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21 , 16:00

至亲困境:很讨厌我姐,可圣诞我们又要见面了

来信:老姐跟我现在都是二十几岁,关系一直挺疏远的。小时候她会向我展示力气,挑起争抢;随着年纪变大,我们之间的冲突更多就停留在口头。过去十年,我们的生活少有交汇,小孩之间的看着还算正常的互动,在成年后积淀成了冷淡的关系。

她好像真的讨厌我,我不想说那是因为她在嫉妒,这样说感觉很小气。而且我也不清楚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好眼红的。她总是让我觉得不安全,每次见面她就谈我穷、懒,但都是靠猜的,她压根就跟我不熟。一到这种见面我就变得很容易激动,而她似乎毫不在意,有时针锋相对几分钟后又接着说些尬笑话。

最近我跟妈提起这些。妈说她都知道,我姐是有不对,但不想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我爸这段时间还在治癌,各种事全都压在一起了,变得更纠缠。不过我想,即使只是为了父母,自己也该维持住亲人间的和睦,所以还在尝试。

回信:你这想法没错。希望你父亲早日好转。

你们姐妹间的矛盾虽然激烈,但既不特殊,也不会轻易解结,手足之争古已有之(过去的人要是找到过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便法门,显然也没有流传到现在)。对不少人来说,家庭聚会的大节日都有两面,一面是团圆的喜乐,一面是陈年矛盾再度翻新。你的老问题是从童年发芽的。幼儿之间有权力等级,当年界定等级时留下的旧伤已经结痂,但只要时机重合就会再度撕开。(原文用语是pecking orders,鸟类的啄序,不一定要译成“权力等级”,但这样比较清楚;吃序在哺乳类动物里也常见,比如猪)

人生头几年相处时产生的裂痕,会一直蔓延入我们后半生。家庭生活里对人有益的各种元素反而不见得有这么长久的时效,细想起来真是让人沮丧。

至亲困境:很讨厌我姐,可圣诞我们又要见面了

回到正题。从描述来看,你姐的行为反影着你童年时期的自我示弱。直到今时今日,即便你已经长大成人,你姐还是能轻易地唤醒你小时候的脆弱感,她甚至都不需要开口,光是出现在你面前就可以了。即便如此,你还是有不少好选择可以处理好这段关系。

我想你在写这封信时,对现状的最初起因究竟有没有头绪?那是发生在过去、让她依然能这样触动你的某件事。我怀疑你们之间的应激关系,是在当年分玩具时就固定下来的。幼时低人一等和利益割舍的苦楚在心底闷燃,而你姐的耀武扬威(或许不止她一个)时不时为其添料,这模式维持得太久。

想清理这种关系,你需要学会从这种竞争里抽离出来,同时针对这类事在心里建起点抗性,你姐从你身上再抠不出自尊材料,就会转去找别的目标。谨记,原生家庭成员你没办法选,但成年后你的世界是开放的。

另外因为只有你提供的角度,我不好对你姐的行为下什么确凿判断。从描述看,你姐说话前不会考虑人,外加性格有点侵略性;而当一个人太柔软,有效反抗太少的时候,多少会逗引起我们压制对方的欲望,更加上你们相处模式维持了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俯视。

所以推测起来,这段关系的一端是她依然在享受当姐姐的权威,另一边则是你习惯性地示弱。你提到妈妈不愿意干预,这并不奇怪:俩孩子都二十好几了,起争执当妈的还要像哄宝宝那样把她们劝开吗?我担心的是你把这种软弱扩散入自己的生活里,而不是像成年人都需要的那样,逐渐建立起能忍受磨损和挫折的心。在对这类事变得游刃有余之前,你都还是脆弱的。

被动等待对方改变行为态度、主动努力以求他们察觉自身问题或希望第三方带着正义进场,全都只是一厢情愿。你真正能发力推动的唯有你自己,而直到心里自我建设完善之前,你姐的行为态度只会照旧。在这些问题上,有许多心理治疗师都能给你更精确的攻略,当然你也能纯按自己的思考和步调去解决。我最后的建议是,(特别是圣诞期间)如果她又挑起不愉快的话头,就先从一数到十,稳住呼吸再回应,这招很好使喔!

译:什么是“不正规翻译”?哪今年catti(翻译国考)11月的真题举个例子。不是做好坏区别,单纯乐一下,让大家知道有分别。
Plastic and traces of hazardous chemicals have been found in Antarctica, one of the world’s last great wildernesses,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Researchers spent three months taking water and snow samples from remote areas of the continent earlier this year.

模仿应试:根据一项新研究,在南极大陆——地球上最后一块蛮荒之土——的境内,发现了塑料和多种有害化学物质(的痕迹,不敢省)。今年早些时候,研究团队花了三个月在该大陆的僻远地区收集水和雪的样本。(按我理解的教材要求翻)

O道机翻:一项最新研究显示, 在南极洲发现了塑料和有害化学物质的痕迹, 南极洲是世界上最后的大荒野之一。今年早些时候, 研究人员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从欧洲大陆偏远地区采集水和雪样本。(原样贴出来,不是黑。速度快,有两个毛病)

我的拐译:今年头三个月,绿色和平的科考团在南极采了一批水、雪样本,并从中检出了塑料微粒和有害化学物。(为所欲为,甚至不是意译)

原文:《My sister has always bullied me. And she still makes me anxious》,by Mariella Frostrup;非正规翻译,下面链接有原文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梁兵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大帅b · 敏捷的灵缇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