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6 , 11:51

你的缺点比你想象中更吸引人

在过去的一年里,纽约鲁宾艺术博物馆的参观者们一直匿名地分享着他们最深切的恐惧和愿望。参观者们在小纸条上写下他们内心的秘密交给博物馆,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展览。有人写下焦虑,有人写下希望。成百上千的参观者写下诸如“我很焦虑因为担心我会独自老死”“我很焦虑因为我可能失去做母亲的机会”或者“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生活是美好的,我很快会开心起来。”

这个展览叫“焦虑和希望的纪念碑”,从2018年2月举办至早前几周,是一个匿名的忏悔录,一个人们愿意暴露自己弱点和错误的地方:“我很焦虑因为我不能给我的孩子提供住处”;“我再三尝试都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感觉我让身边所有人失望了”。有超过50000个参观者表达了他们的想法,如果没有这个展览,这些想法不会被公之于众,因为人们对这样的想法感到羞愧,担心自己被否认。

但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的这种恐惧可能被夸大了。通常,人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弱点和他人对这些弱点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们倾向于认为暴露自己的弱点让我们看起来脆弱,能力不足,有缺陷。但是他人看我们的弱点时,他们看到很不一样的东西,是一些诱人的东西。最近一项研究把这种现象称作“美丽困境效应”。研究指出,人们应该大胆地让自己变得更开放——至少在某些特定情况。

德国曼海姆大学的研究人员Anna Bruk、Sabine G. Scholl和Herbert Bless在涉及数百名参与者的六项研究中发现了“美丽困境效应”的证据。Brené Brown是休斯顿大学社会工作研究生院教授,在她的书和TED演讲中普及了脆弱性的重要性。Bruk和她的同事受Brené Brown的启发,把脆弱性定义为愿意情绪化地暴露自己,而不管畏惧的心理和随之的风险。在他们的研究中,研究小组让参与者想象自己处于各种各样的脆弱处境中——比如向你最好的朋友坦白自己的浪漫感觉,在大吵一架后第一个向你的恋人道歉,承认你在工作中对你的团队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当人们想象自己处于这种情况下时,他们往往认为表现出脆弱会让他们显得软弱和能力不足。但当人们想象其他人处于这种情况下时,他们更有可能将脆弱描述为“可取的”和“好的”。 该研究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其结论与Brown在定性研究中的发现一致,即脆弱性是人性化的。“我们喜欢看到别人的真实和开放的模样”,Brown在她的书《大胆》(Daring Greatly)中写道,“但我们又害怕让别人看到我们的内心。”

在另一项研究中,Bruk和她的团队将学生带进实验室并将他们分成两组。一组被要求在评委面前唱一首即兴歌曲,而另一组的学生则作为评委成员。这是吓唬人的,其实到最后,没有人唱歌,也没有人发表评论。但是在学生们意识到他们被欺骗之前,他们回答了一些关于脆弱性的问题。被要求唱歌的一组对脆弱性的看法更为消极,他们赞同“当我表现出自己的脆弱时,其他人会觉得它令人反感”和“我应该避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等说法。评委们在评价这些歌手的弱点时要慷慨得多,他们说,他们的演唱将是“力量”和“勇气”的象征。

为了找出这个差距存在的原因,Bruk和她的团队测试了一个关于人类大脑如何处理信息的理论。他们发现,当我们想到自己的弱点时,它更具体、更真实,因为我们真实地体验过它。在这种放大的视角下,我们的不完美更加清晰,也更容易识别出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但当我们想象另一个人的脆弱时,它就显得更加遥远和抽象。我们可以有更开阔的视野,不仅能看到不好的一面,也能看到好的一面。

除了Bruk和Brown的研究之外,其他的研究也普遍支持这样的观点:人们倾向于欣赏他人的脆弱。当人们在学校或工作中表现出脆弱时,比如向他人寻求建议和帮助,他们在老师和主管面前显得更好学或更有能力——开放的人际关系甚至可以让人们邂逅爱情。但有时,脆弱反而会适得其反——它给人的印象不是美丽,而是真的一团糟。

1966年心理学家埃利奥特阿伦森(Elliot Aronson)进行的一项实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阿伦森和他的同事们让学生们听一段参加“碗测试验”的候选人面试的录音。其中两位候选人在回答大部分问题时表现得很聪明,而另外两位只答对了30%。接着,一组学生听到一阵喧闹声和碗碟的叮当声,接着一个聪明的应试者说:“噢,天哪,我的新衣服上洒了咖啡。” 另一组学生听到了同样的喧闹,但接着听到一个平庸的候选人说他把咖啡洒了。之后,学生们说,在发生了难堪的事件后,更喜欢聪明的候选人了。但对于平庸的候选人却恰恰相反。学生们说,在看到他处于弱势地位后,他们更不喜欢他了。

在心理学上,这被称为“出丑效应”。 对一个人的弱点的反应似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人对这个人的预先看法。如果她在表现出脆弱之前表现出坚强和能干,人们会同情她,此时的脆弱性是人性化的。就像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在2013年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的领奖台上摔倒了一样。但如果一个人看起来能力不足,人们就会排斥他,她看起来确实一团糟,一点也不漂亮。

“出丑效应”在工作场所尤其明显。至少在美国,大众文化要求人们敞开心扉,做“真实的自己”。 但是,如果你没有首先表现出自己的能干,表现出脆弱会损害你的声誉,纽约城市大学雷曼学院管理学教授Lisa Rosh说。例如,在Rosh研究的一家公司,一名女性向同事介绍自己时,不是提及她的学历和获得的证书,而是讲述她前一天晚上是如何照顾生病的孩子而缺乏睡眠。这使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重建了自己的声誉。Rosh说,在工作中过于亲热会让别人不知所措,让脆弱的人显得情绪不稳定和需要帮助。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约会中,最安全的做法似乎是在一段有一定历史的关系中表现出脆弱——在这段关系中,相互分享,两个人之间的联系随着情感交流而增强。然而,事实是,表现脆弱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安全可言,但是,表现脆弱恰恰是一种更亲密关系存在的首要因素。当一个人人在小纸条上分享他的希望和焦虑,或者承认错误,或者在咖啡馆里对朋友表白时,他是在做一项冒险的事情,但他承担风险而受伤的可能性有助于开启一扇更真诚、更亲密的互动之门。事情可能不会朝着对那个人想要的方向发展,但这仍然是一种罕见的、确实是美妙的姿态,一种主动展现弱势以求进一步关系的姿态。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觉得自己几乎无法维持生活。” 艺术家坎迪·张(Candy Chang)说。她和搭档詹姆斯·a·里夫斯(James A. Reeves)一起创造了“焦虑和希望的纪念碑”展览。 “但在墙上匿名的笔迹中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会让人感到安慰,安心。它让我们感受到我们身边的人与人性。”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Mor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qdde4j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