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02 , 11:00

欧洲这次麻疹疫情爆发是反疫苗者的锅吗?

欧洲这次麻疹疫情爆发是反疫苗者的锅吗?
credit: 煎蛋画师Dealter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目前一场规模巨大的麻疹爆发正在席卷欧洲——这次是欧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爆发。

在2018年上半年,超过41000人感染了麻疹。这个人数是2017年全年感染麻疹人数的两倍还多。

对,你没听错,我们说的就是那个麻疹,那个自1963年开始就能通过接种疫苗预防的传染病麻疹。

当然,如果人们不接种的话,疫苗是无法阻止麻疹的传播,而这似乎正是欧洲所面临的问题。的确,由于宗教或个人信仰,在欧洲有意不接种疫苗(或者不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的人数正在上升。这些人被称为“反疫苗者”(Anti-Vaxxer)。(永远有一小部分人由于医疗条件原因无法接种疫苗。)而越来越多本应该接种疫苗的人们却没有接种疫苗,就越有可能让居民的疫苗接种率达不到95%,而95%的疫苗接种率是保证麻疹疫情不会扩大的基本保障。

那么,反疫苗者应该为这次爆发的严重程度负责吗?我们又该如何确定这是他们的锅呢?

宾州州立大学的流行病学家Matt Ferrari表示,至少我们知道欧洲这次麻疹爆发是因为疫苗接种率不足导致的。“‘疫苗接种率不足的源头是什么’则是一个更粗糙的问题。”

疫情流行病学

当一场疫情开始的时候,流行病学家会冒险进入医院,然后细心翻查每一个医疗记录来更深入的了解在这次疫情中患病的人们。调查者想要了解这些患者的年龄,以及他们是否接种过所患病的疫苗。这些数据可以告诉流行病学家关于患者是否存在任何奇怪的趋势。欧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所发布的最新的麻疹、腮腺炎和风疹报告根据年龄和疫苗接种情况细分了感染率。

该报告指出,2018年8月至9月期间,全欧洲10%的麻疹病患者记不清自己上一次的接种时间。Ferrari说,这种情况本应发生在更健忘的老人身上,而根据最新的报告,一个不清楚自己疫苗接种情况的人的麻疹病发病率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在同一期间,大约有9%的儿童麻疹病患者接种了一针疫苗,而另外有5%的儿童麻疹患者接种过全部的两针。

这也符合预期,Ferrari说:疫苗可能不会生效,这也是为什么孩子们应该接种全部的两针疫苗——就算都接种了,也不是说有100%的保障。(不过这真的会大大降低接种人患病的几率。)

报告也指出在所有未接种疫苗的儿童麻疹患者中,94%的儿童年龄不超过1岁。Ferrari说,通常婴儿在1岁之后才会接种MMR疫苗,因为在1岁之前他们还保持有和母亲之间的免疫反应。如果在这之前接种疫苗,他们的免疫系统会忽略这些疫苗。但由于有一些孩子在1岁之前就失去了这层保护,他们就最容易患病。

全部这些统计数据都符合专家对谁会患病的预期:记不清是否接种过的年长老人,只接种了一次疫苗的孩子以及因为太年幼无法接种的婴儿。

不过有一项统计数据的结果却不太应该,Ferrari说道。该报告发现,在1至4岁的儿童患者中,有80%的人没有接种疫苗。Ferrari告诉Live Science说:“如果有一个有效的疫苗接种项目,你是不应该发现这么多1岁至4岁间的孩子没有接种该疫苗。”

而且虽然疫苗有时候可能会没有效果,但却几乎不可能是这次大规模疫情的原因。来自威尔士病毒学专家中心的临床科学家Catherine Moore表示,毕竟不可能全部的人都接种了同一批次的失效疫苗。

全欧洲的疫情

这次疫情的地理分布也泄漏出了原因。Ferrari表示,不接种疫苗的人趋于群体出现。“如果你使用不了医疗服务,那么可能你的街坊们也使用不了,”他说。同样的还有思想信仰;那些躲避接种疫苗的人可能是一个躲避接种疫苗群体中的一员。

当然,一个社群除了对接种集体不信任之外还会有着其他原因。Moore和Ferrari都表示,可能有些人没有接受过疫苗重要性的教育,而另外的人则缺少接种疫苗的医疗条件。这次疫情最严重的罗马尼亚则汇聚了这三种原因;在这里,麻疹疫苗接种率只有80%。

不过欧洲正在努力打破疫苗接种在语言上以及逻辑上的障碍,Moore也表示自己花费数年和拒绝接种疫苗的人以及拒绝让自己孩子接种疫苗的父母进行沟通。她帮助压制住了2013年威尔士的麻疹疫情爆发。“受影响最严重的是那代因为Andrew Wakefield的文章而没有接种疫苗的人,”Moore在邮件中告诉Live Science说。那篇谣言文章曾声称麻疹疫苗会引起自闭症。

学术期刊也确定了在欧洲其他地方由于回避接种疫苗而遭受麻疹疫情的社群。虽然威尔士那次的麻疹疫情致使成百上千的儿童接种了疫苗,但后续拒绝接种的家庭牵扯出关于疫苗各种各样的个人及宗教问题。

Moore表示,在目前这次疫情结束之前,或许无法得知拜反疫苗者所赐低接种率的社区数量。但在已经遭受疫情的区域,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剖析为什么人们没有接种疫苗,同时还启动了一些教育项目来改变这一局面。一些专家表示,可以通过增加农村区域的疫苗接种率来解决这个问题。另一些人表示解决办法或许要等到反疫苗者回心转意的时候能即刻为他们接种。

Moore表示,以她的经验来说,那些躲避接种的孩子会在他们朋友生病后跑去接种疫苗。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