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10 , 10:00

处处留痕:尸体是怎样为死者说话的

处处留痕:尸体是怎样为死者说话的

他是谁?他为何而死?他死前遭受了什么?凶手是谁?法医病理学家和相关法医专业人员在解剖尸体时能够一一给出答案,以揭示有关死者身份和死因的隐藏线索。那么他们到底是如何为死者说话的呢?

对尸体进行外部查验可以得出许多有关死亡的结论。伤口分析包括对伤口进行仔细检查以确定死因,因为许多伤口都会留下其形成的痕迹。

枪伤会在皮肤上留下圆形的子弹痕迹,以及火药残余和烧伤痕迹。子弹碎片能够提供有关枪支类型的线索,而通过弹道分析可以揭示枪手的方向。刀伤也会提供有关凶器的线索,包括刀刃是双刃还是单刃,又或是锯齿状。与刀伤不同,钝力损伤,例如锤子等造成的创伤,则很少会留下导致皮肤撕裂的疤痕。这种模式分析形式包罗万象。耸人听闻的连环杀手泰德邦迪被捕,部分罪名成立则是依据在一位受害者身上发现的咬痕。甚至死者的眼睛也能够揭示死因。眼睛肿胀充血就是被勒死的关键依据之一。

分解过程中可以粗略估计死亡时间。死后15分钟-2小时内,尸体因缺少血液循环而变得苍白。死后20分钟-5小时内,血液会随着重力沉淀。死后第一个小时内,尸体温度会以2℃的速度下降,随后以每小时1℃的速度降至环境温度。死亡后4-13小时会出现四肢僵硬,直至解剖导致肌肉组织破裂。尸体僵硬还可以视作尸体是否被移动过,判断谋杀的重要线索。例如,印度一名年轻男子被发现仰卧在田地里,而他的胳膊和腿呈半坐的姿势,这表明他是在直立时被杀害的,后被抛尸。分解的最后阶段是腐烂,指尸体在肠道细菌活动的作用下逐渐分解。腐烂现象通常是在死亡后48-72小时较为显著,但主要还是取决于环境温度。一般来说,温度越高,分解速度越快。

许多相关法医学还可以通过肉眼无法察觉的方式来验尸。通过分析尸体血液或其他液体,如晶状体后的透明胶状组织,可以破译死亡的复杂原因。在复杂的毒理学测试问世之前,中毒死亡常常被误认为是自然死亡。这使得20世纪初,许多老练的连环杀手,如澳大利亚的卡洛琳·格里尔斯有空可钻,罪行累累。DNA分析和指纹检查通常被视作是抓捕罪犯的工具,但在辨认尸体方面同样颇有助益。

解剖是法医验尸的最后阶段,也称尸检。尸检时需要在尸体上开一个y型切口,然后取出器官进行检查,必要时还要单独解剖,部分器官还要在显微镜下进行深一步的查验。解剖得出的结论通常能够证实外部观察或测试所得出的结论。例如头部受伤的男子可能会有严重的脑出血记录,而长期酗酒的妇女则可能有肝硬化的迹象。

有时,完整的尸检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去年,法国一村庄中发现了两名男子的尸体,38岁的Olivier Boudin和69岁的Lucien Pero。他们当时正在吃饭,还小酌了两杯。有人怀疑是谋杀或意外中毒。然而尸检发现,Pero是被一块牛肉噎死的,而年轻的Boudin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他是看到朋友在自己面前倒下后,死于休克。显然,并非所有的死因都直截了当,法医病理学家能够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事实上,离奇死亡的答案往往就隐藏于表皮之下。

本文译自 news.com.au,由译者 镜子大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