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7 , 22:20

孟加拉小村庄的高流产率,背后原因可能是气候变化

译者:南弗勒斯
原文: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45715550

学者们在孟加拉东海岸的小村庄发现了异常高的流产率。进行深入调查后学者得出结论:气候变化可能是罪魁祸首。记者Susannah Savage对这一地区进行了深入探访。

“女孩比男孩好多了”30岁的Al-Munnahar这样说道。“男孩不听话、自我,女孩听话。”
生活在孟加拉东海岸一个小村庄的Al-Munnahar有三个儿子,她想再生一个女儿。她以为这次终于可以得偿所愿,结果流产了。
她是村里几个失去孩子的女人之一。

在事情还没变得异常之前,在当地考察的科学家注意到流产案例较其他地方有所增加。至于原因,他们认为是气候变化。

Al-Munnahar居住的村子,路很难走。旱季时,一条羊肠小径通向的是一片沼泽;雨季时,通向的却是海。说是村子,不过是表面湿滑的一大堆泥堆,上面立着岌岌可危的几座棚屋和一个鸡栏。
“这里什么也种不了,”Al-Munnahar说。这里的沼泽地在不久以前还是稻田,直到90年代。
以前的稻米产量虽说不能营利,起码还能养活大家。可现在连温饱都凑不够了。不断上升的水位、越来越高的含盐量逼得村里的万元户们只好去养虾或者采盐。现在,水稻田只有几块了。

“这是气候变化最直接的反映”Manzoor Hanifi博士是孟加拉国国际腹泻病研究中心(ICDDRB)的学者,他说:“气候变化对这个地方的改变是肉眼可见的,但对人身体的改变却是难以察觉的。”

海水和贿赂
ICCDDRB在过去三十年间一直在对Chakaria地区的健康状况和人口水平进行监测,一点小的变化都无法逃过他们的眼睛。
在过去的几年中,许多人家纷纷离开沿海平原移居至内陆,进入森林山地地带。为了做到这点,他们必须有足够的钱去贿赂守林人。
“我们花了230,000塔卡(约2,752美元、19,095人民币)行贿才能建房子。”Kajol Rekha三年前举家从平原搬到山里,“因为太潮湿。我的小孩总是发烧,尤其在洪水过后家里还很潮的时候。这里好多了。”

这些环境移民把生活经营得相对不错,种了作物,离工作机会和教育资源近了不少,身体也比之前好多了。
尤其是生活在内陆的女性流产几率更小。2012至2017年间,ICDDRB学者们把监控地区的12,867名孕妇记录在册,包括生活山地地区与沿海平原地区的。经过跟踪调查,发现生活在距海岸线20公里、海拔7米以内的女性流产概率是内陆女性流产概率的1.3倍。

差异看起来不大,但是Hanifi博士认为差距仍在扩大。
除此之外,在把这一区域A与ICDDRB监测的孟加拉另一远离大海的区域B进行比较后发现差异更明显。A区域的流产率为11%,而B区域为8%。科学家认为造成差异的原因是饮用水的含盐量。而沿海地区水含盐量因气候变化而上升。

别无选择的家庭
海平面在上升的原因不仅是冰川融化,也因为不断上升的气温影响着大气压强,大气压强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海平面水平。
Hanifi博士说:“大气压强每减少1豪巴,海平面就上升10毫米。大气压强的连续减少会使浅海区域的水位线巨幅上升。”
海平面上升,海水流入淡水河最终进入土壤,再进入地下水所在的蓄水层污染水质。污染后的水又通过水井被村民取用。比如Chakaria村,打出的水透着红色,含盐量高。村民们却没有因此而停止使用,照常用于清洁和饮食。

世卫组织建议成年人每日盐摄入量不超过5克,而在Chakaria村的人均每日盐摄入量却高达16克,是山区居民的三倍多。
在发达国家,健康组织已经致力于减少过度盐摄入多年。盐摄入过多会导致高血压、提高中风、心脏病风险,还会导致孕妇流产与子痫前期。可这些孟加拉家庭没有意识到日常的饮水给他们埋下的健康隐患,就算意识到了,也没有解决方法。
Chakaria村土生土长的居民,50岁的Janatara只是说盐对庄稼不好。记者问她会不会离开这里,她笑着说:”当然不会!我在这生活了一辈子,再说了能去哪里呢,我们又没什么钱。“

生活很难
Janatara的邻居,23岁的Sharmin却想着有一天能离开。她看不到自己和两个儿子在这里有什么未来。“这里日子也不好过。”她说。尽管如此,她还是打算先再生一个孩子。
此时此刻,对于像Sharmin和Al-Munnahar这样的女性来说,流产率还没有提高太多。Hanifi博士认为,除非采取行动,情况只会像气候变化的影响一样,越来越糟。

孟加拉地势低洼、洪水频发,对全球气候变暖反应十分敏感。但其他国家同样会经历海平面上升带来的连锁反应。印度洋地区曾在2005年因旋风导致海水倒灌,农作物与饮用水储备遭到大规模的破坏。美国佛罗里达州因海平面上升导致地下水遭到海水污染。
形式如此严峻,可文中提到的监测工作与监测站,却没有几个。对此博士Hanafi说;“我们为阻止气候变化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投给研究的却很少,至少公共健康这块是没见着。人人都在恐慌环境灾难,却没人关注公众健康。”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