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11 , 13:00
4

加注or放弃:我们大脑面对高风险时的偏向性

在拉斯维加斯,赌徒明知道赢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为什么还会投下重注?当欧气爆棚,赢下大笔筹码时,为什么不见好就收,反而加大赌注?

人们为什么做出高风险的决定——不仅在赌场里,也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团队发现,明知赢的几率很小,也要“提高赌注”的决定来自于大脑内部的偏好,这种偏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累加,且涉及到左右半脑之间的拉扯牵制。

研究论文于1月7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的发现有助于军队在高危情境中做出合理决策,开发出更有效率的大脑训练方法,以改变或“重塑”我们的长期行为或习惯。

资深作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学院的生物医学工程教授,也是其计算医学研究所的成员Sridevi Sarma说:“我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产生一种偏好,可能会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来看待风险。”

Sarma的团队试图理解为什么人们倾向于承担风险,即使失败的可能性极大;或者反过来,即使在赔率有利的情况下也要规避风险。他们想搞清其中的生物学机制——具体到人类大脑的哪些区域。

他们在克利夫兰医院癫痫监测中心,招募患者参与他们的实验:来一把纸牌游戏。

患者接受了立体脑电图检查,医生在他们的脑中植入了多个深层电极;电极原本用于确定癫痫病灶,以便将来进行手术。每个深度电极带有10到16条通道,能够记录下来周围神经元的电压信号。因此,在纸牌游戏进行中,方便Sarma和她的团队实时监测患者的大脑——看他们如何做出决断。

游戏规则很简单:有一副无限的牌组,牌面只有5个不同的值:2、4、6、8和10。每一轮之后,打出的牌都被洗回了牌组,所以不会影响到下一轮发牌的概率。

游戏时,屏幕上有两张牌,一张面朝上(对人类玩家可见),另一张面朝下(对人类玩家不可见)。面朝上的牌属于玩家,面朝下的属于电脑。玩家被要求下注——低注5美元或高注20美元——赌他们的牌面高于电脑的。

研究人员发现,当玩家抓到2、4、8或10时,可以快速而本能地下注。然而,当他们拿到6时,他们会犹豫不决并根据个人的历史偏好投高或投低。换句话说,参与者的投注行为主要基于他们过去下注的表现,即使过去的结果与新一轮的博弈毫无关系。

通过检查游戏所有四个阶段中记录下的神经信号,Sarma的团队发现了令人瞩目的高频伽马脑电波。他们甚至能够将这些信号定位到大脑的特定结构中。事实证明,这些区域——不包括任何涉及耐药性癫痫的区域——与冒险行为正相关或负相关。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后研究员Pierre Sacré共同领导了该项目,他说:“当你的右脑出现高频活动时,你就会愿意承担风险。”他对患者大脑表现出的对称性十分惊讶。“但如果左脑有高频率活动,你就会远离风险。我们称之为左右脑推拉系统。”

为了评估偏好程度,研究人员开发出数学方程,该方程式仅利用过去的投注结果,就能计算出每位患者的风险偏向性。

“我们发现,玩家的决策由所有过去的手牌和所有过去的下注结果共同决定。但人类的记忆力有限,”Sarma说。“换句话说,新发生的事件比古老的事件更重要。这意味着通过回溯玩家最近的博弈历史,我们可以预测他对未来风险的偏好程度。”

本文译自 medicalxpress,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

+1

  1. 普莉奈尔
    @1 week ago
    4140659

    孙式骗局启动中,狗哥肯定输,你们快去买parting

  2. lttkmy
    @1 week ago
    4140693

    My left brain has nothing right, and my right brain has nothing left

  3. 勇敢的骚年
    @1 week ago
    4140867

    @普莉奈尔: 大巴黎不可能赢&巴萨不可能翻盘

  4. 妖道角
    @1 week ago
    4141139

    再氪一单,下一发超绝!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