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4 , 12:00

人脑中发现了新的功能性分区

事实证明,也许我们的脑袋里真的存在着一块足以使人类区别于其它灵长动物的“思想位”。当时,为了绘制出细节更为丰富的大脑解剖图,科学家们正对人脑的某些部位进行高精度的成像,结果他们发现了一处未知结构。

神经科学家George Paxinos和他在澳大利亚神经科学研究所(NeuRA)的团队将他们的发现命名为endoretiform nucleus——因为它位于小脑下脚(也被称为绳状体)内。具体位置在大脑底部,靠近大脑与脊髓相遇的地方。

该区域负责处理身体反馈的感觉和运动信息,以修正我们的姿势、平衡和运动状态。

Paxinos解释说:“小脑下脚交汇的神经冠就像一条河流,载有从脊髓和脑干到小脑的信息。endorestiform nucleus是一组神经元,就像这条河中的一个岛屿。”

阿德莱德大学的神经科学家Lyndsey Collins-Praino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他告诉媒体,Paxinos的发现相当“有趣”。

“虽然人们能够猜到,endoretiform nucleus在[小脑下腿的功能]中发挥关键作用,但要下论断还为时过早。”她补充道。

Paxinos一直致力于制作出最新的神经解剖学图谱。他用自己研发出的脑染色技术,使脑组织的图像更清晰(当然也更漂亮!)。这些染色剂靶向细胞产生物——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如神经递质。不同的化学物质产生了不同的颜色,所以相当于利用功能类型来区分神经元群——而不仅仅是区分细胞类型的传统方式——揭示大脑的化学结构。

“对乙酰胆碱酯酶的密集染色来说,endoretiform nucleus非常明显,因为周围区域呈现的都是阴性反应。”Paxinos解释说。

人脑中发现了新的功能性分区
(NeuRa)

事实上,Paxinos数十年里一直怀疑大脑里存在着某种未知结构,在一种被称为治疗性前外侧切断术的手术中——通过切割脊柱通路来缓解极端和无法治愈的疼痛的手术——他和同事注意到,脊神经似乎终止于(后来发现了)endoretiform nucleus所在的位置。

Paxinos怀疑它可能参与对精细运动的控制,这一事实也解释了为什么尚未在其他动物脑中识别到这一结构的事实,其他动物包括狨猴和恒河猴。

“我无法想象黑猩猩能像我们一样灵巧地弹奏吉他,即使他们也热爱音乐。”Paxinos指出。

人类的大脑至少是黑猩猩的两倍(1300克对600克),人类大脑的神经通路中负责向运动神经元传导运动信号的比例占20%,其他灵长类动物则只有5%。

因此,endoretiform nucleus可能是我们神经系统中另一处区别于动物的独特功能构造,虽然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不久之后,Paxinos将详细扫描黑猩猩的大脑。

为了确定endoretiform nucleus的功能,我们可能不得不等待更高分辨率的MRI问世。

将正常大脑与脑功能异常患者的大脑进行比较,也可能会产生一些见解。

“神经解剖学对于我们建立正常和异常脑功能知识的基础至关重要,但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新的解剖结构到底具有何种功能。未来几年的研究方向就是回答这些问题。”

Paxinos是神经解剖领域的权威,曾出版过52部大脑神经图谱;他的这一发现尚待同行评审,但大脑最新的功能区域的详细信息可以在Paxinos的最新解剖图集中找到,名为Human Brainstem:Cytoarchitecture,Chemoarchitecture,Myeloarchitecture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