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26 , 09:00

臭名昭著的女巫审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巫术最近又走进了人们的生活:英美剧《魔法觉醒》、《萨布丽娜的惊心冒险》大热;丝芙兰推出了“初级巫术套装”,包括一套塔罗牌、一束鼠尾草等,当然并没有受到追捧;还有身边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仪的霍格沃茨学院。

但是美国本土的女巫故事却十分暗黑,充满了宗教迫害和恐惧,也是第一个被大众所知的政府极力掩盖的美国故事。

时间回到1692年,时值大同盟战争,英法两国将殖民地美国作为海外战场。这直接导致难民从纽约州逃到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更具体来说是塞勒姆(今丹佛)。难民的涌入使村庄冲突频发、资源紧缺,加剧了原有的经济问题。

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把责任归咎到魔鬼(撒旦)身上。塞勒姆原是一个信仰清教的村庄,极度迷信,村民普遍害怕魔鬼,排斥巫术。这些想法最早由欧洲殖民者带入,在14世纪至17世纪曾有上万人(主要是女人)因执行巫术而被处死。

也有人将愤怒转移到塞勒姆的牧师Samuel Parris身上,也正是牧师的家里,奇怪的事情悄悄酝酿。其9岁的女儿Betty Parris和11岁的外甥女Abigail Williams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二人时不时陷入昏睡,时而发出尖叫乱扔东西,时而身体抽搐发出痛苦的呻吟。另一个女孩也出现这样的症状。唯一合理的解释似乎只有超自然现象。

牧师们逼迫女孩们进行指认,当时人们普遍认为,魔鬼必须选择一人作为代理人,再以代理人的面目去伤害别人,而魔鬼的幽灵会被受害人看见。最终女孩们指出女奴Tituba、Sarah Osborne和Sarah Good,称这三人与魔鬼做了邪恶的交易。另外两人矢口否认,只有女奴交代了罪行。塞勒姆猎巫开始。

1692年共有200人被指认并入狱,19人被吊死,一名年老男性被判石刑。直到新州长William Phips上任才结束了审判,而让他担心的并不是死伤人数,而是法律问题:见到幽灵这样的证词在法庭上会被承认吗?而害死20条性命、毁了上百人一生的证词,要么是与幽灵有关,要么是做了梦、看见了幻象,而且这些超自然证词让主审的法官很不自在,这才停了审判。

后来有官员Cotton Mathe开始质疑这些灵异证据的合法性,他的儿子Increase Mather也一同抗议,并写到:“让十个疑似女巫的嫌疑人逃脱,都不能让一个无辜的人受谴责。”州长Phips最终解散了女巫审判的特别法庭,并召集了一个只承认切实证据的新法庭,因为自己的妻子也被指控使用巫术。

没有了咄咄逼人的无理法庭,定罪数量急剧减少。不久后所有囚犯都被释放并获得赦免,但许多人没有活着出来,更多人被莫须有的罪名监禁了一年多。

后来Phips害怕被众人指责,开始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政府掩盖”。许多信件、法庭记录和文件被直接销毁,对外仅传播利于检方的说辞,这没能持续多久。

之后三年内,批评塞勒姆女巫审判、指责政府的文章被广为流传,最终成为了我们现在所知的塞勒姆女巫审判事件。

(译者注:女孩们得的病从现代医学角度讲,是“跳舞病”的一种表现。这类症状的病因是一种寄生于黑麦的真菌“麦角菌”)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