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6 , 10:00

最反转基因的人其实最不懂转基因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极端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人,恰恰也是最不懂转基因的人,而他们却还自认为最懂转基因。

这项来自美国、法国和德国的公共调查结果表明,“无知”不但没有防止人们持有偏激的观点,反而助长了人们的极端情绪。

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的研究员Philp Fernbach说,“这应该算是极端心理学的一部分,可以这么说,也只有缺乏知识才能让人保持那么一种强烈的反对科学共识的观点了。”

Fernbach还是2017年出版的《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一书的作者,他和其他人一起分析了那个来自美国、法国和德国公众的全国代表性样本组成的调查。参与调查的人会被问到对于转基因食物的态度,并就如何判断他们对于这一话题的理解给出了指引。接下来,被调查者会完成一项科学素养测试。里面的判断题大概长这个样子:“普通番茄中不含有基因,转基因番茄中含有基因”(错的),还有“我们呼吸的氧气来自植物。”(对的)

而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调查结果来自超过2500名受访者。Fernbach说:“我们发现,随着反转基因的观点变得越来越极端,受访者的客观知识水平就越来越低,但是主观对自己知识水平的评价却越来越高。”

最反转基因的人其实最不懂转基因

“但其实我们很难准确评估那些极端反对转基因的人,毕竟,如果一个人啥也不知道,那就很难测出来你到底知道点儿啥。”Fernbach补充道。“正是这种‘我都懂、咱都明白’的感觉阻止了他们进一步了解真相。”

这个发现再次印证了社会心理学中的“达克效应(D-K效应,全称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即“无知本身阻碍了无知者认识到他们自己的无知。”(“无知比知识更容易招致自信”)举例来说,一个银行抢劫犯在被逮捕之后非常困惑,因为他以为往自己的脸上擦满柠檬汁儿之后,银行的保安摄像头是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这就是达克效应的典型案例。

Fernbach认为他这篇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ur)》期刊上的研究可能会对科学与政策的传播工作方面造成一些影响。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相信,良好的教育会扭转那些反科学的态度。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我们的研究表明,你得在教育工作中再‘加点料儿’。”Fernbach说道,“那些极端反科学、反转基因的人认为自己已经非常了解这些东西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好好地去接受那些科普教育。你得先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在知识上的缺陷。”

雷丁大学(Reading University)的政治学讲师Graham O'Dwyer对于人类的非理性行为有着特殊的兴趣,他非常喜欢这项研究。“这个研究有一个非常清晰且有说服力的观点。也让人想到我们这个时代一系列的与无知、自负、偏激观点有关的担忧。”

除了达克效应之外,O'Dwyer提到,还有另外两种认知偏见可能助长了Fernbach观察到的趋势。一种叫做“主动信息回避(active information avoidance)”,即人们会拒绝接受那些与自身相信的东西冲突的信息,即便这些信息是有助于他们了解世界的。第二种叫做“逆火效应(backfire effect)”,说的是人在拒绝接受新的信息之后,往往会更加固执地坚持旧有观点。

“这两种效应常用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美国人拒绝相信进化论,或者为什么觉得接种疫苗对儿童是有害的。”O'Dwyer说道,“同样,还有现在关于全球变暖的那些争论,也说明了为什么纠正这些错误的信仰那么困难。”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弥赛亚
赞一个 (2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