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06 , 15:00

Chindogu: 非-无用发明的艺术

我们所做的东西大多数都有一个目的。比如在Instagram上开设一个账号去成为传播者;在Twitch(直播平台)上玩游戏来培养一堆粉丝;做一些小物件在Etsy(类taobao)上卖出。但实现的过程令人疲敝,导致有趣的东西并不有趣了。

认识一下chindogu(珍道具),这是一种工艺艺术,能发明一些(几乎)无用却极其有趣的东西。其无用到什么地步呢?以国际珍道具协会上的189号发明为例:一个免电源充电器。它能够给一个电池充电...只不过,能量来源是其他12个电池。或者第341号发明:袜子柜。实质上就正如其名,一个极其小的柜子,专门用于放袜子的。还有其他的珍道具将整体发明水平带进了一个新高度。所以...狗窝气垫船有人需要吗?

你有珍道具(Chindogu)精神么?
Chindogu是由日本艺术家Kenji Kawakami在1990年代创造一个词语,用于形容那些非-无用发明。他创造了这个词语chindogu来源于日语中的chin(意思是奇怪的)和dougu(代表工具或设备)。但chindogu不仅仅是一个混搭词,更是一种哲学。根据chindogu社区,chindogu有10个宗旨。

珍道具是没有时机使用价值的。如果能经常使用到你的发明,说明是个失败的发明。
珍道具必须是实物。仅仅是想象中物体并不算数。
需要给你的思维解锁。让你的发明挣脱实用或文化的束缚。
珍道具是给日常生活设计的工具。任何地方的人们都能理解珍道具是怎么用的,并不需要特殊的技巧或专业背景。
珍道具并不是可以买卖的物品。生活中的一些东西并不能成为你的副业。
珍道具的灵魂是幽默。对一个小问题来设计精妙的手段是有趣的。
珍道具并不是宣传品。这不是你对一团糟糕的态势(虽然现在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发表那些看似聪明想法的地。正如宗旨所言,用最好的想法去制造。
珍道具百无禁忌。如果你需要性隐喻、残忍笑话和病态幽默,国际珍道具协会建议,只要互联网上有都可以。这并不是珍道具的障碍。
珍道具不可以被申请专利。由于珍道具是开放资源中最为公开的一个。这意味着分享,而非私藏。
珍道具不能有偏见。种族、宗教、性别、年龄、能力,这些对珍道具来说,都不重要。这些发明应该对看到它们的每个人同样(几乎)无用。

脑洞一开,鱼贯而入
Kawakami一开始只是补充他自己编辑的杂志而做了一些小发明。他希望他的滴眼液漏斗太阳能和太阳能手电筒能够让他的读者愉悦。如果要选出一名chindogu布道者,那么一定会是Dan Papia,他工作于东京日报(Tokyo Jornal)。他把chindogu介绍给了西方读者,并鼓励他们去创作自己的发明。在1995,Papia创建了国际Chindogu社区。
至此之后的十数年,其余人也开始发表他们自己的作品。麦加的制造商Instructables创办了一个chindogu比赛,产生了一些有趣的作品,比如带灯的牙刷,带有食物放大镜的筷子,带有雨刮器的游泳镜

说一些说到chindogu该说的话
这些(几乎)无用发明的核心是,在第一看到时,它们必须看起来有一些道理。虽然,大概几瞬的思考过后,你会意识到还不如不使用这些发明。
比如黄油膏为例,它是外部看上去像一个大唇膏,内部却装着黄油。在烧烤时,只需要把它涂在玉米棒上。但但但,如果路上太热,它在你的包里融化了怎么办?或者你没有很快的把它用完结果发霉了咋办?亦或者如果你不小心把它当作唇膏涂在脸上了怎么办?emm...当然最后一个‘怎么办’可以是功能之一,并不是瑕疵。Chindogu的整体哲学思想可以被上述中的第六点很好的概括。

1 尽力而为,逼近胜利。
2 然后你就会略带讽刺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好像并不是这么急迫。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fancymi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