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7 , 16:00

非洲童话故事:飞狮

非洲童话故事:飞狮

“很久以前,”乌塔开口道,语气缓慢而沉静,“狮子乌姆·勒尤是会飞的。”

“哦——!”孩子们聚在一块儿,听到乌塔的话,脑海中便浮现了一幅吓人的场面,每个人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没错,孩子们。无论何物,只要遇上了他准保没命。他的双翅上长得不是羽毛,而是像蝙蝠兄弟那般,由皮和骨架组成的。他的翅膀非常大,厚而强壮有力。他不飞的时候就把两个翅膀收在两旁。一旦他想展翅高飞,他便伸出两翅,先是慢慢地,上下拍动,然后加快速度,越来越快,随即一阵大风,他便扶摇而上。”

乌塔说着便拍打着他的两个弯曲的胳膊,他的胸膛于是露了出来,比例不甚协调。眼见着他就要往外走,谁知他又坐回到椅子上了。

“他飞离地面,在空中寻找猎物。如果他看到一群跳羚,他便跟过去,瞅准一个又肥又俊的,伸出利刃般的铁爪,双翅一合,‘嘭!’可怜的跳羚想逃也逃不成了。这就是乌姆·勒尤猎捕动物的老办法。”

“但是,有一件事让乌姆·勒尤特别害怕。就是那些他抓到和吃掉的动物骨头,他害怕这些骨头会碎掉。没人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太畏惧他了,没人敢去寻找原因。他的家在一处峭壁上,那些骨头全都放在里面,由乌鸦来看守,每次来两只。这不是普通的丑乌鸦,而是一种多年以前罕见的白乌鸦,现在是见不到了。白乌鸦一旦下崽儿,他们就得按乌姆·勒尤说的,把崽儿送至他那儿,等到这些乌鸦长大了,原来的老白鸦也就该死了,如此相互轮替,保证乌姆·勒尤每次出去猎捕时,都有值班鸦帮他看着这些骨头。”

“直到有一天,大牛蛙兄弟来了,他呱呱的跳着,边跳边问,‘两位白头鸦哥儿,我看您怎么成天坐在这儿?’”

“其中一个说道,‘咱们是给乌姆·勒尤管骨头的。’”

“‘哦,可是您不觉着累吗?这么一直坐着。’大牛蛙兄弟问道,‘我来帮您看着,您两位出去飞一会儿,歇歇脚,松松翅膀如何?’”

“白乌鸦互相看了看,左右四周瞧了瞧,发现没有乌姆·勒尤的影儿,便想,‘正好有这个机会,咱们也能飞一飞。’”

“于是他们便‘鸦!鸦!’地飞出去了。”

“大牛蛙兄弟随即喊道,‘哥几个别急着回来,在外面多玩会儿,我在这儿看着,您老几位放心。’”

“眼见着白乌鸦越飞越远,这牛蛙便自言自语道,‘呱,我倒要看看这乌姆·勒尤为什么不想让骨头碎。呱,我倒要瞧瞧为什么人们遇着他就活不了。’说着他便进入乌姆·勒尤的房间,从前到后把看见的骨头都弄碎了。”

“他动作非常快,所到之处,那些骨头都被弄碎了。完成以后,他便又呱呱的跳回去了。他跳得很快,然而就在他快要回到他的老家,一个堤坝的时候,白乌鸦赶了过来,他们俩看到破碎一地的骨头的时候,着实吓破了胆。”

“‘鸦!鸦!’这俩说道,‘大牛蛙兄弟,你究竟存的是什么坏心?乌姆·勒尤一定会特别生气,俺俩的俊美白头也怕是保不住了,鸦!鸦!头没了,我们也不活了!’”

“但是大牛蛙兄弟假装没听见,仍然奋力跳着,两个白乌鸦则跟在后面追着。”

“‘牛蛙兄,哪里逃!’他们大声喊道,‘再逃你也逃不出乌姆·勒尤的铁爪。’”

“牛蛙兄弟毫不放在心上,他只是跳他的,前面就是他的堤坝了,他闪着眼珠儿说道,‘告诉你家乌姆·勒尤,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告诉他我住在这个堤坝上,我随时奉陪。’”

“白乌鸦十分生气,只见他俩一个急冲,便要去啄牛蛙兄弟。可惜最后只沾了一嘴的泥,而大牛蛙兄弟则已经钻到堤坝里面去了。”

“乌姆·勒尤此时正身处百里之外的草原,等候着他的猎物,等候着。终于一群斑马过来了,乌姆·勒尤最喜欢这些穿条纹衫的马儿,于是他预备好飞过去抓一只,他伸出翅膀,就要往天上飞,可是翅膀却变得如此无力,就像散架了的雨伞。他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

“乌姆·勒尤知道他家里出事儿了,他相当气愤。俩双铁爪狠狠地抓着大地,他咆哮起来。他咆哮如雷,声音穿过整个峡谷,甚至大地都在颤抖。”

“但是一切都没有用。他还是飞不起来。最后他不得不走回家。白乌鸦见了他吓得要死,不过他俩很快就发现乌姆·勒尤不能飞了,于是也就不怕他了。”

“‘吼!吼!’ 乌姆咆哮起来,‘你们做了什么,让我的翅膀竟如此虚弱无力?’”

“乌鸦说,‘您出去以后,有个家伙过来破坏了所有的骨头。’

“于是乌姆说,‘你们的职责是看好这些骨头,现在你们没有履行职责,我要咬掉你们俩的傻头。’”

“他朝他俩跳过去,不过俩乌鸦在知道他不能飞以后就不再怕他了。白乌鸦轻松地躲开,飞到他头顶上方,让他正好够不着他们。这俩乌鸦便笑道,‘哈哈,乌姆抓不住我们,骨头碎,翅膀毁!大家都能活命啦。我们要赶紧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乌姆又跳了过去,先是这边,接着又是那边,怎么都够不着这俩乌鸦。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了,滚到地上,用力地咆哮着。”

“白乌鸦绕着他飞来飞去,喊道,‘哈哈哈!飞不了啦!他只能打滚儿干嚎啦!那个打碎骨头的让我们告诉你,如果乌姆·勒尤要来找他,就去那个堤坝去,鸦!鸦!’说着,便飞走了。”

“乌姆想了想,‘等一下,我得抓到这个家伙,非抓到不可。’于是他到了堤坝,看见那个苍老的牛蛙正坐在河边,阳光洒肩头,仿佛自由人。乌姆在他身后向他匍匐前进,动作十分缓慢。”

“‘哈!我要抓到他了!’他这样想着,便用力一扑,谁知牛蛙兄说了一声‘呵!’,便潜入了河里,从堤坝的另一边现了身,坐在那儿,转悠着俩眼珠儿。”

“乌姆·勒尤这边跑,那边跑,等到他要跳过去抓牛蛙,牛蛙就又潜下去,然后再从堤坝另一边出来。”

“就这样,每一次乌姆·勒尤都错失良机,每一次牛蛙兄都说一声‘呵’,然后一下潜入水中,再从堤坝另一边出来。”

“乌姆·勒尤发现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于是只好回家,看看自己能不能把骨头给修好。结果他没能修好,自此以后,乌姆·勒尤就不会飞了,只能靠爪子走路。 不过,从那天起他倒是学会了安静地,匍匐着跟在猎物后面,所以尽管他不再像之前能飞的时候那般危险,却仍然能抓到猎物来吃。”

“至于白头乌鸦,他们却不会说话了,除了‘鸦!鸦!’地叫着。”

“不过,牛蛙兄仍然在堤坝附近呱呱的跳着,每次遇到乌姆·勒尤,他就说一声‘呵’,然后跳进水里,动作尽可能地迅捷,然后坐在那儿一边听乌姆·勒尤怒吼,一边嘲笑他。”

本文译自 worldoftales,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打赏
赞一个 (13)