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16 , 11:00

好莱坞大咖联名怒怼今年奥斯卡颁奖礼

随着今年奥斯卡颁奖礼的临近,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幺蛾子频出电影学院已经根本拎不清自己在干什么了。现在,好莱坞一群传奇的电影大咖们也忍无可忍了。

本周早些时候,负责评选颁发奥斯卡奖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宣布,为了把颁奖礼的时长控制在3小时以内,学院将把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真人短片和最佳服装与发型设计这四个奖项放在广告时段颁发。而获奖者的发言也会在经过剪辑之后,于2月24日播出。

这个决定让所有人都不爽了,尤其是那些受到影响的电影人。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立即发布声明表达了不满。去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吉尔莫·德尔·托罗(《水形物语》)和今年的获奖大热门阿方索·卡隆(《罗马》)都批评了学院的这一决定。而曾经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罗素·克劳(《角斗士》)则更加直言不讳:“这举动简直TMD蠢到让人无语。”

昨天(2月13日),包括马丁·斯科塞斯(《无间风云》)、斯派克·李(《黑色党徒》)、昆汀·塔伦蒂诺(《被解救的姜戈》)、迪·里斯(《泥土之界》的编剧)、斯派克·琼斯(《她》的编剧)以及李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内的数十位著名电影导演联名撰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谴责学院的新决定是对相关职业的“侮辱”:

致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和第91届奥斯卡颁奖礼制作人的公开信:

2019年2月11日,周一,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主席约翰·贝利(John Bailey)宣布,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最佳摄影的颁发环节将与最佳剪辑、最佳真人短片和最佳服装与发型设计一起,不对公众进行直播,而只在电视广告播放期间颁发。这个决定是为了把颁奖礼的时长从四个小时缩减为三个小时。同行们的抗议和业界领袖们对学院决定的反对声明已经清楚地表明,学院现在悬崖勒马还为时未晚。

成立于1927年的学院旨在表彰和秉承电影艺术的卓越品质,激励创造并帮助通过电影这一语言让世界互相连接。

不幸的是,我们已经偏离了这一初衷,更多追求展现娱乐效果而不是与这一艺术形式和背后千万为之奋斗的电影人共同庆祝。

在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将这些电影制作中的关键技艺降格到一个更低的地位,无异于是在侮辱我们这些选择电影作为毕生职业并为之奉献生命与激情的人。

格伦·韦斯(Glenn Weiss)作为颁奖礼的导演声称,他将决定上述四个奖项获奖者的演讲中哪些“情感和谐”的片段会在随后向公众播出。而任何他们觉得合适的颁奖致辞和提名介绍也都会被剪掉。

我们认为这种阉割行为和潜在的审查机制违背了学院的初心。

自成立以来,奥斯卡颁奖礼一直与时俱进,以保证典礼形式新颖,但却从来没有牺牲这一初心。

当这些优秀的电影人被一个本应保护他们的机构所忽视时,我们也就很难再相信学院会继续秉持它所承诺过的精神——庆祝电影这一以合作为中心的艺术形式。

用我们的同事赛斯·罗根(Seth Rogen)的话说,“还有什么方式,能比公开表彰真正制作电影的人更好地庆祝电影这一艺术成就吗?”(反讽)

猛击这里可以查看完整的署名名单。

公开信发表之后,又有包括克里斯托弗·诺兰(《敦刻尔克》)、罗伯特·德·尼罗(《教父2》)、桑德拉·布洛克(《弱点》)、凯丽·华盛顿(《关键判决》)和布拉德·皮特(《为奴12年》)在内的导演和演员加入了联署的名单。

学院主席约翰·贝利则澄清说,四个奖项相关的执行委员会是自愿把自己的颁奖时间放到广告时段的,而且有些观众根本不会看出区别。但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实在已经是作(zuo1)出了太多风波:先是宣布了一个让人费解的“最流行电影”奖项,随后因为受到一致反对而又放弃了。再是“凯文·哈特事件”(今年奥斯卡本来点了这位黑人喜剧明星主持,结果随后他因为被人翻出了多年前的恐同言论而被炒,之后学院似乎又有点反悔的意思,但他本人死了心不去主持了。)的跌宕起伏,最终导致典礼不得不在1989年后首次变成没有主持人的形式。

在削尖了脑袋取悦大众的同时,学院似乎已经开始和它最忠诚的专业人士渐行渐远。而且,要是颁奖礼的收视率真的如专家现在预测的一样糟糕,大众似乎也要一道远离奥斯卡了。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