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10 , 11:00

15个被时间冻结的地方

15个被时间冻结的地方

庞贝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将庞贝古城囚禁在了时间之中。火山用厚厚一层火山灰埋葬了这座城镇,以及其中未能逃脱的居民。逝者的遗体分解了,在火山灰中只留下了一个空腔,后来的考古学家用石膏填充后进行了发掘,逝者可怕的死状让庞贝古城名扬天下。火山还保存下来了其他的东西,从先进的管道设施到多彩的凿刻壁画到涂鸦。考古工作揭示了公元79年时候人们生活的细节,包括家中的急救设备和可能很快做熟的小型烧烤,还有家常饭菜。

亚利桑那,双枪镇

在美国西部最诡异的鬼镇便是双枪镇,一个被废弃的路边景点。根据奇谈地图集(Atlas Obscura),双枪镇除了零星的几个农庄住宅啥也没,直到上世纪20年代初期,当时双枪镇成为了这条公路上的一个旅行站点,这条公路后来成为了著名的66号公路。一个名叫Harry Miller的古怪企业家租下了这里,建起来了一个小型动物园和虚假的印第安人废墟。Miller利用了19世纪晚期一队阿帕切勇士的死,他们在一场和纳瓦霍人的战斗中丧命,Miller带着游客参观他们战死的洞穴,甚至还出售一些头骨,并声称这些来自于阿帕切族。后来Miller开枪打了租给他这里的土地所有者,但是却被无罪释放了。1929年,在围绕着这块土地的枪战和法律战争之后,Miller离开了。很快66号公路也离开了,改道穿过了大峡谷。后来双枪镇被转手了几次,之后在1971年被再次烧毁。如今,这里只剩下几个石质建筑,还有残留下来的老动物园中山狮圈的一部分。

加州,索尔顿里维埃拉

索尔顿湖意外形成于1905年,人们称之为奇迹。由于一次灌溉意外,科罗拉多河的河水涌入加州西南先前已经干涸的湖床上。形成的索尔顿湖成为了一处度假胜地。

不过在短短几十年内,索尔顿湖的灾难变得显而易见。由于只进不出,湖水中的盐和农业废水的浓度日益增高,将之变味了一个臭烘烘的环境灾难,湖边漂浮着大片的死鱼。大多数湖边的房子都废弃掉了,当地政府也同意让索尔顿湖自生自灭。据《边缘》的报道,截至2018年,导入索尔顿湖的水比最初少了40%,这会使得湖水深度逐渐下降6米。《边缘》还报道说,随着湖水干涸,越来越多的居民可能会逃离这里;全美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就有帝王谷。

日本,端岛

日本的端岛曾经是一处大型煤矿开采的地点,超过5000人生活在这里,现在端岛被大力建造——但却空无一人。这座岛的面积不过6.3公顷,但几乎每一处都覆盖了人类的足迹:防波堤、数层的大楼和一处已经废弃的神殿。这座岛在1974年被废弃,因为煤炭已经开采光了。2009年的时候,这里对游客开放了,然后在2015年,这里成为了UNESCO世界遗产地。如果你无法亲身前往,你可以通过谷歌地球一饱眼福。

乌克兰,普里皮亚季

这里有点像是现代版的庞贝古城。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的爆炸导致反应堆泄露了5%的放射性物质。根据世界核协会的描述,接下来的几周有28人因为急性放射病死亡。在附近的额普里皮亚季,45000人连夜撤离;最终,超过22万人不得不撤离核电站附近的污染区。

剩下的大楼满是碎裂的玻璃和被遗弃的家具。废弃的摩天轮安静的矗立在落满灰尘的旋转木马旁。大自然重新掌控了这里,狼、驼鹿和野猪就游荡在曾经人声鼎沸的地方。

纳米比亚,卡曼斯科

极度干燥的纳米布沙漠是生存的禁区。就连卡曼斯科也没熬过去。

20世纪初在这个地区发现钻石之后,德国人建造了卡曼斯科,这里曾经是德国的地盘,现在归纳米比亚所有。建筑风格是古怪的日耳曼风格,拱形的窗户和熟铁栏杆。根据“当今鬼城”的网站所述,当时居民的生存多亏了从120公里外运来的水。到了20世纪20年代,钻石矿被掏光了,然后又在别的地方发现了新的钻石矿。卡曼斯科的人口急剧缩减,最终在1956年彻底被遗弃了。

中国台湾,三芝飞碟屋

三芝飞碟屋位于台湾最北端,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是一排排形状奇特的舱形的建筑物。这些两层的舱形建筑物从未完工,但是它们被涂成了活泼的粉色和黄色,使得它们好像是友善的外星人刚急匆匆的赶去喝一杯糖,或许随时随刻都会回来。不过,这些诡异的空楼不是一直存在的;为了给新的项目让路,2010年的时候它们被拆除。

南极洲,奇幻岛

如果一些东西是建在大部分无法居住的大陆之上,说它是鬼镇合适吗?对于奇幻岛来说,或许很合适。在南极洲上的这处村落曾经是一个捕鲸站和几个科学实验室的根据地,但这里也是一个活火山的破火山口。1967年和1969年,火山喷发了,摧毁了当时在用的英国和智利的科研站。根据奇谈地图集所说,现在临时的季节性科研团队会到这里,还有一些中意这里被遗弃的机库、生锈的锅炉和储水罐的游客。

15个被时间冻结的地方

意大利,克拉科

克拉科镇位于意大利地图的“脚背”处,可追溯到公元1060年。在整个中世纪时期,有大约1500人生活在这里。当地历史协会表示,克拉科有着4个广场,好几个教堂,并且到了19世纪,克拉科的规模大到被划分成了两个区。

不过意大利是一个地震活跃的地方,克拉科所在的山坡又很陡峭并且不稳定。20世纪中期,地震和滑坡破坏了这个城镇。1963年,最后一名居民搬离了这里,去到了附近的另一个城镇。如今,这个被遗弃的城镇是一处历史地点和旅游胜地。

法国,奥拉杜尔村

奥拉杜尔村在1944年被武装党卫军摧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剧。这是一个恐怖的暴行。在那一年的6月10日,纳粹不对进入了城镇,以检查身份为借口将居民聚集了起来。之后他们将村民中的男子和女子以及儿童分开,就开始了屠杀。最终他们屠杀了642名村民,然后将村镇付之一炬。只有少数村民活了下来。

战后,法国决定保留这里,作为屠杀的纪念。一个纪念中心引导着参观者穿过废弃的建筑物和执刑地。城镇的地窖中还存有像是手表和时钟这样的文物,上面的时间定格在了大火的那一刻。

加州,伯帝镇

加州的淘金热带来了一大批希望靠黄金暴富的移居者。这些移居者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建成了新兴城镇——当黄金被挖光了之后又一夜之间将城镇遗弃。

加州的伯帝镇就是这样的小镇。加州公园和休闲部门表示,1875年在莫诺湖附近发现了黄金。伯帝镇被建成来容纳矿工。自1962年起,先前的伯帝镇被指定为国家历史遗迹和州立公园,仍保留着最后一批居民搬走后的景象。

印度,曼都

曼都,位于印度的中央邦,是一座最起码可追溯到公元6世纪的古城。曼都以其奢华的建筑风格闻名,这里有着印度最大的要塞和一个于1508年建造的以Baz Bahadur命名的大型宫殿。Baz Bahadur在1555年-1562年期间掌管曼都。据传说,Bahadur和一个名叫Roopnati的牧羊女坠入爱河,后来将她立为皇后。但是莫卧儿人的军队入侵了曼都,占领了这里并绑架了Roopnati。据说为了避免被莫卧儿的将军糟蹋,她服毒自杀。

如今,来到曼都的游客可以看见数世纪前的寺庙、陵墓和数个宫殿。可能最著名的莫过于Jahaz Mahal,也被称为“舟宫”,它被建造跨越在两个人工湖之间,看起来像是漂浮在湖面之上。

柬埔寨,吴哥

吴哥窟是全世界最大的寺庙之一,也是又一个古迹变成旅游胜地的地方。吴哥窟作为一个印度教寺庙,建造于公元1113年至1150年间,后来改为了佛教寺庙。围绕吴哥窟的城市吴哥,可能曾经是上百万人的居所。

吴哥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大都市了,而是一个考古学家和环境保护主义者试着从丛林的蚕食和现代游客的破坏中保护的UNESCO世界遗产地。超过10万人仍旧生活在吴哥寺的庇护之下,许多人以农耕为生,正如他们的祖先一样。

英国,泰恩汉姆

1943年,英国政府要求泰恩汉姆的居民为了战争做出一个重大的牺牲:撤离家园。BBC报道说,村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之后这里和周围就在登陆日之前成为了坦克靶场。1944年的这一天,盟军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登陆进攻,最终从纳粹手中解放了法国。

战争结束后,泰恩汉姆全部的225名居民被告知可以重返家园,但最终政府将这里作为军事训练场地保留了下来。打那之后,这处城镇就空空如也,现在已成废墟。石头和砖头搭建起来的房屋安静待在那里,早就没了房顶和窗户。游客们只有在周末才能进入这里。那个老教堂已经重新开门,作为临时音乐会和特别服务的场地。

智利,亨伯斯通

在19世纪晚期,智利没有出现淘金热,而出现了淘盐热。企业家和矿工立马赶往了富含硝酸钾的阿塔卡马沙漠。硝酸钾是农业化肥的一样重要原料,根据BBC的报道,智利在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初期的出口商品,80%都是硝酸钾。

亨伯斯通建于1872年,是众多在硝酸钾狂热时期中建立起的城镇之一。这里曾经居住着3000多人,主要是硝酸钾挖掘工和精炼工和他们的家人。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势力阻挡德国进口硝酸钾,德国就自行开发了合成化肥。硝酸钾也就失去了它的价值。于是亨伯斯通成为了一座鬼镇。干燥的沙漠空气避免了房屋朽坏,现在亨伯斯通的许多房屋还和100年前一样。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