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11.23 , 13:00

数字教学减少教师逃课

爱迪生曾在1913年宣言:“书本很快会被学校抛弃。”他坚信,默片将迅速取代课本。接下来的每次信息技术革新,无论是广播、电视还是计算机,都没能将课本淘汰。不管时代如何变化,一代代教师坚守着课本和教室,从未被取代。

如同教师一样,数字化教学技术也是形形色色,鱼龙混杂。但只要运用得当,现代学校理应重视数字教学。由于教师水平低下、人手不足,贫穷国家更应注重运用数字教学。

数字教学减少教师逃课

逃课的教师们

联合国的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中,包含了截至2015年全球儿童都能完成初等教育课程的目标。这一目标很大程度上已经得以实现,90%的儿童都有学可上。可惜,这一数据并没有听起来那么美好。尽管全球绝大多儿童得以入学,但许多学校却空无一物。世界银行日前针对七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当地9岁的儿童中,至少有半数不会朗读简单词汇,3/4的人无法念出简单的句子。而根本原因都是教学资源的匮乏。这项研究还发现,7%的当地教师根本没有从事教授读写技能的知识储备。巡查中还发现,将近一半的教室里都没有教师的身影。

高薪聘请人才根本行不通。教师待遇在欠发达国家中都算好的。在印度,教师的年收入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4倍,在肯尼亚和尼日利亚则达到了5倍。(在经合组织的发达国家里,教师的收入水平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75%到150%。)无论是巴基斯坦90年代大幅削减教师工资,还是印尼2005年大幅提高教师工资,工资增减似乎都对教育产出没有太大影响。

至于课堂缺席,要是高收入教师旷课,政府就真敢开除他们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穷国政府根本没有经费对荒村野岭的教师实施监察。而且在许多国家,政府害怕强大的教工工会,不敢拿老师们怎样。

最近的多项研究则表明,数字化教学可以有效改善现状,并且对欠发达国家的提升作用似乎远大于发达国家。对欠发达国家的一系列教学干预手段研究表明,在小班制、营养补充、免疫驱虫等对师生的各种激励手段中,最为有效的就是技术教学。

因此,一些花在教师身上的稀缺资源可以更好地用于技术教学。不是说把一堆电脑甩给学校就能指望学生自学成才,这只会把大把的钱浪费在电脑上;而是要向学校提供孩子们便于无师自通的软件。相比于良莠不齐的教师,它能教给学生们正规得多的知识。它不仅能自动适应学生的学习能力,还能为教师指明教学目标,并且方便监管教师出勤。

不过也有人怀疑,那些最为穷困的地区是否有支撑数字化教学的基础设施?其实非洲正在迅速迈入电气化。肯尼亚的民居电力覆盖率在近三年里从27%提高到了55%,难以供电的地方还可以利用太阳能发电。学校也不必强求网络接入,电子教学设备可以拿到专供上传下载的地方传输必要数据。费用也不是什么大问题。Tusome(斯瓦西里语的“跟我读”)是最成功的项目之一,一个肯尼亚学生一年的使用费用仅为4美元,在各个公立小学得以推广。最重要的还是政府的决心,毕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不过技术毕竟不是万能灵药。传统意义上的好教师永远不能被取代。政府部门固然要让教师负起责任来。但是,通过监测师生、协助优秀教师,以及最关键的帮助后进生,高科技同样可以为教学提供极大帮助。

本文译自 The Economist,由译者 Longin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