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2.11 , 12:00

Reddit问答:CIA的伪装专家都干些什么?

尽管在007之类的好莱坞电影中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优秀的伪装在现实中是非常难做到的。一顶好点的假发或者一套妆容并不能让你“焕然一新”成为陌生人——完全的改变需要从内到外的调整。随便去问问《鲁保罗变装皇后秀(RuPaul's Drag Race)》的参赛选手就知道了。而作为一个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CIA)的间谍,那么能否完美的伪装自己可是个性命交关的问题。这回,你就得问Jonna Mendez了。

“我们的官员——可能是在美国海外大使馆工作的人——也许一天24小时都会受到监控,他们身后可能跟着一个连的监视人员。”Mendez说,她曾经担任了许多年中情局的伪装专家。“但他们还得工作啊,他们得秘密地和别人接头。给这些人伪装是我的工作中最有意思也最富挑战性的。”

所以……CIA为了保护自己人,都在实战中用过什么手段呢?多了去了。Mendez说。大多数都和隐藏一个人的显著特征相关。如果他们的头发是直的,就把头发弄卷了。如果要伪装的目标比较年轻,就再给头发上加点儿灰色。为了改变这些人说话或者走路的方式,还可能在腿上放个配重或者在嘴里塞个“人工颚”。美国人有某种特定的站立方式——总是喜欢把重心放到其中一条腿上——如果想把一个特工伪装成欧洲人,那么可能得让他习惯两脚分摊重量地站着。Mendez说,好的伪装总是“附加性”的,你可以让一个人高一点、胖一点,或者老一点,但是不能让“整个人都跑向相反的方向。”

CIA还会教给手下的特工们“快速变装”的本事。如果有人想要快速甩掉“尾巴”,他可以在穿过一条繁忙人行道的同时改变自身的面貌。戴上一顶帽子、换一件衬衣、加一副墨镜——如果做得好,那么这个人看起来就会人间蒸发了一般。

“伪装的目标是你走进一部电梯,等到出来的时候就没有人记得你曾经进来过了。”Mendez说,他的丈夫Tony Mendz曾是2007年《连线(WIRED)》杂志封面故事的主角,那段经历后来成为了电影《逃离德黑兰(Argo)》。“这才是CIA伪装实验室的终极目标。”

Reddit问答:CIA的伪装专家都干些什么?

在Reddit的Ask Me Anything版上,Mendez回答了不少问网友的问题,下面是部分选译:

Q:

你自己有没有纯粹为了好玩而把自己伪装一下上大街?via _nakre

A:

没,我没有为了好玩就伪装一下过。戴假发我头疼!

Q:

你觉得Clark Kent(超人)的眼镜会是有效的伪装吗?或者……最简单的伪装是什么? via randomized_botanist

A:

不。我一直觉得这是超人故事中最扯淡的部分。戴个眼镜就完啦?开玩笑呢?摘下来就变超人啦?Lois就在他眼前都认不出来那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吗?没戏。眼镜可以很有效的打破脸部的线条轮廓,有些造型也可以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但是仅仅靠眼镜是远远不够的。至于Clark Kent……我觉得单靠眼镜就作为整套超人服装的伪装实在是太太太简化了。

Q:

你给一个人做的跨度最大的伪装是啥样的? via rampant_cellotaping

A:

哦……我们能做的事儿可是不少。把男的变装成美女也不在话下,当然,不是谁都行。比如,要是个海军陆战队就没戏。不是谁都愿意戴假发的……而且除了性别,我们也能伪装种族。类似的故事很多,我很难具体挑一个说——但是我们确实曾经让一个接近两米(6英尺5英寸,1.95米)的金发德州佬穿上纱丽克米兹(一种南亚妇女装束,特点是长衬衣和宽松罩袍)和回收轮胎做的凉鞋,夹着一支雪茄烟去深入恐怖分子老窝。除了伪装之外,特工的“演技”也很重要——不过那个任务成了,至少对于当时的特工来说,伪装大有助益。没人,包括我自己,被恐怖分子抓包!

Q:

你的伪装能骗过现在公共场所那些人脸识别的AI吗? via dance_seagull

A:

我们现在正在开发人脸识别技术。CIA的头头之一,Bill Casey,曾经问Tony Mendez我们有没有007电影中的那种人脸识别技术——我觉得他可能说的是《金手指》?答案是,没有。“啊,那我们就搞一个出来吧。”Casey当时这么说。据我所知那就是我们参与人脸识别技术的起源。人脸识别技术凭借的是人脸上许多“不动”的点。比如两眼之间的距离、从外眼角到外嘴角的距离,以及耳朵的形状等等。想改变这些东西是很难的。很难,但不是不可能。这也是人脸识别和伪装技术领域交汇的地方。人脸识别是个非常棒的工具,但不是万无一失的。

Q:

所以……你自己到底长什么样? via yes_its_him

A: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我应该说我现在的长相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不过我把手头的那些工具都放在CIA的伪装实验室了,所以……实验室里倒是有一个能让我看起来棒棒的面具,不过他们不给我玩了……

Q:

跑个题,在所有间谍博物馆中收藏的小玩意儿中,你最喜欢哪一个? via dbatchison

A:

这个简单。我最喜欢间谍博物馆中展出的一个小小的照相机,和旁边的万宝龙自来水笔放在一起。那支笔是个隐蔽装置,一个“主动式”的隐蔽装置,笔的这边可以写字,另一边则可以拍照片。这个相机可是个杰作,发明它的人叫Paul Howe,他和我都曾经在CIA的技术支持部(Office of Technical Service,OTS)工作。OTS大概就是007电影中的“Q”。窃听器、伪装工具、伪造工具、假文件,你想要啥都有。我们通过这个小小的相机在冷战中收集到了许多重要的情报。我参与了其中许多案子,先是训练海外特工,然后再是把他们工作中的获得的照片洗印出来。有些照片可是直接送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的办公室)的,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吧!

Q:

你提到在行动中会需要制作面具。这让我想到电影《碟中谍》的桥段。显然你没法像电影一样那么快就做出来一个,但既然能让人在公共场合戴着,我觉得这些玩意儿肯定棒呆了。有什么场合你觉得面具会被识破吗?比如特定的光线环境,或者需要和他人近距离互动的情况? via elightened-n-lost

A:

这么说吧,我们的面具好到可以让我戴着去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给老布什做简报。总统和其他人都没识破。你知道这面具有多棒了吧。那是个“半活动”面具(Semi-Animated Mask),我们管它叫做SAM。这种面具不是完全可以活动的,比如说戴着它不能微笑,但是可以说话。确实在某些特定的光线下,你得小心一点。不完美,但是非常有用。

Q:

你能给我们讲个失败任务的故事吗? via riskymouth

A:

我只能说一点点,——有个行动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行动是怎么搞砸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事情就是出了错,当时是在莫斯科。我们的一个官员用了一套我为他准备的伪装。主要是一副面具。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晚的行动出了状况,我们的特工不得不中止了任务。计划的一部分是,他要卸掉伪装,然后把伪装的东西藏在附近的什么地方——比如说一块儿石头下面什么的。具体在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克格勃(KGB)最后找到了这个面具,现在这东西在莫斯科的克格勃博物馆展出呢。——更不幸的是,这地方我还不能去参观。我是真想去看看自己的工作成果在那展览,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面具可能已经开始慢慢腐烂分解了。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哦……你就不能把自己伪装一下再去参观吗? via Capital_Punisher

本文译自 WIRED & Reddit,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Guuuululu
赞一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