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10 , 13:00

虚拟现实能够“成为”现实吗?

沉浸式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可以做的非常逼真,但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人们在VR中的心理反应与现实生活中存在巨大差异。

“研究人员希望能通过VR对现实的模拟来引发与现实相似的思维和行为。而这项研究表明,现实世界与虚拟现实世界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的Alan Kingstone教授谈到。这项研究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来研究打哈欠的影响因素,尤其是那些具有传染性的哈欠。传染性哈欠是人之间和动物之间都存在的证据充分的现象,当周围有人打哈欠时,我们自己也会本能性的跟着打。

研究显示,“社会临场感”(social presence)阻碍了传染性哈欠。当人们觉得自己被注视时会较少的打哈欠,至少会控制这种欲望。这可能是由于公众对打哈欠这一行为的印象,它在许多文化中都被认为是厌烦和粗鲁的表现。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团队与纽约州立大学的Andrew Gallup尝试将传染性哈欠带入虚拟现实环境中。研究人员让测试者带上沉浸式耳机并观看别人打哈欠的视频,在这种条件下,测试者被传染的概率为38%,这与现实生活中30%到60%的典型比例是一致的。

然而当研究人员在虚拟环境中引入了社会临场感时,他们惊讶的发现,测试者打哈欠的行为基本不会被影响,即便被虚拟人物或网络摄像头注视时,测试者也会照常打哈欠。这是个有趣的悖论:虚拟现实中触发传染性哈欠的因素与现实生活中一样,但却没有现实生活中会抑制打哈欠的因素。

呆在实验室中的活生生的人比VR环境中的任何事物都更能够影响传染性哈欠,即便测试者没有看到或者听到他人的存在,只要知道了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就能够减少测试者打哈欠的频率,现实生活中的社交暗示似乎主导并取代了虚拟现实中的暗示。

虚拟现实已经成为了心理学和其他领域的研究工具,但这项发现表明,研究人员还需要考虑其局限性。“通过VR来研究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和可能会得出完全错误的结论,这对那些希望通过VR来准确预测未来行为的人会有很大影响,比如,测试行人在无人驾驶车辆间行走的行为,或者飞行员在紧急情况下做出决策,VR环境可能并不能很好的替代现实环境,”Kingstone教授谈到。

Kingstone教授还提到,如果能够缩小虚拟现实与真实环境之间的差距,科学家们就能够研究大脑、行为与体验在现实与被时空跨度改变的现实间的关系。(拗口吧,多念几遍……)

这项研究发表在2019年1月22日的Scientific Reports中。

本文译自 eurekalert,由译者 行走的五花肉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HydEdaxia
赞一个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