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4 , 11:00

科学家受HAL9000启发,制造了一台功能类似的AI

科学家受HAL9000启发,制造了一台功能类似的AI

科学家仿照HAL9000制造了一台用来执行外太空任务的AI。

或许你不晓得HAL9000是何许人……物也,它是阿瑟·克拉克的小说、以及之后库布里克执导的经典科幻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的大反派。

电影里,科学家为HAL预设的逻辑是尽可能完成任务,而在漫长的太空旅途中,HAL意识到,人类天生就会犯下各种错误,而它却不会,所以,唯一会导致任务的失败的因素就是人类本身……然后,它采取了一个非常合乎逻辑的行动:消灭不稳定的因素。

Emmmm,先不要急着骂,这一次科学家自信满满地保证说,现实世界里的AI不会成为人类杀手。

休斯顿总部的TRACLabs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开发人员Pete Bonasso表示,他的新CASE原型(“航天代理认知架构”)在技术意义上就相当于现实中的HAL——减去妄想和背叛要素。

抛开它的心理缺陷,这一经典的AI形象给当初的Bonasso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1968年,我还是西点军校的高年级学生,然后我看到了斯坦利·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从那时起,我就想渴望制造出真正的HAI。”他在一篇新文章里回忆起了最早的灵感来源。

那时,整个大学只有一台电脑:内存125KB的General Electric 225。

尽管需要和全校所有同学争抢电脑的使用时间,Bonasso仍然学会了编程制作小游戏,但HAL是来自于另一个层面上的启示。

“当我看到2001时,我知道我的使命就是让计算机成为人,就像HAL 9000一样。”Bonasso解释道。

几十年后,程序员开始逐步实现这一目标。

由Bonasso开发的AI原型到目前为止,只在虚拟环境下管理过一个行星空间站,模拟过程持续了4个小时,但最初的结果颇为光明:在实验中,没有宇航员遭遇事故和谋杀。

“NASA的同事们并不担心我们的HAL会失控,”Bonasso向Space.com解释道,“那是因为它无法做任何程序设定外的事情。”

CASE不是超越人类智力的全能AI,而是组织和代理操作的认知体系结构。它能够做到的就是根据当前的消息制定计划和自动操作,以保证集群基地的全天候运行。

该系统分三层。第一层是控制硬件,如生命支持系统、动力系统、行星探测器——以及理论上的吊舱门。

第二层是算法逻辑,是运行在硬件上的软件;而第三层则是执行方案,包括日常维护、响应紧急情况,例如气体泄漏、电机损坏或行星沙尘暴。

据推测,CASE第三层的应急预案中也包括“如果发现了外星人遗留的巨大黑色石碑,我们应该怎么办”,不过没有报道出来。:)

除了三层架构外,代理AI还具有一个本体系统,能够从现有的数据(知识)中做出推理和判断。人类可以与AI交互的界面,包括视觉显示和响应对话的管理器。

同样,没有必要担心。真的。

系统自身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它可以做什么,可以知道什么。

“它的能力非常狭窄,专注于在行星基地上发生的事件,”Bonasso告诉Space.com,“虽然它可以维持生命支持系统的运行,但不知道上次总统大选谁赢了。”

具体细节见于Science Robotics的报道。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