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0 , 08:00

格陵兰冰盖正在释放数以吨计的甲烷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格陵兰冰盖旁露营了三个月,对夏季从冰盖的一个大集水区(大于600KM²)流出的融水进行了取样研究。他们利用新型传感器实时测量融水径流中的甲烷含量,根据他们的采样计算,仅从这一区域释放出的甲烷就差不多有6吨,相当于100头牛的年排放量。这些甲烷在被氧化成二氧化碳和水蒸气之前就被冰盖下的暗河释放到了大气中。

甲烷作为大气中含量第三高的温室气体,仅次于水蒸气和二氧化碳。作为人类活动的产物,人类对于甲烷和二氧化碳的干涉是非常强力的,而尽管人类已经局部的干涉了部分地表水的分布和循环,但是对于整体大气循环中水的影响还是短暂和弱小的。同时甲烷的温室效应效率是二氧化碳的几十倍,而后者又是水蒸气的几十倍。控制甲烷和二氧化碳的排放将更有效的“微调”全球的气温变化。

而地球上大部分的甲烷都是由微生物制造的,格陵兰冰盖下的大量甲烷释放说明其冰盖下的土壤富含大量的微生物,同时这些微生物仍然存活在数公里的冰盖之下并一直在影响着全球的气候系统。这一发现是之前所从未认知的。而科学家们预测在南极大陆冰盖下所储藏的甲烷含量要比北极高出几个数量级。

本文译自 phys,由译者 利维坦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PS: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理论上不是同一个东西,温室效应是人类生存进化的必须品,没有温室效应地表的温度还要低几十摄氏度,数以几十万年计的冰河时代将断送早期人类大规模迁徙和繁衍的可能性。而全球变暖只是温室效应整体上稍稍强力了那么一点点,媒体和科学家们呼吁治理全球变暖一直都是针对甲烷和二氧化碳,因为这两种气体尽管含量比不上水蒸气,但是其加剧全球变暖的效率确是后者的几十倍,这很有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简单把温室效应等同于全球变暖,是不符合逻辑的,我们能控制的全球变暖的方式是控制人类活动日益加剧所释放的大量甲烷和二氧化碳,而不是试图控制整个温室效应。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