实验室》中浮出水面。

从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太空竞争逐渐升温。但是他们也关注着彼此为潜水艇战争做准备的深海技术上的开发。纪录片《海洋实验室》的导演和制作人Stephen Ives告诉Live Science说,为此,美国海军建立了一项计划来测试人类能进入海洋的最大深度。

“讽刺的是,虽然海洋远比平流层更加触手可及,但是海洋的秘密却比太空要更加多,”Ives说道。

深海会对人类身体上施加重压,挤压着人类肺部和其他组织中的氧气。潜水者潜入的水域越深,身体安全的回到正常表面气压所需的时间就越久。从深水里上浮的过快会向身体组织中释放氮气泡,这会引发减压病,潜水者的身体会出现疼痛难忍的痉挛与瘫痪,这会是致命的。

越来越深

该计划的第一个水下实验室是1964年的1号海洋实验室,美国海军引入了一个名为饱和潜水法(saturation diving)的新技术。根据美国海军研究局(ONR)在1965年6月发表的一篇报告,潜水员会在一个特殊环境里生活,该环境会使他们的血管充满和周围水域压力相同的氦气和其他的气体,这能够让潜水员在深海中待更久,还不会有减压病的风险。

ONR报告说,4名潜水员在百慕大附近海面下59米处的一个海底实验室中生活工作了11天,他们呼吸的是由氦气、氧气和氮气组成的混合气体。

1965年的时候,2号海洋实验室被安置在了加州拉荷亚附近62米深的海底。1965年9月26日,圆满成功的30天任务为潜水员Scott Carpenter赢得了一个来自总统约Lyndon B.Johnson的祝贺电话。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的记录,和总统通电话的时候Carpenter还处于实验的减压过程中,由于身处氦气丰富的环境,他的声音异常的尖。

在电话的录音中,总统Johnson显然对Carpenter的卡通声音十分淡定,热情的表示了感谢并且对他说:“我想让你知道,美国为你自豪。”

一份持久的遗产

但是在1969年2月份,该计划遭遇了悲剧。在3号海洋实验室被放置在加州圣克莱门特沿海183米深的海底后出现了氦气泄漏。当潜水员潜到水下去维修这处泄漏时,潜水员Berry Cannon因二氧化碳窒息身亡。根据美国海军海下博物馆,Cannon的死为“海洋实验室”计划以及所有的美国海军饱和潜水试验画上了句号。

Ives说,虽然“海洋实验室”计划在将近50年前结束,但是它对海洋研究和深海探索产生的影响是持长远的。目前全世界唯一一个配备齐全的水下实验室“水瓶座实验室”主要是归功于这一计划,该实验室的前任所有者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现在由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所有和管理。

NOAA表示,“水瓶座实验室”位于佛罗里达群岛国家海洋保护区中Key Largo附近18米深处的海底,执行任务的研究人员通常可以在水下生活工作10天之久。

Ives表示,但是“海洋实验室”计划遗产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是它点燃了一个长久的科学承诺去研究地球上海洋的最深处,并且研究它们是如何影响全球的气候和生态系统的。

“海洋对于我们这个世界有多重要,它让我们有了新的见解。海洋是地球上生命赖以生存的系统,”Ives说,“我认为‘海洋实验室’计划帮助我们了解到这一点。”

本文译自 Live 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