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2 , 15:00

大脑面临两难抉择时如何反应

作者:Charlie Wood

大脑面临两难抉择时如何反应
Credit:HW

相信大家几乎都有过在便利店货架前犹豫不决要买哪些深夜罪恶零食的时刻,我要甜的还是咸的?我有没有饿到要来个热狗的程度?

你可能会认为是你的喜好在指导这些选择(我喜欢美味的小吃,所以我总是选择巧克力),虽然喜好确实参与了决策。但面对两个同样吸引人的选择,如椒盐卷饼棒或椒盐脆饼块,这种决策制度就会崩溃。根据最近发表在《神经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在这些情况下,你的精神实际上会改变你对一个对象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你的偏好进行小幅度的改变。这项工作揭示了决策过程中一个先前未知的步骤,挑战了传统的智慧。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和论文作者Katharina Voigt说:“当然,我们的偏好推动了选择,但也有一种相反的方式。”

Voigt的灵感来自于一个被称为布里丹之驴(Buridan's ass)的14世纪悖论,该悖论假定,在两个相同的干草捆之间选择要吃哪一捆的驴子会因犹豫不决而饿死。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中很少有人遭受如此的选择困难[HW:其实还是有,只不过不会至于饿死],这表明我们的大脑有某种方法可以打破这种艰难的状况。

之前的研究已经清楚地表明,事后人们对大多数决定都感到满意,但这项研究主要集中在进行选择时我们头脑中发生的事情。

Voigt说,最棘手的部分之一是准确测量22名参与者想要某些食物的数量。人们很难诚实地报告他们在研究中的偏好,因此研究人员尽可能地设定了现实情况。在选择了将近三百个小吃之后,他们得知澳大利亚公众会喜欢,例如Mars巧克力棒、士力架和水果,他们让参与者饿了四个小时,以确保他们饿了,并给他们每人4澳元(约3美元),然后通过拍卖系统,让实验者对3种食品进行选择,使用这些选择来衡量他们的偏好。

一旦研究人员知道每个人对每件物品的喜爱程度,他们就会给每个参与者提供一系列艰难的选择,同时评估同等价值的零食,记录眼球运动并使用fMRI跟踪大脑中的血流量。在做出选择之后,参与者在第二次购买中进行了选择,并在最终享用他们的零食之前进行了一些对照试验。

通过比较两轮选择,Voigt和她的团队可以观察人们的偏好变化,并准确测量变化了多少。一个人最初在爆米花和品客薯片上出价仅为3.00美元,但最终选择了爆头花。后来实验里将爆米花提价至3.10美元,同时将品客贬值至2.50美元。选择行为将参与者实时转换成了爆米花的顾客。

Voigt说,基于前额叶皮层部分活动的特征 - 与计划、理性、工作记忆和眼球运动相关的大脑区域,她有时可以预测这个人会喜欢哪个对象。 例如,参与者平均花费60毫秒来凝视他们最终选择(和喜欢)的对象。他们也倾向于最初及最后对更喜欢的零食瞄一眼。

虽然这是第一个表明偏好可以在关键时刻发生变化的成果,但Voigt强调说,这个实验无法解决偏好是否可能继续发展,正如其他研究所发现的那样。相反,她的工作已经发现了一个更好理解的额外步骤。南安普顿大学的心理学家Keise Izuma研究了这种决策后的变化,称这项新实验“在方法论上非常合理”,并称赞其多阶段结构。

接下来,Voigt希望深入研究可能促使人们不选品客而选爆米花的因素 - 例如包装的亮度 - 但与此同时说这些结果有助于减轻对自己生活中艰难决定的焦虑.

Voigt说:“起初困难的决定对我来说很可怕,但现在我知道我选择的并不重要,因为我最终会喜欢它。”

哎,真香!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HW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