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04 , 13:00

科学家问答:你做过什么怪诞实验?

科学家的使命之一是回答一些我们从不知道且最为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袋熊屎是立方体?为什么办公室厨房里的所有勺子都会丢失?是什么使得turd这个词这么有趣?

这些例子只是科学家们为解释这个世界所做实验的冰山一角。在IFL Science所发现的一条推特信息流中,各领域研究人员与科学家都在回答同一个问题:「你为科学所做过最怪诞的事情是什么?」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昆虫学和疾病流行病学教授Jason Rasgon几天前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发布了一件个人轶事来启动讨论。他为此写道:「对于我来说,是在博士后期间给毛毛虫使用尼古丁灌肠剂。我确信与你们所做的相比,这并非最怪诞的事情」。

他可能说对了。随之而来的回复是大量更不可思议的轶事,看来科学家们正在动物身上做很多奇怪的事情。

生物力学专家Jonas Rubenson写道:「给鸵鸟穿上尿布」。

行为生态学家Jessie Tanner写道:「制造老鼠阴道的树脂铸模」。

前生物学家Dr. Orchid补充道:「我为果蝇制作了一个性玩偶,并在上面涂了信息素」。

这些古怪研究也不仅限于实验室。

寄生虫学家Charlie Evans写道:「在瑞安航空公司的一次航班上,我在手提行李中运送了500条腐烂的狐狸直肠」。其他人则写道他们曾经在飞机上带过100只活蜘蛛。

下面,让我们看看其他专业人士分享的故事:

在腹腔灌洗期间按摩仓鼠睾丸以增加巨噬细胞的产量。在收集灌洗液时,将仓鼠给点燃了(这只是一个意外!)。

— Laurey Steinke (@laurey19) January 25, 2019

当我在读博期间测量中世纪的人类骨盆时,将长吊坠项链夹在了某人的产道中。

— Alison Macintosh (@ali__macintosh) January 25, 2019

电击雄性海胆以让他们射精。

— Leslie Vosshall (@pollyp1) January 25, 2019

我把一箱牛肝放在办公室里腐烂了几个星期,好为苍蝇制造培养基。

— Michael Eisen (@mbeisen) January 25, 2019

在出租屋的烤箱里烘干了很多熊粪。在淋浴器下分离熊粪内的昆虫。

— Christina Kwapich (@Pogonokwap) January 25, 2019

用鲨鱼的螺旋肠制作水气球。

— Nicole Theodosiou (@theodosn) January 26, 2019

把老鼠灌醉后让它们互相打架。

— Jon Hayes (@JG_Hayes) January 27, 2019

用强力胶水给龙虾装上挽具

— Bob Ellis (@DrFishCounter) January 27, 2019

在1000只刚孵出蜜蜂的胸部粘上颤动的眼珠。当它们的姐妹出去觅食时,通过设置唯一的栅格入口迫使它们留在蜂巢内。(译者注:这里的眼珠为塑料玩具,因太大而无法通过栅格)

— Daniel Münch (@Dahaniel) January 25, 2019

我曾经训练过一些蜜蜂玩井字棋。

— Dr David Corney (@DCorney) January 28, 2019

给狐獴喂食蘸有蛋黄酱的蟋蟀。

— Katherine McAuliffe (@kmcaulif1) January 27, 2019

本文译自 Mentalfloss,由译者 HTT110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