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5 , 13:00

蜗牛乔治的去世带给我们的思考

乔治(),一只14岁的夏威夷金顶树蜗(Achatinella apexfulva),也是当地已知的最后一只此类蜗牛,在新年伊始,停止了进食和给孩子们科普的“工作”。它的去世意味着这一品种的灭绝,也给人们敲响了警钟,揭示了一个世纪以来,夏威夷森林一直存在的更大的问题。

树蜗乔治,得名于平塔岛(Pinta Island)海龟Lonesome George(孤单乔治),从没有在森林里生活过,而是出生在动物园,成长在实验室。虽然它本身是雌雄同体,但是这种树蜗的繁衍还是需要两只的“配合”。这种树蜗有着很长的“青春期”,只有在4、5岁后才会开始“结婚生子”,也是蜗牛界中寿命较长的品种。

“在1997年,最后十只夏威夷金顶树蜗被带到了夏威夷大学的实验室进行人工饲养,虽然曾成功‘孕育’了一些蜗牛宝宝,但是由于一些未知原因,除了乔治外的全部树蜗都死掉了。”夏威夷国土资源部在Facebook上宣布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同样不幸的是,这些树蜗的神秘死亡只是人类的错误和环境问题造成的夏威夷蜗牛的数量大幅下降的一个体现。

据夏威夷预防蜗牛灭绝项目的协调人David Sischo介绍,一位外籍科学家在1780年记录下的第一种蜗牛实际上就是夏威夷金顶树蜗。在那以后的百年中,在夏威夷岛上,蜗牛无处不在。根据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的记载,在19世纪,一天内就能收集到上万只蜗牛。蜗牛为夏威夷岛做出了“突出贡献”,比如帮助植物物质的分解,吃掉叶片上的真菌(这可能帮助了树木远离疾病)。“森林中所富含的各种生物都有着积极作用,”无脊椎动物学家Michael Hadfield介绍说。

但是自20世纪初期,一些蜗牛种类开始灭绝,因为欧洲人就像收集棒球卡一样去收集蜗牛(这就是为啥他们会知道一天能逮到一万只蜗牛)。Alas,已经灭绝的一种夏威夷蜗牛。在1955年,玫瑰蜗牛(rosy wolfsnail/Euglandina rosea)被引入到夏威夷岛,以控制另一种具有侵入性的蜗牛——非洲大蜗牛(African land snail/Achatina fulica)。但结果并未像最初计划的那样,玫瑰蜗牛吃掉了很多其它种类的蜗牛,尽管它们也吃非洲大蜗牛,但是当地其它一些蜗牛品种,比如Alas,更合它们的胃口。夏威夷大学的生物学家Michael G Hadfield说:“我们就看着那些蜗牛在我们眼前不断的消失、消失、消失……”。

Hadfield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研究蜗牛,到了80年代初期,蜗牛的数量已经大幅下降了,因此科学家们开始通过把蜗牛带回实验室的方式来保护它们。而玫瑰蜗牛也成了造成当地三分之一蜗牛灭绝的“罪魁祸首”。尽管这对存活下来的夏威夷金顶树蜗是“可怕的回忆”,也还是有一些好消息的。夏威夷无脊椎动物项目保护了上千只夏威夷当地的蜗牛,据Sischo介绍,其中一些已经重新回到了它们曾经的“家园”,如果能如预想的那样,在那些偏僻的森林区域,这些蜗牛能够躲避人类和玫瑰蜗牛的“魔爪”。

我们希望,乔治的去世能成为防止这类灭绝情况发生的催化剂,敦促我们去应对那些入侵物种,当然还有气候问题。就如国土资源部写的那样:“乔治,已知的最后一只夏威夷金顶树蜗,在2019年的第一天去世了……没有人向它伸出援手。”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行走的五花肉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