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04 , 14:00

我们对5种犯罪的误解

5、银行抢劫所得的钱财少的让人失望

如果你急需钱,而且还不太中意“工作”那一套,那你试过抢银行吗?当然,这活儿非常危险,但如果你成功了,那你下半辈子就轻松爆了,躺在巨型游艇或者私人小岛上幸福每一天。

那么我们得提醒你几点。首先,请不要抢银行(是我们的律师跪在地上求我们加上这一条的)。其次,事实证明抢银行是来钱最烂的方式,而且在干上一票大的这一天,你很难请病假“翘班”啊,退休就更别想了。

至少这些是经济学家Giovanni Mastrobuoni和David A.Rivers的研究所得。在仔细分析了2000年至2006年发生在意大利的每一起银行抢劫案的相关数据,他们俩发现平均每次抢劫所得只有19800美元,这个数可离你答应布拉德·皮特入伙能分到1000万美元差了十万八千里啊(不过可以邀请马特·达蒙啊)。

他们还发现平均每场抢劫的时间为4分钟,如果你能想办法抢的比这个时间更久,那么每增加一分钟,你就能平均多抢到1700美元。得有人好好算一算了,你需要抢多少分钟才能买得起游艇和私人小岛?就好心跟你提个醒儿吧,带一本你喜欢的书,然后再带一把小刀,因为你要把柜员的桌子改成一张床。

4、绝大多数的白领罪犯都不是纵容的混蛋,而是倒霉的傻蛋

咱就不说小李子演的那个《华尔街之狼》了,白领罪犯经常被描绘成你能想象得到的最恶心的人。一个人得有什么样的动机才会甘愿牺牲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的生活,只为让自己从“富有”变成“超富有”?是贪婪吗?还是能够逍遥法外的信念?或者是单纯的黑心恶念?亦或是贪婪呢?刚我们有说贪婪吗?

好消息是,我们有着正确答案。那就是……单纯的蠢。

当一个专攻白领犯罪的研究者Eugene Soltes决定研究一下商界领袖是否会因为钱变脸,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换句话说,绝大多数的商界领袖都会着了它的道。“它”就是犯罪,以及之后的牢房。

当Soltes访问进行白领犯罪的高管们时,一条反复出现的原因是,即使他们优秀又专业,但是他们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所为是错的。在他们的意识中,这些犯罪都是不起眼的,而且所得也不多,他们也没停下来想过自己已经触碰了法律。就算历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背后的操手Bernie Madoff也只是说:“多大点儿事儿啊。”

由于犯罪过程中没有考虑任何后果,很少有人会清醒的告诉自己:“我现在是个罪犯了。”对于绝大多数,这是一个逐步缓慢滑向谷底的过程,或者说是冲动所驱使的愚蠢的后果。这也是为什么当Soltes问到被访者,他们从什么时候觉得自己逾越了法律时,只有很少人能回过头找出这一个时间点。我们能够想象,当Madoff看到Robert De Niro以他为原型拍摄的电影《欺诈圣手》以后会说:“卧槽,原来我要蹲150年的原因是这!”

3、大多数和枪支相关的死亡是自杀

枪支是如今的热门话题,可能这是因为各种枪击事件的锅。许多围绕滥用枪支的讨论都是倾向于聚焦大型枪击事件和黑帮火拼这样的高调现象。但当你看数据的时候,很显然最多的是用枪自杀。而这种情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去年,CDC发布的报告强调了2017年是1970年以来枪支相关死亡最严重的一年,媒体对此大肆渲染。但是大多数媒体隐藏了一个真相,那就是超一半的死亡是自杀。2017年,有23854人用枪了结此生,着也是近20年以来最高的。但由于这个东西很可能是你会忽略的东西,所以自然不会关心。

好的方面是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总统总能将全国讨论带回到心理健康的方面上。要是他能不光逼逼,干点实事往这些服务机构拨点款的话就更TM好了。

2、车辆撞击袭击事件如瘟疫般扩散

在过去几年中,车辆撞击袭击(VRA)成了恐怖分子和谋杀者最青睐的方式。如果你不信,那就百度一下,蓄意驾车撞击人群的事儿屡出不穷,多到让人抑郁。

很容易会认为VRA只是当今的特色,因为有些恐怖分子认为车越大造成的死亡人数越多,但实际原因耿纯。从根本上来说,它就跟表情包一样。根据肯特大学和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者所述,这种突然出现的浪潮是“类似于一种通过社会传播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通过一个举动导致其他人群起效仿。”

为这些袭击负责的人有着“各种不同的政治和宗教信仰以及背景身世。”当然,有很多是恐怖分子,但是许多其他的都只是一些突然决定伤害别人的傻逼。他们看电视或者玩儿手机,然后发现了关于VRA的报道,寻思道:“这倒是个法子。”

但也不全都是坏消息。就像表情包和爆红现象一样,终有一天VRA也会销声匿迹,不过研究人员指出:“它们可能会被另外一种形式的恐怖袭击所代替,而且新的袭击形式还是会通过数字网络传播。”你是不是还琢磨坏消息的对侧是好消息呢?

1、我们完全不了解刺客

无论是因为精神分裂,还是为了丰厚的佣金,刺客都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一根筋的猎食者。他们喜欢乔装、步枪、多变的口音,以及向他们的刺杀目标传递威胁信或者纸条。

我们为什么这么懂?和你们了解他们的方式一样,电影啊!好吧,你应该已经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了。

当特勤局决定审问美国曾经试图杀害(或者杀过)公众人物的人时,他们发现我们对刺客的印象完全就是扯淡。那么对于我们所认为的只有两种“为钱”或“为爽”的刺客呢?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一个雇佣杀手,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精神疾病免费杀人。“我们没有发现恶魔或者邪恶的人,”一个显然不够级别接触政府秘密恶魔关押机构的探员说道。

关于刺客的专注呢?他们许多人一开始会在脑海中选一个目标,但是在过程中会进行替换,“刺杀的过程比受害人重要”。关于刺客会威胁他们的刺杀目标呢?虽然大多数刺客的确会多嘴向他们的家庭成员泄漏自己的刺杀大业,只有非常小部分刺杀或者试图刺杀美国政客的人会显露出犯罪的迹象。甚至连刺杀林肯总统的John Wilkes Booth都没有,那哥们可还是各种给别人签名的演员呢。

那么刺客是什么样的呢?绝大部分他们都和正常人一样,除了他们的身份是刺客。这能帮你缩小范围了吧?

本文译自 Cracked,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