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07 , 17:44

如果地球上只剩下一男一女,能够重建人类文明吗

如果地球上只剩下一男一女,能够重建人类文明吗

虽然亚当和夏娃只是圣经中的人物,但如果我们较较真,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分析,哪怕后代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近亲繁殖和基因池过浅带来的健康风险,一男一女两位祖先真的有可能繁衍出全部人类吗?

首先,最显然的问题。新一代都是兄弟姐妹;第二代都是表兄弟。

多项研究表明,这种直系和旁系血亲搅合到一起生孩子的行为,结果不会太好。

一份报告分析了1933年至1970年间捷克由近亲父母生出的儿童的医疗档案,发现婴儿死亡率、身心残疾率较高。

然后,在Pingelap岛上出现了普遍的色盲——该岛曾经遭遇了一场毁灭性的台风,只剩下20名幸存者。现在岛上的后人都是幸存者的后代。

在BBC制作的纪录片中,把欧洲皇室——采取的政治联姻策略——当做一个经典案例。西班牙的查尔斯二世,有一连串身体和精神问题,西班牙科学家认为这是高“近亲繁殖系数”带来的结果。

换句话说,他从父母双方遗传了许多相同的基因。

还有很多其他研究,但所有例子都指向了一个问题:过小的基因库。

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包括上述色盲)通常出现在母亲和父亲同时携带致病基因的情况下。

如果这些父母也是兄弟姐妹,他们基因的相似度更高。之后的几代人也都将携带类似的基因。

而且这还不是全部。遗传多样性使物种具有应对环境变化的适应弹性,这正是近亲繁殖所失去的东西。并且已知精子质量和精子数量也受到近亲繁殖的影响。

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Bruce Robertson告诉BBC Future,“人口规模小,迟早会出现一个所有人都沾亲带故的社会,随着整体相关性的提高,近亲繁殖效应变得更加显著”。 Robertson是一名生态学家,正试图保护濒危的kakapo鹦鹉免于灭绝。

到目前为止,近亲生育都很可怕,但第三次冲击后,未来的亚当和夏娃或许有可能成为新人类的祖先。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确实有战胜遗传概率的实例:北美的Hutterite社区,可追溯到最开始的18个家庭。

“低遗传多样性的负面效应非常骇人,但所有这些都是概率性的。”人类学家 John Moore说,他一直在研究如何用尽量少的人员殖民地外星球。

“确实有些人口规模不足的小型文明可以避开悬崖峭壁——毕竟,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