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16 , 09:00

[美国] 政府支出与国民的幸福感

西谚有云:只有死亡和纳税是无法避免的。但在我们走向前者的时候,究竟是什么赋予了后者如此之高的必要性?

根据政治学家Patrick Flavin的说法,关于政府支出如何影响公共福祉和幸福感之类的科学课题是一个理论大杂烩,其中相互矛盾的数据暗示,国家支出与人民生活质量之间可能没有明显的关系。

但至少在某个衡量标准上,两者建立起了独特而重要的联系——每个人都想知道政府利用税收做了些什么。

“然而,到目前为止,关于政府支出构成的学术研究是否有限,”Flavin在一篇新论文中写道,“主要是分析在各项支出类别之间如何分配预算。”

德克萨斯州韦科市贝勒大学的Flavin分析了美国人口普查局1976-2006年30年间的政府支出记录,并将其与同期报告的幸福水平进行了对比。

为此,他使用了一项由芝加哥大学主持的分析美国公民代表性样本的社会报告,其中有参与者完成的自我幸福感评估量表。

Flavin发现,当政府将更多相关预算用于公共产品——公园、图书馆和道路等基础设施,以及自然资源和公共服务(如警务)中时,美国人感到更为幸福。

Flavin说:“公共产品不具有排他性——每个人都可以使用。”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根本不应该令人觉得惊讶。正如Flavin所指出的那样,随着更多的美元被分配给公共产品,社区变得“更加宜居”,更好地获得更优质的生活环境和基础设施,使生活更轻松,更愉快。

“如果公路充足且路况良好,那么人们就不会被堵车这样的负面经验所影响,”他说,“大型公园是社交场合——幸福感研究中的一个明确发现是,与社会联系更紧密的人往往会更快乐。”

分析表明,公共产品与公民幸福感的这种联系不受公民的收入、教育、性别和种族/民族等方面的影响,但其他类型的政府支出并没有类似的相关性。

因为这样的分析数据只能指出相关性,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做出推测,但我们无法确定。

Flavin解释说:“自主决定搬家到对公共产品投入更多预算的州,可能会让公民感到快乐。也可能是更幸福的公民更有可能支持更高的公共产品预算,并投票给政见相合的候选人。”

上面的替代解释或许不太可能,但我们必须将它们考虑在内——至少在掌握更多信息之前。

为此,Flavin说,只有更彻底的科学才能揭开幸福的秘密。

“未来的实证研究应该分析其他类别的政府支出如何与主观幸福感相关联,”他写道,“这样做将有助于加深我们认识到政策决策如何能够对公民体验到的生活质量如何产生具体的影响。”

该发现被发表在《社会科学研究》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