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9 , 09:00

用微小剂量的花生来提升过敏儿童的耐受度

用微小剂量的花生来提升过敏儿童的耐受度
Credit 123RF

11月18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或许“将给许多家庭带来改变生活方式的希望”,伦敦大学圣乔治分校的儿科过敏症专家Michael Perkin说道。

医学工作者使用经过精心校准剂量的花生蛋白来使过敏儿童逐渐适应。在一年的时间里,缓慢地增加暴露剂量,大多数一开始稍微接触花生就会发生严重过敏反应的儿童,现在能够接受相当于两粒花生的剂量。

该报告同一天同时发布在西雅图举办的美国过敏、哮喘和免疫学院年会上。

花生暴露疗法以一种名为AR101的药物形式出现,在该研究中被称为“花生衍生物口服免疫治疗药物”,或者如Perkin所说,“花生粉末胶囊。”AR101经过精细地称量,因此研究中使用的最小剂量非常精确,含有0.5毫克花生蛋白——相当于一粒大花生的六百分之一。

在临床试验中,372名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4至17岁儿童起先服用最低剂量的AR101。剂量每两周增加一次,直至达到一次300毫克,这大约相当于一粒花生。

容忍度提升

在为期一年的临床实验中,过敏的儿童每天服用安慰剂或AR101。接受安慰剂的儿童中只有4%能够耐受600毫克花生蛋白,或者说,吃下两粒花生而不会触发过敏反应。在完成了一年疗程的人中,如今有67%的儿童能够安全地吃下两粒花生米。

研究的合作者Daniel Adelman就职于加利福尼亚州布里斯班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Aimmune Therapeutics;该公司研发了AR101并赞助了这项试验,而他本人是变态反应学家和免疫学家,他说,改善耐受性“可以真正地改变花生过敏患者的生活”。

研究的出发点是,尽可能降低意外误食花生造成的危险,比如说,以后某个对花生过敏的孩子不小心喝了一口含有花生蛋白的饮料,再也不至于出现生命危险。Adelman指出:“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人们摆脱那种不得不每日谨小慎微的恐惧和焦虑。”

在临床实验的过程中,几乎所有接受该药物的参与者都对其产生了过敏反应——预期中反应,因为“你让人们服用了含有使其过敏的物质。”Adelman说。大多数人的反应并不严重,只是皮疹或轻微腹痛。

专家指出,虽然适当接触过敏原的疗法有效,但父母乃至医生都不应试图去测量儿童的耐受度,自行开展暴露疗法。在缺少相关的精确测量仪器的情况下,可能会造成很高的危险。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小儿过敏症科学家Scott Sicherer说:“就是要把花生当成药,而不是食物。不要自己在家里试。

Schicher还警告说,虽然该疗法很有前途,但它不是治愈手段。目前尚不清楚人们需要保持多长时间的持续服用花生蛋白来维持其耐受性,但很可能需要经常使用。“每天必须例行公事。”他说。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谷内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