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1.01 , 09:00

阿西莫夫心目中的2019年

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是世界上最著名也最多产的科幻作家之一,在他4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一共写出了500多本著作。这位俄罗斯裔的作家以硬科幻著称,比如《我,机器人》(I,Robot)、《基地》(Foundation)系列和《日暮》(Nightfall)。当然,他的作品中也包含了许多对于未来科技和社会的预测。

有些预测成为了现实,比如他曾经写到,未来会有一种叫做“sight-sound”技术,让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互相联系。但另一些预测——比如能够把酵母、藻类和水转换成“素火鸡”的机器——就从未出现过。

1983年,《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邀请阿西莫夫针对一个问题进行了预测:“2019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星报》的编辑表示,之所以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是因为当年是乔治·奥威尔的著作《1984》出版35周年。

阿斯莫夫写到,如果美苏两国最终打起了核战争,那么任何预测就都没啥意义了。所以他的预测都以未来和平为前提。他把自己的预测归结为了两个主题:计算器化和对宇宙空间的利用。

计算机化

在诸多对于未来计算机化的预测中,阿西莫夫基本上都对了。他的预测甚至有一点过于宽泛和明显了,比如:

“毫无意外,计算机化将无可避免地继续下去。”

“移动计算设备”会“走入寻常百姓家”,而日益复杂的社会将使人们的生活很难离开这些技术。

计算机会“打乱”人们的工作习惯,并用一些新的、完全不同的职业代替旧有的行业。

机器人技术会取代“日常的文员和装配流水线工人”。

全社会中“教育的本质将发生非常剧烈的变化,而不会用计算机的人就是‘新时代的文盲’,人们必须接受更多教育以适应‘高技术’的社会。”

这种在教育方面的改变对于许多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考虑到世界人口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

不过,即便是想到了未来高度“计算机化”的社会,阿西莫夫还是在很多地方预测错了。

比如,他预测说技术进步将彻底改变全社会的教育(这点说对了),但是他也说传统的教育方式将完全过时、孩子会在家中对着计算机屏幕学会所有的东西。从技术上说,这个预测是可行的,但是他可没想到,现在的孩子正在利用他想象中的技术没日没夜的玩《堡垒之夜(Fortnite)》。

宇宙空间利用

“我们会进入宇宙、在那定居。”阿西莫夫在他1983年的文章中写道。

基本上,他说对了:国际空间站已经连续在轨运行超过18年了。

但阿西莫夫对于全社会在太空科技方面的热情有些过于乐观了,他预测人类将“重返月球”去采矿、建造工厂来利用“宇宙空间中的特殊原料”、建造天文台,甚至会造出把能量以微波形式传回地球的空间太阳能发电站。

阿西莫夫还认为人类将在月球上建立定居点。

他写道:“到了2019年,人类应该已经在计划第一个宇宙空间中的殖民地了,甚至有可能已经有许多定居点开建了。这可能是数以万计的人类小型社会中的一个,而这些小型社会也会让全人类族群的多样性进一步增加。”

确实,NASA正在计划于未来十年内再次把宇航员送上月球,而要说有哪个国家会在月球上建立永久定居点,那就不是短期内会出现的事儿了。

阿西莫夫心目中的2019年
阿西莫夫的传记封面。Credit:Prometheus.

为什么预测未来那么难?

我们可以用摩尔定律这样的规律来预测未来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内的科技进步。但就如O'Reily Media的技术分析师Andy Oram在一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报告中所言,“五年之外,就一切皆有可能了。”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很难预测下一代人会用那些重大的科技进步搞出什么花样儿来。

作为科罗拉多州教育和通信咨询委员会(Colorado State Board of Educat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 Advisory Commission)的前成员,Ed Lyell在皮尤研究中心一份关于互联网与美国人生活的报告中详细阐述了这一观点。

Peter Drucker描绘了历史上许多重大的变革。从印刷术到蒸汽机带来的工业革命,再到当时刚刚兴起的互联网。他认为,需要整整一代人——大约25年——的时间,那些“新东西”才会真正产生影响。起初,全社会只是在利用新工具来把原来做的事情办得更好。而伴随这些新工具成长的那一代人,才会发现全新的事物和解决问题的新方式。因此,未来的我们都会从事一些现在还想不到或者无法定义的工作。

本文译自 BigThink,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无根树 · hippo
赞一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