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8 , 13:00

BBC纪录片摄制组在拍片时救了企鹅

这个月BBC地球栏目新上一部大卫.爱登堡主持的自然纪录片,the Dynasties(可能会翻成野性皇朝啥的)。结果企鹅群的幕后故事引起了一些评批,原因是摄制过程里现场团队发现有一批企鹅受困,于是设法帮它们脱了险。这种做法违反了业界尽量不干涉野生动物命运的原则,不过另一边也有业内一线的制片人和摄影师发声支持,认为做的没错。

传统来说,大家都默认纪录片拍摄期间不可插手自然事件,事怎样开展就怎样拍,这才是“纪录”。但摄制《皇朝》的工作人员这次光明正大地没有严守这规则。

在上周日播出的单集中,主角企鹅群有好几只在风暴里跌入了雪坑,地势太陡,没有办法自行出来。于是摄制组就挖出一片斜坡,让它们有机会自救。BBC地球栏目组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举动。

野生动物摄影家Doug Allan(跟爱登堡关系不错),说不干涉是基本原则:“如果是猎食者和猎物间的互动,我们就绝不该干扰其结果。”但他表示救企鹅这事办得没什么问题,“(这方面)都要靠现场的真实情况来决定。干扰猎食肯定是错的,可他们只是为企鹅挖出通路,没有吓着它们。”只考虑省事的话,组员直接下坑把失足企鹅抓上来当然更便捷,但却会让这些小家伙受惊应激。

Doug Allan:“我认为单就这次来说,他们的做法完全合情合理。换我在现场会做一样的事。”

BBC纪录片摄制组在拍片时救了企鹅

资深剧作和制片人Philip Hoare的观点则比较愤世,他认为这类遭遇一旦公开,摄制组救或不救,都会有人跳出来指点。他还提到之前自己在斯里兰卡拍摄抹香鲸的时候就碰到过类似的情景。当时有一组杀人鲸出现,追猎他们正在拍摄的抹香鲸家庭,摄影船刚好拦在双方之间。经短暂考虑,他们把船驶开了。

Philip Hoare:“那是很难下决定的事。我不愿意看着任何鲸鱼死去,但我们人和船只仅仅是出现在附近就可能会妨碍野生动物的自然行为和需要。”

皇朝系列的监制Mike Gunton,也出来为救助企鹅辩护。在BCC第四频道的访谈里他说到:“我在这行干了三十年,这是特例中的特例,我们真的几乎从来不会这么办,但当时的情况相当特殊。一般而言,纪录者不会、不该亦不愿干涉,因为任何行动都会产生其它枝节。”

“首先对组员和动物双方来说,近距离接触都挺危险的。然后你还可能因此改变自然系统上某个局部的动态,也很可能让某些动物因为失去猎物而挨饿。但就这个救助个案来说,不会有这类遗留问题。”

早前有报道称爱登堡老爷反对组员营救企鹅,因为“悲剧亦是生命的一环”,不过Gunton在访谈里否定这个传闻,并称爱登堡本人曾跟他说如果在场的话也会去救它们。

插播
捷克老虎屠宰场撞稿了,贴一点补充在这里。

养殖大猫的一生大概是这样:出生不久就会在动物园做摄影摆件和儿童玩具,猛兽年幼,小孩也可以安全地摸。但大型猫科动物发育并不慢,一头小老虎顶多这样用半年或者一年,然后体格对普通游客来说就太危险了。这些稍微长大的老虎和狮子,会被转卖去做动物表演,到五岁完全性成熟后,它们对专业工作人员的威胁又变得太大了,已经不是最方便安全的表演动物。——到这时,尸体就变得比活物值钱。所以在捷克官方虎籍上,五岁附近就死的老虎数量多得异常,这也是追查才发现的。捷克的大型猫科保护法规 写得 很严格,所有养殖虎从出生到死亡每个阶段都要去备案,就是虎籍。

捷克的虎制品大多流入越南,但当局相信身居捷克的越南籍人口也是个不小的消费群体。

涉案的主要三人:
Ludvík Berousek,捷克国内最大狮、虎养殖场场主,本身还是知名马戏团家族生意的一员。明面上,他为动物园和马戏表演提供合法的狮子和老虎。
牵着另一端线头是越南人Le Xuan Vu,他经理各路订单,按需向Berousek要货;Berousek会把大猫运到屠宰场,由场主Miloš Hrozínek宰杀加工后运走。

因被控非法杀死、贩卖受保护动物,Hrozínek依然在拘。Berousek和越南总办Vu目前已经保释,大场主明面上的生意丝毫未损。

BBC纪录片摄制组在拍片时救了企鹅

主帖原文:《Top film-makers back penguin intervention on Attenborough show》
副帖原文:《Gruesome discovery of Czech tiger farm exposes illegal trade in heart of Europe》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