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2.18 , 13:00

还原谋杀案真相的苍蝇

还原谋杀案真相的苍蝇
Credit:锐景创意

2018年1月2日,被指控犯有谋杀罪的Kirstin Blaise Lobato终于走出了内华达监狱,这要感谢法医昆虫学。

法医昆虫学是通过尸体上的寄生虫来估算它们生存的时间进而推算死者的死亡时间。在Lobato所牵扯的案件中,不同寻常的不是尸体上寄生虫存在,而是尸体上根本没有寄生虫,无论是辩方还是公诉方律师都没有发现这个异常,这个疏忽导致了Lobato长达16年的牢狱生活。在2009年评估了法医昆虫学的证据后,或者说是因为这种证据的缺失,才有了明确的法医证据证明她的无辜。

拉斯维加斯的恐怖暴力谋杀案

17年前,2001年7月8日的下午10点15分,一名流浪汉被发现在拉斯维加斯大道后的露天垃圾场被人残忍杀害。他身中数刀,直肠被剖开,生殖器被割掉,尸体躺在血泊之中。Lobato被认为是嫌疑人只是因为在此一个月前,另一个男人曾试图强奸她,她用一把小折叠刀进行自我防卫的过程中刺中了袭击者的生殖器。她并没有割掉它,只是留下袭击者在那鬼哭狼嚎。当警察发现了流浪汉的尸体,他们排查了镇子上的居民,了解到了当时只有18岁的Lobato此前的自我防卫行为,指控她犯罪。

死亡时间

法医最初认为死者的死亡时间就在尸体被发现之前。Lobato在案发当天大部分时候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然而,后来法医改变了最初的看法,确定死亡时间在尸体被发现前的1到12个小时。在2002年的审讯中,法医又改变了他的说法,变成了尸体被发现前的24个小时。最终,Lobato被判一级谋杀及侮辱尸体,尽管没有任何物证证明她出现在过谋杀现场。

然而,判决由于一些错误被推翻,Lotato在2006年再次被审判,这次法医又一次更改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尸体被发现前的8到14个小时。这次,Lobato被指控犯有故意杀人罪及侮辱尸体罪。这次的改判依据是直肠被切,因为这次称直肠被切发生在死者时候,尽管法医称这发生在死者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区别很重要,这使得Lobato的余生都会被打上“性犯罪者”的标签。

没有昆虫证据

2009年12月,专门针对误判的杂志《Justice Denied》的编辑兼出版人Hans Sherrer就Lobato的案子与我联系,他说他有死者及案发现场的照片,问我能不能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通常这种情况下我会直接回绝,因为法医昆虫学家并不能仅凭寄生虫照片做出判断,我们需要在显微镜下对寄生虫进行研究,来确定寄生虫的特性。但是当Sherrer描述完死者及现场的情况后,我同意看一看他的照片。

——下段略“高能”——

昆虫,尤其是绿头苍蝇(丽蝇科),会是罪案的第一目击者,只要情况允许,它们会在动物死后立刻被尸体“吸引”,“冲”过去排卵。它们会在伤口或“七窍”附近产卵,使得幼虫能够获取到足够的蛋白质,因为这个阶段的幼虫还无法“咬破”尸体干燥的皮肤。这意味着雌性很擅长“定位”创口位置,以便它的“孩子们”能够有血液来获取营养。它们会大范围产卵,肉眼可见,看上去有点儿像帕尔马干酪的碎渣儿。即便只是零星的虫卵,也会有一到两毫米长,因此,很容易通过照片看到。这么看,此案中的尸体上绝对没有昆虫证据。

苍蝇说明了死亡时间

如果条件允许,比如季节、温度等,成年苍蝇通常在几分钟甚至几秒内落在尸体上。在北美大多数地区,昆虫生活的季节通常是从春季到秋季,因此冬天的尸体不会吸引昆虫。昆虫是“冷血动物”,因此它们的发育和活动会受限于温度,在低于10到12摄氏度的环境中,它们会变得不活跃。

它们还要能够“碰到”尸体,因此如果尸体被包裹住或在室内,它们会需要更长的时间到达尸体表面。一旦到达尸体,它们就是“计日器”,因为它们在白天会变得活跃,在夜晚也会“休息”。如果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晚上,尸体会在第二天早上才被昆虫“侵占”。

在Lobato的案子中,几乎所有的条件都有利于苍蝇的“繁殖”:夏天、气温高、尸体暴露在室外,没有什么能阻挡苍蝇。尸体伤痕累累,非常血腥,这对苍蝇会非常有吸引力。尸体上没有虫卵的唯一解释,就是罪案发生在尸体被发现当天的日落后。

确定为日落后死亡

2009年12月,我提交了一份声明,说明我认为这名流浪汉是在7月8日日落后被害的,而此时Lobato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指明Lobato被错误关押的人身保护令在2010年递交,但在2011年被驳回。辩护书在2013年10月份提交,直到将近两年后、2014年9月才得到回复。到2017年的听证会又过了两年,直到致力于消除冤假错案的组织Innocence Project(无罪计划)的涉入。

2017年10月,我本人及由我推荐的另外两位法医昆虫学家在法官面前证明,由于尸体在案发时处于很容易吸引昆虫的条件下,因此尸体上并没有发现虫卵则表明了案件是发生在日落后。

两个月后法院批准了人身保护令,并依据我们的证据下令重新审判,并指出Lobato的律师在初审时没有咨询昆虫学家是无效的。

10天后,法院撤销了Lotabo的定罪,解除了对她的全部指控。

本文作者(即文章中的“我”)Gail Anderson是一位犯罪学教授,西蒙弗雷泽大学主任。

文章最初发表在The Conversation上。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行走的五花肉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