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2.20 , 15:30

将来,我们可能被后人称为“鸡代人”

将来,我们可能被后人称为“鸡代人”
Credit: 锐景创意

有时遗失已久的文明会因为遗留下来的一些物品而被后人所知,比如欧洲新石器时代绳纹器人,就是因他们所制作的独特的装饰陶器而被现代的考古学家如此命名。如果现代人在很远的将来被后人起类似的“外号”的话,估计会被叫做“鸡代人”。

这是因为“驯养鸡”这个行为可能会成为现代人类留给未来的考古学家的一个“线索”,在发现鸡的地方,考古学家就能断定“这里曾有过人类”。现代人所驯养的鸡的重量要远远超过其它所有被驯养的禽类重量的总和。被驯养的鸡“骨子里”也带着工业化养殖的独特标志。

“它们就是人类改变生物圈来满足自己需求的示例,” 发表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期刊上的一项新研究的主要作者Carys Bennett说到,她的这项研究认为未来鸡骨化石可能标志着一个新的地质时代:人类纪。

鸡群占领世界

Bennett是一名地质学家,她和她的同事对发现潜在的地质历史新纪元的标志物非常感兴趣。“人类纪”还是一个存在争议的纪元,能够被称为是一个新纪元的关键要求就是要有“标志化石”。标志化石是指在一个特定的时代、能够在世界各地找到的、独一无二的、能够显示出这个时代是与之前及之后都不同的一个时期的这样一种化石。而“鸡骨化石”,可能就是人类纪的标志化石。

数字说明了原因:现在世界上大约有214亿只被驯养的鸡,是世界上最多的禽类,总重大约有50亿公斤,并且遍布全世界。仅2014年一年,人们总共就消耗了约620亿只鸡。Bennett和她的同事说,很多鸡骨头被填埋于地下,而地下缺氧的环境则利于保存有机物质,这就意味着这些骨头最终很可能被保存在化石记录中。

鸡的变化

如果未来的考古学家真的发现了现代留下的“鸡骨化石”,他们可能会一下就发现这种生物并非“纯天然”的。Bennett和她的团队分析了鸡腿骨与伦敦其它动物的骨头的相关数据,这些骨头的数据可追溯至公元43年。最早的鸡体型偏小,更像它们的野生祖先红色原鸡(Gallus gallus)。在1340年前后,研究人员发现,被驯养的鸡变得“强壮”了些,这可能是因为当时选择性繁殖的结果。

但在1950年前后,鸡骨头的尺寸开始发生变化。处于“少年”阶段的肉鸡的腿骨比红原鸡的要粗三倍、长两倍。而现在的鸡比1957年的同品种的鸡还要大4到5倍。现在的“巨型鸡”是1948年一场叫做“明日之鸡”(Chicken of Tomorrow)的超市竞争的结果,竞赛号召养殖者去培育体型更大、长得更快的鸡。现在的肉鸡之所以能够长得远远快于它们的野生“前辈”,是因为他们的骨头上的孔隙更多。它们长到7周大的时候就会被宰杀,就算没被宰,也会因为骨质原因而无法继续存活。

Bennett说,未来的地球化学家还能够通过鸡的骨骼分子检测出现在的鸡吃的是以谷物为主主的饲料。如果他们能够对鸡骨化石里的DNA进行测序,他们会发现一些基因上的变化,比如鸡的交配不再是季节性的,而变成全年性的。

国际地层学委员会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组成,负责定义那些研究人员用来研究地球的周期、时代和阶段的划分。“人类纪”还没有被官方采用,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年时间。但是有迹象显示,人类纪可能会在千年岩层记录中清晰可见。在2014年,科学家报告了一种新“岩石”——“塑岩”(plastiglomerate),一种由火山岩浆与溶化了的塑料垃圾合成的“岩石”。研究人员还认为,沉积物还会保留工业化社会的其它迹象,包括含铅汽油中的铅、石化燃料燃烧后的残渣和化肥产生的氮。鸡也可以“掺和”进来,Bennett说到。

“鸡的数量在增加,还有人的数量,随之增加的还有我们用的塑料制品、烧的矿物燃料,”Bennett说到,“因此,1950年与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的人类纪的界限非常吻合。”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行走的五花肉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