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12 , 08:00

中期选举结果将对美国的科学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中期选举结果将对美国的科学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拥有科学、医学和工程学位的候选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在这二十来位新晋候选人中,至少有七位将获得众议院席位。

国会的新鲜血液,主要是民主党人,其中包括拥有工业工程学位,在宾夕法尼亚州获胜的Chrissy Houlahan。曾作为生物化学家的Sean Casten在芝加哥一个属于共和党长期票仓的选区中打开了局面。

海洋工程师Joe Cunningham在南卡罗来纳州赢得了胜利。注册护士Lauren Underwood拿下了伊利诺伊州第14区。

在弗吉尼亚州,拥有核工程背景的Elaine Luria击败了共和党的Scott Taylor。Jeff Van Drew是一名牙医,他赢得了代表新泽西州的国会席位。俄克拉荷马州的Kevin Hern,拥有工程学学士学位。

两位拥有科学博士学位的候选人,化学家Randy Wadkins和数据科学家Mel Hall,都没有赢得选举。但另两位拥有博士学位的老牌议员保住了自己的位置:费米实验室前高能物理学家和众议院议员Bill Foster和前工程师、数学博士Jerry McNerney,

民主党的众议院可能会动摇国会之前的科学政策。

比如说,众议员Eddie Bernice Johnson准备接管众议院的科学、空间和技术委员会。

Johnson是第一位进入国会的注册护士。她将成为自20世纪90年代,前工程师George Brown之后的第一位具有STEM背景的委员会主席。

她对环保倡导组织“保护选民联盟”的评价很高。

Johnson领导下的技术委员会将呈现出与过去不同的面貌。

委员会现任主席Lamar Smith经常质疑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项目,争取遏制联邦政府对气候变化的研究,并利用国会的传票权力要求科学家交出数据和通信内容。

Johnson立刻设定了新的工作议程。在周二晚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她赞许了联邦官员最近在制定政策时一改以往缺少科学思想的作风,宣称要把“捍卫科学事业不受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干扰”和“抵制误导或有害的行政行为”当作她的首要任务。

在声明中,她肯定“气候变化是真实的”,并表示她会寻求遏制气候变化的方法。

国会可能失去了其最直言不讳的气候变化否认者之一,众议员Dana Rohrabacher,他也是科学委员会的成员。 (Rohrabacher上周告诉媒体,气候科学是“虚假的”,尽管有压倒性的科学证据表明气候变化是真实的。)

11月6日中期选举的涟漪效应不会停留在平流层,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木星最大的卫星。

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负责监管NSF和NASA资金的众议员John Abney Culberson败给了民主党人Lizzie Fletcher。

Culberson一直是探索欧罗巴的主要倡导者。欧罗巴是一颗被冰雪覆盖的星球,被认为是太阳系里最可能出现地外生命的天体;今年他拨款1.95亿美元用于筹划登陆欧巴罗的任务。目前尚不清楚该项目前景如何。

许多拥有科学背景的左派候选人得到了314 Action的声援,它是某个政治行动委员会,自称是“亲科学抵抗运行”的领导者。

其中成员包括Jacky Rosen,一位前计算机程序员和内华达州代表,如今当选为美国参议院议员,314 Action的总理事Shaughnessy Naughton在一份声明中称其为“国会中科学精神的坚定捍卫者”。

“我们真的很期待看到这些新议员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Naughton说,提及了诸如气候变化,选举安全和种族歧视等问题。“作为科学家,他们才是问题的解决者。”

明年2月,PAC计划在2019年及以后培训更多的科学家竞选公职。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